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脑海中神识一闪,韩青嘴角露出笑容。

    看来话已经带到了。

    那个小包里面确实什么都没有,但那是对风浅而言,但事实上,那里面有自己的一缕神识。

    虽然现在自己的修为还不能支撑神识蔓延整个地球,甚至是杭城的一个区都有难度,但是将一缕神识释放出去还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那老寨主有点修为,应该就知道能将神识传过去的人,绝不是他能惹的,只要他稍微有点脑子,就暂时绝对不会动聂小倩。

    没别的原因,他知道不是自己的对手。

    想来自己的威压足够震慑那老东西一段时间,就看聂小倩自己的机缘和进展了,若是她心志不坚,难道自己能救她一次还要永远救她?

    想挣破她身上的枷锁,靠的是她自己。

    父亲依旧每天都会去地里忙活,现在距离过年还有几天,母亲和姐姐也还没有回来,韩青倒是不觉得无聊,只要父亲出去,他就会跟着出去。

    现在是冬天,需要养地,父亲的地从来都是整个浙省产量最高的地,每年都要得到富春县政府的表彰,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养地。

    一般的农户,播种,秋收,地就结束了。

    但是父亲不是这样,他的每一天都在地里面,粮食收成结束了,他就将心思放在了地上,研究着怎么增加地的养分,研究着怎么让地更加高产。

    在外人的眼中,父亲是农民。

    但是在韩青的眼中,父亲是高尚的人民农学家。

    术业有专攻,人在不同的领域都可以做到自己能做的最好,那就是成功,对于韩青来说,他要的成功是修真一途的天路。

    而父亲的成功,就是养育一方百姓。

    职业没有高低之分,人格才是根本。

    刚壁被自己带回来之后就安排到了宾馆,也不急于给他安排,他倒是沉得住性子,似乎跟定了自己,其实韩青也可以理解,像他这种人,前半生都被那个少蛊主控制,不论是思想还是灵魂,都不属于自己,如今重获新生肯定茫然的很,眼见自己是救命恩人,心中报恩为重,韩青倒也不介意。

    这天米崇明来了。

    这小子车也有两三辆,知道父亲住在地里面,直接开了辆丰田的越野冲了过来,下了车就直接下地了。

    也不管脚上的皮鞋瞬间泥泞。

    “南山叔,忙着呢?”

    笑着和韩南山打了个招呼,米崇明走到了韩青的身旁:“我靠,阿青你不要吓唬我,以前你可是从来不下地的,今天这是刮了哪阵风让你扎根在了土地上。”

    韩青浅笑了一下:“我闲着也没有事情,就帮帮老爸的忙。”

    米崇明蹲在地上捡起一颗土粒:“我就服南山叔这样的,专心做一件事情,不管别人的看法,咱们整个富春,我爹我都不服就服南山叔。”

    说着,他敬重的看向远处一直在研究地质的韩南山。

    韩青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这些玩伴从小就尊重父亲,尤其是米崇明,更是上升到了崇拜的地步,要不然也不会之前景花错闹事的时候,他带着兄弟过来撑场子了。

    “有事?”韩青笑着说。

    米崇明摆摆手:“年关了能有什么事,这不是大家都回来了么,想着出去一起玩玩,在家不是也没事么。”

    韩青点点头正准备说话,米崇明突然脸色尴尬了一下:“阿青,前两天在无求,是我多心了。”

    韩青一笑,知道米崇明还记着之前的尴尬,他拍了拍米崇明的肩膀:“兄弟之间不说这个,对了,刚好我要跟你说一下小倩的事情。”

    米崇明一愣:“小倩的事情?她怎么了?”

    韩青心中惆怅了一下,这两句话,他就看到了米崇明焦急的样子,还是忘不掉啊。

    “小倩和她哥哥走了,回桂省了。”韩青轻声说。

    听到这句话,米崇明眼神一暗,许久没有说话。

    叹息了一声,他无奈的摇摇头:“其实我也知道,从小倩进入到我们这个圈子,我就能感觉到她不会和我们在一起太久,我明白,她背后有我不知道的东西”

    韩青默然。

    “走了就走了吧,我也该看开了,希望以后还能再见吧。”米崇明强颜欢笑,但是韩青还是看到了他忽然晶莹的眼睛。

    男儿有泪不轻弹,崇明是真的动感情了。

    “去哪?”韩青岔开话题。

    米崇明深吸了一口气摆摆手,然后挂着淡笑看向韩青:“飙车如何?”

    韩青顿了一下:“飙车?什么意思。”

    米崇明略带兴奋的说:“你们几个出去了之后就不知道关心家乡了,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是这样,咱们富春现在开了一个豪车俱乐部,听说这俱乐部的老板跟浙南那边还有点关系,总之就是背景不俗,不少附近的二代都会过来玩玩,杭城的,金陵的,沪市的,咱们富春小地方不起眼,他们可以尽情耍。”

    没想到富春这地方竟然还开了一家豪车俱乐部,韩青倒是没想到:“什么性质?”

    “赛车的,老板在秋山那边开了一条跑道,有比赛专用的,有溜着玩的,爽得很。”越说米崇明月兴奋,这豪车俱乐部他也去了几次了,着实爽快。

    有点小钱不飙车,怎么能开心?

    看到韩青还没说话,米崇明直接拉住了他:“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吧。”说完,就把韩青拉到了自己的车上。

    秋山是富春和余杭交界的一座界山,名义上是富春管辖,但是事实上开发力度很基本上可以说是两不管地带,不过自从豪车俱乐部的老板将这里开发了之后,渐渐热闹了起来。

    没有了聂小倩,五人组变成了四人组。

    路上把黄诗诗和于小江接上之后,四人就直奔秋山俱乐部而来,到了之后就有服务员上来亲切的问候。

    “米少,您来了啊。”看到米崇明,服务员笑着说。

    米崇明点点头:“带朋友来耍耍。”说着,他将手上的两串钥匙丢给了服务员:“把这车给我停好,顺便把我那辆宝马越野提出来,我去热闹热闹。”

    服务员赶忙笑着去安排了。

    在米崇明的带领下,四人到了一个公路的旁边,这公路还有着淡淡的沥青味道,一方面是建成没多久,另一方面是是每天飙车的人实在太多,摩擦味太浓。

    路的两边都是遮阳伞,摆满了小桌子,三四个人围着一坐,喝着洋酒,吃点小食,看着赛车呼啸而过,很是滋润。

    当然,看看停在路边的车就知道这些人能坐在这里,是得有多大的身价。

    米崇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点了两瓶红酒之后就乐哉的看着一辆辆豪车疾驰而过。

    “怎么样,咱们富春现在有得玩了吧。”说着,他抿了一口红酒。

    于小江和黄诗诗也被这场面吓住了,虽然他们在富春也是上的了台面的二代,但是眼前这场景可不是一个富春能有的能量。

    “在这赛车,图的就是一个刺激,图的就是一个乐子,这些人都是不怕事的主,什么都不缺,就是缺激情,偷偷告诉你们,这秋山上面有一条险道叫做秋山十八拐,啧啧,那弧度简直要人命,要不是专业的赛车手的话,十有**都要在那里减速,不减速的都挂了。”

    米崇明神秘的说,他就曾经在赛车道旁边的闲道上溜过弯,闲道和赛车道的路线是一模一样并驾齐驱的。

    只是赛车道用来比赛,闲道用来兜风。

    他曾经亲眼见过某二代请了个专业的赛车手和别人飙车,结果那赛车手太过自大,在十八拐的时候冲出了防护栏跌入到山间,车毁人亡。

    “真正的二代很少会亲自赛车的,他们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一般都会请专业赛车手过来和人比试,而且都会压上赌注,起底都是三五十万的,刺激的很。”

    米崇明看着周围的这些阔少小声说道。

    于小江和黄诗诗点点头,这些大富大贵人家子弟的心思,不是他们能够揣摩的。

    不断地有新的跑车停了下来,不断的有新的人上车,一阵阵轰鸣声不断,刺激着男人的荷尔蒙。

    就在这时,韩青突然看到了身后一抹熟悉的身影,那道身影倩影卓卓,虽然带着墨镜和遮阳帽,但是依旧吸引着全场的目光。

    韩青轻咦了一声:

    “她怎么会在这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