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根手指能做什么?

    厉害的人一根手指能够征服无数山峰。

    一般的人,一根手指也就比比中指。

    对于韩青来说,一根手指,足够要了这少蛊主的命。

    当金光不断涌动的时候,少蛊主只是笑着摇摇头,在他的感应中,韩青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灵气,刚才对战刚壁的时候,他曾经感受到了韩青惊人灵气的冰山一角,但是现在,被蛊之术包围的他,已经无力反抗。

    一根手指?

    只能是他最后的倔强了。

    “你不会以为你那根破手指就能改变你们的命运吧?”少蛊主嘲笑的说。

    他脸上的青筋开始退散,显然,他觉得已经到了尾声,准备收了。

    别说是少蛊主,就是风浅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尤其是风浅,刚才他亲自和韩青交手过,那种无力抵抗的感觉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可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刚才的韩青都不见了呢?

    中原修道之人,不是应该依靠灵气么?就像之前面对自己活着刚壁的时候,用绝对的灵气碾压一切。

    为什么现在束手就擒了呢?

    “韩先生,我还是要感激你。”风浅沉声道。

    韩青疑惑了一下:“哦?为何?”

    风浅看了聂小倩一眼:“虽然今日我们都要葬身此地了,但是您拆穿了真相,至少我可以死的瞑目了。”

    身后的张学工和赵道宵也知道已经无力回天,他们纷纷拜谢韩青:“多些先生指点,虽然今日我们殒命于此,但也算是知道蛊宗的秘密了。”

    说着,张学工脸上露出了遗憾:“只是可惜,终究不能将蛊宗的阴谋传出去,也不知道这一下我苗疆要有多少生灵被波及了。”

    听到张学工的话,众人心中的无奈更加浓厚。

    原本以为有韩先生在可以有一线转机,如今看来,只是痴心妄想罢了。

    韩青遗憾的叹息了一声,这种不被人看好的感觉真是不舒服。

    “我只一指,破他这蛊术又有何难?”说着,韩青轻轻的点出了自己这一指。

    金光在他的指尖凝聚,只是一丝光芒,但是却照亮了所有希望。

    当真一缕金光闪现的时候,少蛊主的心神大振!此时,他再一次强行调动自己周身所有的阴气,将这蛊之术成倍释放,万千虫群铺天盖地的朝着韩青扑去!

    “我有一指,灭你生机。”

    韩青口中低喃。

    风浅用折扇挡在自己的身前,此时他的心中惊涛骇浪,他分明没有感受到周遭灵气的任何波动,但是韩青却又分明掌控了令人窒息的力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那一缕金光终于离开韩青指尖的时候,它缓缓的朝着少蛊主飘了过去。

    慢慢的,飘了过去。

    但是少蛊主此时却脸色苍白,足以斩杀他的力量就在眼前,他想跑,但是每当他动一下,那缕金光的速度就会加快。

    不论怎么躲,躲不掉了。

    直到最终,轻轻的点在了自己的胸口。

    一种撕裂一切的感觉从胸口传来,少蛊主知道,自己真的到了死亡的边境了。

    “蛊神冥冥,救我性命”古老的低吟从他的口中念出,黑暗中,更黑的物质开始诞生,就像是蝙蝠一样,将他的身子包裹,直到最后那一缕金光黯然消散,黑色的物质也终于消失。

    但是少蛊主的脸,已经毫无生色,他扶着一旁的老树,若不是最后一口气还在怕是已经倒了下去。

    一指,点碎蛊宗少主。

    那万千的虫群如同灰烬在风中飘散,无影无踪。

    压抑的气息骤然看朗,一切都恢复如常,只有少蛊主变了模样。

    风浅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接着就是张学工和赵道宵,如同仰望神明一般看着韩青。

    这样的实力,就算是寨主都未必有,绝对是需要仰望的存在。

    “先生神威,我等臣服。”风浅带头说。

    张学工和赵道宵赶忙接上:“先生救命之恩,我八大寨没齿难忘。”

    但是韩青却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看着还剩一口气的少蛊主,嘴角挂着笑意:“我这一指,如何?”

    天下霸气,无出其右。

    聂小倩痴痴的看着身前的背影,终于明白了那句话。

    绝对的力量,挣脱一切。

    一切的桎梏,都是因为自己的弱只有心至坚者,方能战胜一切。

    其实韩青还是有点可惜的,这个少蛊主太弱了,真的说起来,他的修为未必有之前的管虎强,不过他的蛊术倒是了得,就算是管虎在也未必是对手。

    和一指禅一样,他这蛊之术也是一种功法。

    只是和九玄诀比起来,那真是天上地下了。

    这蛊术也许在西南一带算得上秘法,但若是放在华夏都未必出类拔萃,怎能跟无垠的三千世界最顶级功法相比?

    一指禅到了巅峰,弹指灭星空,又有何不可?

    看到韩青的眼神最终锁定了自己,少蛊主心里发憷了。

    “韩先生。”

    他突然出声。

    韩青笑了一下:“怎么,求饶?”

    少蛊主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可以这么说,但也许说谈判更加合适一点。”

    “谈判?”

    少蛊主点点头:“没错,谈判,你饶我性命,我给你想要的。”

    韩青一愣:“我想要的?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少蛊主轻笑了一下:“韩先生,大家都是男人,我怎会不理解你的想法呢,不就是聂小倩么?一个女人,如果你喜欢,我们苗疆的姑娘任你选,只要我们能够化干戈为玉帛。”

    韩青没有说话,但是眼神已经跳跃了起来,心中杀机已起。

    “在桂省,我们蛊宗可是比八大寨更加强势的存在,而且就算是聂小倩能够逃脱了我的手心,但是她依然逃不过那个老男人的手心,对,就是她父亲,与其帮这样的人做事,为何不选择我们呢?”

    少蛊主越说越有自信,想到自己背后的势力,他就理直气壮了起来。

    就算你韩先生个人实力再强,你终究是一个人,可是我背后是整个蛊宗,这才是我真正的仰仗。

    “若是韩先生愿意,以后会是我们蛊宗的座上宾,就算是父亲也会将您视作莫逆之交,到时候若是先生施加援手,整个桂省都会是我们的,何乐而不为呢?”

    说完,少蛊主笑了笑,等待着韩青的答复。

    当他的话说完,风浅等人的心也冷了下来。

    蛊宗毕竟是桂省如今的地头蛇,若是韩先生真的站到了那一边,今天别说他们算个,日后整个桂省怕都要成为蛊宗的玩物。

    一个老蛊主已经够让人头疼了,若是再加上一个不弱于他的韩先生。

    风浅一想那场景,顿觉无力。

    看到韩青久久不说话,少蛊主心头微喜,果然,他终究是个凡人,看中的还是利益。

    一个聂小倩再加上蛊宗的交情,足够这个韩先生的胃口了。

    “韩先生,和您说句实话,在我们苗疆并不是没有比聂小倩还漂亮的女人,若是你喜欢,我给你找十个八个暖场。”

    说完,少蛊主竟然还笑出声来。

    显然志在必得。

    只是当他笑到一半的时候,再也笑不出来了。

    一道金光,从他的口中穿过。

    然后在他绝望不解的眼神中,韩青收回了手。

    尘土轻扬,这个蛊宗百年一遇的奇才,就这样命丧浙省。

    风浅三人愣愣的看着前方,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真的发生了,在桂省不可一世的蛊宗少蛊主,就这样死了?

    曾经让所有人抓破脑袋的存在,就这样在韩先生的弹指间崩死?

    “为什么老是记不住我的话,我说过好多遍了,小倩是我的朋友。”韩青摊摊手。

    手一挥,少蛊主的尸体就这样自燃了起来,少顷,灰飞湮灭。

    “侮辱我的朋友,当我什么?”

    叹息了一声,韩青看向已经痴呆成木头人的骆茂:

    “回去带个话,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