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风浅忍不住了,看到韩青一直没有动静,只是站在那里好奇的看着漫天的虫子,一点出手的意思都没有。

    他以为那是七星瓢虫么?

    无奈之下,他再度调动自己浑身的灵气,将自己的折扇打开,山水图顷刻间荡漾出来,但不论是气势还是能量都比之前差太远了。

    他奋力一跳,跳到了韩青的身旁。

    山水图瞬间将三人全部围拢起来,而这个时候漫天的小虫也逼近了他们周遭,但是当他们触碰到山水图的时候,无一例外都坠落在地。

    “韩先生,我撑不了多长时间,他这蛊之术乃是秘法,并不需要太多阴气的消耗,以他的修为,持续几个小时都很轻松,我们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否则就是死路一条了!”

    体内的灵气正在一点的消逝,风浅知道自己撑不了太长时间了。

    可是让他无奈的是,韩青竟然还在看小虫,丝毫没有着急的样子。

    “他这虫子倒是有趣。”韩青笑着说。

    风浅心中那个着急啊,现在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候,韩先生竟然还在这里观赏虫子?

    有趣?那可是分分钟要人命的东西啊!

    不过在韩青看来,确实很有趣,在修真一途中也有很多有趣的功法,但是用虫子的是真少,而且还是在地球上,不过想想十万大山深处的苗疆,确实是一切皆有可能。

    看着被包围在自己蛊之术中的三人,少蛊主冷笑着:“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那个女人我要定了,我的人,还从来没有人可以抢走呢。”

    说着,他大手一挥,虫群再一次朝着山水图袭击而去。

    风浅的脸色越发苍白,他给给了外面两位寨主一个信号,两人犹豫了一下也冲了进来站在风浅的身后不时抵挡着逼近的虫群。

    集合三人之力,但却越发无力。

    “我明白你为何需要源源不断的阴气了。”

    看着满天的虫群,韩青突然明白道。

    少蛊主哦了一声:“我们蛊宗的蛊之术能够看透的人寥寥无几,你倒是说说看。”

    反正韩青他们已经被困在蛊术中,已经宣告了死亡,不过面对这样的对手,少蛊主还是愿意多聊两句给他个死缓的。

    韩青看了一眼身旁的聂小倩道:“小倩,你和你母亲是你们那边历史上唯一两个被献祭的人么?”

    聂小倩点点头,虽然她心中已经不抱生的希望,但是能跟韩青多说两句话,她心甘情愿。

    “倒不是就我和母亲,寨子里的老人们说百年前也有献祭,只是后来销声匿迹了,这二十年才又重新出现的。”

    韩青点点头:“那就对了。”

    说着他转头看向少蛊主:“表面上看起来需要阴灵的是你,其实真正需要的,是它们对吧?”

    用手指了指虫群,韩青嘴角露出了笑容。

    少蛊主脸色大变。

    “你为何知道!”

    这乃是蛊宗秘法,而且还是父亲这一代才研制出来的,之前一直没有这种传承,这韩先生竟然能看出其中门道,实在诡异!

    要知道就算是八大寨那个老头都看不出来啊。

    突然,想到那个老头,少蛊主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大悟!

    “难道”

    韩青看着少蛊主的神情淡然道:“不用想了,若是我想的不错,小倩的那个父亲和你们一样,也是修炼这种功法的人,只不过不是蛊之术罢了,应是其他的邪门歪道。”

    少蛊主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老头需要小倩也就有了解释,之前他和父亲一直以为那老头之所以需要小倩只是为了破坏两人的计划而已。

    没想到,他自己也是一个以人养蛊之人!

    越想,他越是不安。

    “你知道的太多了。”少蛊主阴沉的说。

    不论后事如何,眼前这个男子必须要除掉。

    在八大寨有明规,任何寨子或者宗门都不可以施行以人养蛊的功法,一经发现,则是众寨围攻。

    只是八大寨的话,蛊宗还不至于害怕,但若真是整个桂省的寨子联合起来的话,现在的蛊宗还不是对手。

    “你们,都必须死了。”少蛊主低声说。

    风浅吞了吞口水仇恨的看着少蛊主:“原来,你们都在做这种勾当,百年前立下的规矩你们都忘记了么?正是因为你们,巫术才会名声败坏!”

    想到这里,风浅惋惜的看向聂小倩:“小姐,我代表清风寨向您致歉。”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悔恨,他还记得八大寨在寨主的领导下虽然被蛊宗渐渐压制,但是寨主本身的实力却不在蛊宗宗主之下,是整个寨子的希望。

    这一次他们来将小姐带回去就是奉他的命令。

    本以为是打破蛊宗计划,将聂小倩体内的阴气抽取出来供寨主修炼。

    没想到,竟然是为了养蛊。

    用人命养蛊。

    风浅紧握着拳头,山水图一阵阵澎湃,昭示着他此刻内心的愤慨。

    只是,终究他还是无力的低下了头,身后的张学工和赵道宵也渐渐体力不支。

    他们的信念在这一刻崩塌。

    “原来,我们一直在助纣为虐”风浅低吟。

    韩青无动于衷的看着这些人的恍然大悟,功法没有正邪之分,虽然灵气可以淬炼成阴气,但是韩青并不会觉得阴气就是下三滥的东西。

    凡事无绝对,没有绝对的善,没有绝对的恶。

    不断变化的,是人心。

    少蛊主阴森的大笑,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想再隐藏,既然一切都已经公之于众,那就把这些人杀掉一了百了。

    “本来我还想着留你们一条性命,既然这样,今天我就只能大开杀戒了。”说着,他周身黑气缠绕,就如同之前的骆茂一般,只是这黑气更加的旺盛,连他身旁十几米都遍布了。

    风浅绝望了。

    所有人都绝望了,就算是聂小倩,也知道这一刻终于还是要来了。

    只有韩青脸上依旧挂着自信的笑意,他将自己的右手抬起来,将中指放在自己的眼前不断的揣摩。

    “小倩,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么?”

    聂小倩惊讶的看着韩青。

    韩青微微一笑:“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桎梏,都将荡然无存。”

    说着,韩青看了看漫天的虫群:“就像这数不尽的虫群一样,只要一指,化为灰烬。”

    “只要一指,化为灰烬”聂小倩呢喃着,眼神中闪着光,闪着火苗,漆黑的瞳孔中闪烁着韩青指尖上的金光。

    在中指上吹了吹气,韩青笑着看向少蛊主:“我这一指禅练成之后,还一直没有开张呢,也好,今天就拿你”

    说着,他嘴角一扬淡淡道:

    “玩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