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活了这么久,风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也是第一个敢这么和自己说话的人。

    聂小倩彻底站不住了,她挣脱了风浅之后跑到了韩青的身旁:“韩青!你疯了吗!我让你快走你就快走!不要再耽误了!”

    说着就不管不顾的使劲推韩青让他离开。

    可是,推不动。

    这男人,太硬了。

    “你要为你说得过的话负责的,我倒是想看看,你这块石头有多硬。”风浅阴冷的说,一二再而三的挑衅已经让他到了爆发的边缘。

    “快点。”韩青不耐的说。

    风浅冷哼一声,但是也知道眼前这个小子怕不是纸老虎,也不敢大意上来就祭上了山水图。

    韩青看着席卷而来的巨画,饶有兴致的欣赏着。

    “你这山水图怕不是苗疆巫术,我看你的灵气就很纯正,巫术提炼阴气,你太格格不入了。”

    韩青此话一出,风浅就知道此人定然不简单了。

    没错,巫术提炼阴气,八大寨几乎都是巫术的传承,而只有清风寨保持着天然灵气的修炼,八大寨只此一家。

    “哼,算你有点眼光,不过这又能怎样呢?说得好像你能接下我这山水图一样!”风浅不屑的说。

    他这山水图是清风寨的秘法,只有未来的寨主才能修习,远不是一般法术可以相提并论的,眼前这区区少年,怎能扛得住?

    看到山水图的阵仗冲了过来,聂小倩知道此事再跑已经来不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这里和韩青共同赴死。

    早晚都是死,死在真正的朋友身旁对她来说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韩青,谢谢你。”

    她轻声说,然后闭上了眼睛,小手抓住了韩青的衣袖,微微颤抖。

    韩青看着眨眼就到了身旁的山水图,依旧没有任何动作,任凭这山水图将自己和聂小倩周身覆盖。

    在山水图已经将韩青笼罩其中的时候,风浅得意的笑了出来:“你们已经完蛋了。”

    如果说他们没有置身在山水图中的时候还有机会的话,现在被山水图笼罩,就毫无胜算了,在自己的山水图,还从来没有留过活口,除非他想留。

    聂小倩他要留,韩青?死。

    “收。”风浅轻斥了一声。

    山水图开始急剧的旋转!在彻底的凝聚在韩青周遭的瞬间,风浅微微一笑:“结束”

    “破!”

    风浅的话音还未落,韩青的声音响起。

    只见原本已经收缩的山水图开始快速的膨胀,当到了一个临界点的时候,轰的一声,碎裂。

    缕缕白烟袅袅升起。

    风浅胸口一阵刺痛后退了数步才稳住了身形,他猛的深吸一口气惊骇的看向韩青:“张寨主!赵寨主!你们还在等什么!”

    身后的张学工和赵道宵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犹豫,但是如今已是命运悠关的时候,他们两个大步踏前,双手开始在空中挥舞,一阵阵紫色的烟雾开始缭绕。

    韩青摸了摸身旁聂小倩震惊的小脑袋转头看向两人,大手一挥。

    砰!

    两人如遭重击,狠狠的砸在了山石上,嘴角血迹横生。

    压抑。

    无人说话,没有人能说出话。

    形势陡然剧变,刚才还胜券在握的风浅等人只是瞬间就兵败如山倒。

    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骆茂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终于明白了刚才韩青的那句以卵击石。

    这是真的以卵击石啊。

    原来,传闻中韩先生神威滔天,都是真的!

    聂小倩看着身旁韩青,仿佛不认识这个玩伴一样:“韩青你”

    韩青微微一笑:“我说过,你是我的朋友,你的事情,我管。”

    说完,他转头看向风浅戏谑的说:“你是不是卵?”

    风浅捂着自己的胸口,心中绝望,这个人的实力是在是太强了,自己的山水图已经是清风寨最高秘法,竟然在他的身前如此不堪一击。

    “这家伙到底有多强?就算是父亲来了都未必是他对手啊”

    想到这里,风浅认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打不过,那人不要就是,如此想着,风浅脸色一闪看向骆茂。

    顿时心生一计。

    “韩先生,我是卵。”他尊敬的说。

    韩青看着眼前突然来了精神的风浅,知道这人心里又有了什么打算,不过也不拆穿,他出现在这里,纯粹是因为把聂小倩当成朋友,否则什么八大寨蛊宗的事情他根本不想管。

    看到韩青不动声色,风浅急忙道:“韩先生您应该知道,小倩是我们八大寨的大小姐,她是我们自己人,我们将她迎回去那是应该,可是,这些人就不是这样了。”

    说着,风浅指着骆茂和老太婆。

    “先生,真正危险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们,尤其是他们背后的蛊宗,那才是想要小姐性命的人啊!”

    看到风浅反戈一击,骆茂脸色大惊,他可是实实在在看到韩青刚才的神威了,远不是自己可以匹敌的,那是只有少主才能对付的人物,若是真被他盯上了,今天的算盘算是彻底完了。

    “韩先生不要听他胡言乱语!他们也是不安好心!”骆茂赶忙狡辩。

    韩青脸色渐渐的阴沉了下来,他可怜的看了一眼聂小倩然后看向前方:“你们把小倩当做什么?”

    一句话,身旁的聂小倩红了鼻头,这些年的心酸涌了上来,身不由己的痛苦排山倒海。

    这一生,他是第一个站在自己身旁,守护自己,为自己说话的人。

    风浅眉头一皱:“先生神威,但是如今您最大的敌人不是我们八大寨,而是他们蛊宗啊!蛊宗这些年横行桂省,尤其是这少蛊主更是目中无人,小姐体内的蛊毒就是他种下的啊!”

    此话一出,骆茂和老婆婆的神色大变。

    韩青眉毛一挑:“哦?我正想问这件事情呢,确是那少蛊主所为?”

    风浅急忙点头:“没错!那人用小姐的身体养阴气,因为小姐体质本就是罕见的阴体,时日久了阴精充沛,到时候不论是行双修之事还是直接吸取阴精,对他都是大有裨益啊!”

    韩青沉默了一下,天上的星越发的多了。

    “他可来了?”韩青淡然道。

    风浅双手一拱:“禀先生,刚才我手下发来消息说,已经到了富春周边了!”

    韩青轻轻点头看向小倩:“随我上山。”

    说完,他朝着路旁的山上走去:“等他到了,让他到此山中寻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