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看清眼前的人之后,聂小倩捂住了小嘴:“韩青!”

    骆茂回头看了一眼问道:“你认识这小子?”

    聂小倩点点头,正准备继续解释一下的时候,骆茂脸色阴沉了下来,他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后面两辆车的车门也被打开。

    风浅三人再一次走了出来,而老婆婆则被他们提在手中奄奄一息快要不行了。

    骆茂看了一眼心头猛跳,自己的实力虽然比老太婆强一点,但是想要以一敌三战胜他们几乎不可能。

    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希望少主能够尽快赶到!

    “骆茂,你还要冥顽不灵么?”

    风浅笑着说,嘴角有一抹势在必得的自信。

    骆茂冷哼了一声朝前走了两步,将自己的车挡在了身后:“风浅,难道你们清风寨真的要和少主作对么?”

    “我们清风寨?”

    哪怕是山间的风已经足够凉爽,风浅依旧挥舞着自己的折扇。

    “是整个八大寨。”

    说着,身后的两人也走了上来,随手将老太婆丢到一边,他们恨恨的看着骆茂。

    “张学工,赵道宵,你们两个人难道也要跟着清风寨么?”骆茂沉声问道。

    两人冷笑着:“你们蛊宗做的事情天理难容,若是我们再不反抗,总有一天桂省都要被你们搅得天翻地覆。”

    骆茂不屑的笑了一下:“不要假装圣人了,那女孩到了少主那里说不定少主高兴还会多留两天玩玩,让她体会一下女人的快乐,可是到了你们那老寨主手中,怕是活不过一天吧。”

    坐在车里的聂小倩浑身颤抖的停着外面的话。

    突然,韩青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倩。”

    聂小倩百思不得其解,怎么韩青大半夜的出现在这里?看着他自觉地上了车坐在自己身旁,聂小倩心头焦急:“韩青,你怎么在这里!听我话,你赶紧走吧,这里不是你的世界,待会牵连到你的话我会自责的!”

    说着,她脸上就有了几分黯然:“我的宿命已经注定了,不能再有人因为我而出事了,韩青,你回去之后帮我和崇明诗诗他们说,这五年来是我这辈子最轻松最快乐的时光,我感谢他们,不论未来我身在何方是死是活,我都会记着大家的。”

    说完,聂小倩的眼睛有点点湿润。

    从她就生活在桂省十万大山的最深处,那里有种种神奇的所在,她也一直知道自己有自己的使命。

    从母亲,到自己。

    都逃不过这个宿命。

    后来,老寨主将自己送出了寨子,自己来到了富春,没有任何知道,除了一直和自己相依为命的老婆婆,还有骆茂。

    但是现在看来,就连他们,都是潜伏在自己身旁别有用心的人。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命好苦。

    从来都是别人手中的玩物,被彼此争抢,但却从来不问自己的,仿佛,她只是个物品。

    韩青看着眼前渐渐消沉的聂小倩,然后转头看向外面的对峙,嘴角有一抹冷笑。

    “张寨主,赵寨主,不能再拖延时间了,消息说蛊宗的少主就要到了,我们时间不多了。”

    风浅看了一眼还在骆茂说道。

    张学工和赵道宵点点头,三人开始渐渐将骆茂包围起来。

    “速战速决。”

    风浅低声道,随即他手中折扇一挥,竟然有一幅山水画凭空出现!

    见到这一幕,骆茂心中大惊:“清风寨秘术山水图,果然名不虚传!”

    风浅轻笑了一下:“总算你还有点见识,既然知道山水图的厉害,还不赶紧束手就擒!”

    骆茂深吸一口气,知道面对此生大敌大意不得,他转过身看向车厢,万般无奈之下大吼:“小兄弟!你是小姐的朋友对吧!”

    韩青没有说话。

    骆茂心头一恨,这小子怎么这么嚣张,自己问话竟敢不回,若是往常自己上去就把他脖子拧断了,可是形势逼人,他只能继续道:“我是小倩的叔叔,小倩现在被坏人盯上,你带着她跑吧!朝着西面跑!越远越好!”

    韩青依旧不说话,静静的坐在车厢里面纹丝不动。

    骆茂心中一冷,已经起了杀机,但是就在他准备做点什么的时候,身前一阵寒意,他猛然回头只见空中虚幻的山水朝着自己袭来。

    “走!”他朝着后面怒吼一声,然后单腿一跃就跟风浅对阵起来。

    只是简单的几个回合,骆茂心里就绝望了。

    这个风浅,远比自己想想的更加强大,不愧是八大寨第一清风寨的接班人,这份实力就算是在蛊宗也是顶尖了。

    能对付他的,怕是只有少主和老蛊主了。

    “降不降?”风浅轻声问道。

    骆茂紧握着拳头:“我就是死也要拖住你们!”说着,他右手凭空一抓,一阵黑气开始蔓延,在山水中不断的肆意,只是终究没能挣脱出去。

    他的身影越发虚弱,如同陷入迷阵,难以走出。

    聂小倩拉了拉身旁的韩青:“小青,我们走吧!”

    说着,她就扯住了韩青的衣角准备下车,虽然不论是骆茂还是风浅对自己都不怀好意,但是念着老婆婆这些年对自己的照顾,聂小倩还是决定完成她的话。

    去找少主,任他摆布。

    这是自己的命,上天早就注定了。

    只是聂小倩拉了半天发现,坐在车上的韩青就像是巨石一样,怎么拉都拉不动。

    “小青?”她着急的说。

    却见韩青翘着二郎腿笑着说:“走?为什么要走?”

    这个时候,外面的骆茂也终于倒地不支,当他抬头看到车子里的韩青还在磨蹭的时候,心中万念俱灰。

    世上怎么有这么不知好歹的少年?

    风浅合住了自己的折扇,踹了两脚地上的骆茂又看了看老婆婆,最终眼睛锁定在车上的聂小倩。

    “小姐,回去吧。”

    他走到车旁恭敬的说,直接无视了坐在里面的韩青。

    聂小倩哆哆嗦嗦的看着风浅,楚楚动人的眼中流露着绝望,终于,她知道这一刻不可避免,走下了车。

    风浅一笑,就准备带着她离开,不然待会蛊宗少主来了,还真不好办。

    但他刚刚迈步,车里就传来了清冷的声音。

    “谁让你带小倩走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