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半夜的爬山,聂小倩还是有点害怕的。

    不过身前跟着韩青,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不知道为什么,聂小倩总觉得跟在韩青的身后,上山的速度特别快,只是走了一会而已,竟然已经到了山巅了。

    这山不算高,但是三四百米还是有的,而且还没有石阶,寻常人至少要爬一两个小时,而跟在韩青的身后只需要十几分钟。

    怡然自得,气都不喘。

    “小倩,跟我说说吧。”

    到了山巅之后,漆黑的夜只能借着月光看清前方,连绵的山就像是折服在夜色中的千军万马一样,压抑,但却震人心神。

    身前传来韩青的声音,聂小倩心头颤动了几下:“小青,有些事情你知道的太多,也许会连累你。”

    “连累我?”韩青微微一笑转过身。

    “小倩,你看那是什么?”他指着月亮。

    聂小倩眨了眨眼:“月亮呀。”

    韩青轻轻点头:“是啊,就是月亮,有些人,有些事,就像是月亮和山的距离,永远不相及,但却黑夜中相伴。”

    听到韩青的话,聂小倩眼睛一红,一种温暖的感觉包裹自己全身。

    冰凉的生命,开始回温。

    “韩青,也许我的故事比你想象的还要黑暗呢?”聂小倩看着身前的背影低吟。

    “黑暗?”

    韩青看了一眼星光,摇摇头:“就算是最漆黑的夜,不还是有明月和星光么?”

    韩青的话让聂小倩彻底打开了心扉,开始将自己的故事娓娓道来。

    寨子里的老人说,自己能够出生都是因为老蛊主的恩赐,因为是他决定让母亲多活一段时间,诞下自己,而那个时候,母亲已经经历了“引渡”身体已经到了极度衰弱的地步,和自己一样,母亲也是阴体,灵气入体之后变化经过自身体质的淬炼变成最上乘的阴气,而当这个阴气最充沛的时候,也就是生命的尽头了。

    按照寨子里人的说法,母亲是幸运的,因为老蛊主没有直接将母亲的阴气抽离避免了她直接的死亡,而是采用了双修的方法,也就是“引渡”,经年久月的吸取母亲身上的生机,直到最后一丝生机被老蛊主带走,母亲却阴差阳错的怀上了自己。

    没错,老蛊主就是她的父亲。

    一个她永远都不想再见到的父亲。

    当年,他要了母亲的命,如今,他又要自己的命。

    现在的聂小倩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他愿意将一些阴气还给母亲让她撑到生下自己。

    原来,是在等自己长大,对自己做和母亲同样的事。

    虎毒尚且不食子,这个男人却为了他自己先后取掉她们母女的性命。

    故事讲到这里,虫鸣声都停息。

    仿佛在为少女默哀,她悲惨的命运。

    韩青叹息了一声转身看向聂小倩,清风萧萧,眼前这个自己曾经的玩伴看起来竟然这么陌生,就好像从来不认识一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不管悲喜。

    “小倩,你可知道人定胜天四个字。”韩青轻声说,伴着夜色。

    聂小倩点点头。

    “那你有想过反抗么?”

    聂小倩摇摇头,她怎么会拥有反抗的力量,八大寨的势力在整个桂省乃至整个西南地带都极为显赫,当年蛊宗没有出现的时候,那时的八大寨是名副其实的桂省龙头。

    自己一介女子,怎么有这个能耐?

    韩青轻吸一口气:“英雄不问出处,草莽又如何?”

    “你拥有修炼的好体质,这种体质在这个世界已经非常罕见,若是你都不能踏上修炼之图,常人如何能够走上天道?世间一切桎梏,只是没有力量,当拥有了力量之后”

    说着,韩青转过身,聂小倩看到他眼中精光阵阵,仿佛睥睨整个天下的豪杰一般。

    “逆天改命又如何?”

    他轻笑一声,淡然道。

    大风吹,扬起少女的心。

    逆天改命!

    多么简单但却霸气十足的字!

    英雄不问出处,掌握了绝对的力量之后,逆天改命又会如何?

    “所有的不自信,皆是因为没有力量,而就算是在绝望的处境,只要拥有了绝对的力量,挣脱牢笼,冲上九天指日可待!”

    韩青朗声道,这一刻,他的身上隐隐有银色的光辉。

    看在聂小倩的眼中,竟比那皎月还要生辉。

    “我给你一份机缘,待会我会打破你身上最紧的束缚,等到那少主到了之后,我必会手刃他,之后的路,就看你自己了,若是你依旧听天由命,那我也算是缘尽至此了,但若是你能坚定心志,以你的体质日后必有一番成就,到时候我再提点你两下,也不是不可以。”

    韩青看着聂小倩说道,他能做的,只有这些了,他从不相信天命。

    修真之人,做的就是逆天改命的事情,世道不公,天道无常,人心本善为何要听天由命?

    我以我心,昭日月光辉,天凭何管我?

    当人拥有了绝对的力量之后,天也会颤抖,天劫也就到了。

    度过天劫,与天抗衡。

    不公,不道,不善,无止境,我命不绝!

    聂小倩看着韩青,这一刻,她似乎更加明白了韩青,也更加不明白了。

    刚才,他出手碾压风浅三人,那手段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如今又听到他说这种话,聂小倩只觉得他强大,更神秘。

    “韩青,少蛊主的实力很强,据说他是蛊宗百年一遇的奇才,八大寨中可能只有父亲是他的对手,你真的可以吗?”

    虽然韩青很强,但是在聂小倩的印象中,那个试图掌握自己命运的男子也不是一般人物。

    她记得婆婆曾经说过,若是让他成长起来,日后别说说是桂省,就是整个西南风云都要被他搅动。

    这样一个奇才,韩青真的可以么?

    他是很强,可是有那人更强么?

    听到聂小倩的话,韩青微不可觉得摇摇头:“你不信我?”

    聂小倩没有说话,她不是不信,相反,她比谁都更希望韩青能够战胜那人,但是同样的,她也比谁都不希望看到韩青失败,不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韩青。

    她都不想他出事。

    看到聂小倩不言不语,韩青叹息了一声,心中有几分无奈,为何重生之后,自己总是被轻视呢?

    看来,是自己低调过头了,他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后看向远处:

    “小倩,那你待会可要看好了,何为力量。”

    “还是那句话,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桎梏”

    “不存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