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风浅的身子顿住了。

    他讶异的回头看着韩青,似乎在确定刚才是不是他说话。

    韩青只是面带微笑,目视前方。

    聂小倩急了。

    “小青!没你什么事情!你赶紧走就是了!”

    但是韩青却无动于衷,风浅挑了下眉头看向韩青:“意思是,需要征得你的同意我才能把小姐带走是么?”

    说完,他自顾自的笑了出来:“我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叫住了?”

    韩青看向聂小倩,后者不断的冲他使眼神想让他安分下来,聂小倩知道这些人都是背景,随便招惹一个以后都会有大麻烦。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聂小倩心里那个急啊,可是看着眼前一脸漠然的韩青,却觉得有劲没有地方使。

    张学工和赵道宵走了上来,看了一眼韩青转头对风浅说:“世侄,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否则待会蛊宗少主来了,就算是我们三个都没有绝对的胜算。”

    “是啊,还是小心为好。”赵道宵也劝阻道。

    这个少年一个就是个雏鸟,不知道天高地厚,张学工和赵道宵一猜就猜得出来他八成是想来一出英雄救美。

    只是可惜,美人是有了,英雄,不是你。

    风浅点点头,他也知道时间不等人,如今还是少生事端比较好,自己这拨人毕竟是从桂省来的,在这里行事还是要谨慎一些。

    “小子,你应该感到庆幸我今天饶你一命,下一次你可就没有这么走运了。”说着,他猛的讲聂小倩朝前一推,四人就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

    骆茂看着要走的四人,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此时他的丹田已经被完全封死,丝毫力量都试不出来,而一旁的老婆婆更是连正眼都费劲,更别说上去阻拦了。

    眼看,人就要走了。

    韩青下车了。

    看着前面的四个人再一次低声道:“我的话,难道你们没听到么?”

    风声,夜色,冰摄人心的声音。

    风浅忍不住了。

    一次就行了,还来两次?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他脸色阴沉的转过来:“小子,差不多就可以了,不要给脸不要脸。”

    韩青眼神一闪:“脸是自己的,不需要给。”

    看到韩青这个样子,聂小倩一阵慌张,本以为韩青刚才已经被镇住了,怎么现在又站出来了,身旁这三个人哪个不是动一动手指头就能捏死他的存在,都这样了他还在强撑什么。

    “韩青!你快走!不要再多说了!”聂小倩娇呼道。

    韩青轻笑了一下:“我说过,我们是朋友,你的事情我不会坐视不理。”

    “可是这些事情不是你能管得,你会搭上性命的!”

    聂小倩的心中充满了感动,不管韩青此时是逞强还是怎样,见到这些人之前交手之后还能为自己做到这个份上,这份感情都让聂小倩动容。

    “韩青!我这辈子有你这个朋友什么都值得了,我曾经想过也许哪一天我消失了,没有人会记得我,就像我从来不曾存在于这个世界一样,但是今天,我死而无憾了!”

    聂小倩满脸泪光的说着,一边不断的挥手:“韩青,你快走吧!要不然就来不及了啊!”

    身旁的风浅斜眼看向韩青:“听到了么?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再不走,我不介意让这里多一具尸体。”

    韩青嗤笑了一下摇摇头。

    风浅的折扇不断的在掌心击打,他回头朝着韩青走了两步:“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已经决定,这个人不论是什么人,都必须要死了,哪怕他和这件事情毫无关联,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也要死。

    而死在自己手上的人,要留名。

    他不杀无名之人。

    “韩青。”

    韩青抬头说道。

    “韩青?”风浅沉吟了一下,确定从未听说过这号人物。

    “好,我记住了,你可以去死了。”

    韩青浅笑了一下:“可能这个名号不够响亮,我在这个地方还有另一个称呼。”

    “什么?”风浅疑惑。

    “有些人喜欢叫我韩先生,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韩先生?

    你一个小屁孩叫什么韩先生?风浅此时终于确定,眼前的这个家伙是个傻子,也许是被英雄救美的情节洗脑了,想要在这里体验一把。

    殊不知,命都要没了。

    “韩先生”只是一直躺在地上的骆茂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开始急闪,过了片刻只有他惊讶的看着韩青:“可是浙北韩先生?”

    韩青嗯了一声:“我确实在杭城,算是浙北吧。”

    骆茂的的眼神开始急剧的变化,他知道韩先生,和风浅他们不同,他一直陪着聂小倩在浙省,自然而然为了安全起见,也会关注浙省的一些修炼圈子,而最近这段时间,浙省最火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韩先生。

    可是这个韩先生他从未见过,据说他已经有了华夏武道宗师的实力,不少他的故事听起来都玄乎的很,如果都是真的话,骆茂甚至觉得这个韩先生的实力未必在少主之下。

    如果他真的是韩先生,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只是,如雷贯耳的韩先生真有这么年轻么?

    看到骆茂的样子,风浅也对眼前的韩青重视了一点,骆茂的性格他还是了解的,以他的能耐听到韩先生三个字都如此动容,想来确实了不得。

    不过这小子真是韩先生?

    别说看起来不像了,就算是,又能怎样?

    八大寨两大寨主在此,再加上自己这个清风寨少主,韩先生算什么?

    “韩先生很厉害么?如果你真是什么韩先生的话,那倒也好,正好让这里的人知道,在苗疆巫术面前,他们的修行法门有多么的不堪一击。”

    风浅笑着说,手中的折扇猛的挥开,一阵阵青色气体开始蔓延,那山水图隐隐又要出现。

    看着风浅的样子,韩青背负双手踏前一步。

    风吹草动步步惊心。

    “不堪一击?”他飘然一笑,然后看向对面的风浅和他身后的两个人轻声道:

    “以卵击石。”说完,可能担心他们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又加了一句:

    “恩,你们是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