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黄昏的街道上,只有韩青和聂小倩两人,无求茶社距离富春县城中心还是有点距离的,所以这里的人并不是很多。

    此时,除了偶尔一两辆车划过之外,街道上再没有其他了。

    “小青,我感觉你变了。”聂小倩看着夕阳西下说道。

    黄昏的霞光打在她略带稚嫩的脸庞上,更显光辉。

    韩青轻笑了一下:“每个人都是会变的,我这次回来看你们几个各个都变了,一生这么长,谁能一成不变呢?”

    韩青的话让聂小倩一时不知道怎么接才好,自己只是随口一提,韩青竟然就说出了如此有哲理的话,好像他已经看透了人生一般。

    这怎么会是一个大学生说出来的话呢?

    “小青,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聂小倩看着韩青,停下了脚步。

    韩青真诚的看着聂小倩,沉默了一下说道:“小倩,要是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是桂省那边过来的吧。”

    聂小倩点点头:“没错,我来富春五年了,怎么突然问到这里了?”

    韩青脸色有些凝重:“现在痛么?”

    四个字,聂小倩脸色大变。

    “韩青,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韩青笑了一笑:“小倩,我知道在你心里,我并不是那个能够拯救你的人,但是你记住,你是我的朋友,如果你有难,我会出手的。”

    听到韩青的话,聂小倩皱起了眉头,韩青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姑娘,心中有一丝疼惜。

    正是最好的年华,却摊上了这样的事情。

    蛊毒和一般的毒不同,如果种蛊之人有心,下了终生的蛊毒,那么这种痛苦将会伴随人一生,有些蛊毒可能还好,并不会伤人性命,甚至一生被种蛊之人都会察觉。

    但是小倩身体中的不是这样。

    那是终身蛊毒,而且是以聂小倩身体的精华来养蛊,说来韩青也才发现,原来聂小倩的身体竟然是寒体,这种身体是阴功修炼的绝佳体质,同样的,也是养蛊的最佳受蛊人。

    聂小倩轻轻叹息了一声,随即抬起头笑着看向韩青:“小青,多谢你的关心,我很好。”

    说着,她看了看马路的尽头脸上闪过一抹紧张:“谢谢你送我,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回家了。”

    韩青看了一眼远处,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马路的尽头,他身形消瘦,看起来阴森森的。

    韩青点点头:“去吧,记住我说的话,我们是朋友。”

    聂小倩轻笑了一下招招手,转身离去。

    韩青看着聂小倩的背影中指一弹,一道银光朝着聂小倩的身子袭去,瞬间隐没在她的身体内。

    看到她跑到男人身旁,韩青深深凝视了一眼那个男人,然后离开。

    父亲打电话来说去县中心接自己,韩青嫌麻烦就自己直接打的回来了。

    看着眼前的小平房,韩青心中万千柔情涌动。

    小平房的后面,是一望无际的田野,那都是父亲的心血,是他一生都在用心维护的东西。

    当年母亲和父亲被京城的那家人赶走之后,就彻底将一生都奉献给了土地,他不顾所有人的冷艳嘲讽,顶着巨大的压力,做了农民这个在全家眼中光荣但是在一些人眼中却不值一提的职业。

    韩青还记得,前一世自己离开地球的时候,父亲已经逝世,而他的多项农业研究也在后来成为了国家造福一方土地的措施,成为人人敬仰的存在。

    但是对外,所有人都以为自己的父亲是个商人。

    就连韩青自己曾经都这么认为。

    他将韩家给他的所有启动资金都买了地,人们以为他会留下了用作以后的开发,而事实也证明了父亲眼光的卓越,这一大片地的市值已经足足翻了四倍!

    就在所有人以为父亲就要大力开发的时候,楼房没有建起来,水稻却茁壮生长。

    “我不想赚钱,我只想给老百姓一口吃的。”

    对于父亲经常说的这句话,韩青始终记在心中。

    他也能够想象,当初景花错过来要地的时候,父亲心中的痛苦,所以,断他一只手,都是轻的。

    看着眼前的平方,方圆数十里没有一户人家,父亲一个人却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一股深深的思念涌上心头。

    “爸。”

    韩青呼唤了一声。

    门打开,一个满脸黢黑农民模样的男人走了出来,他身形消瘦但却挺拔,他肤色黝黑但却健康,他眼神沧桑,却无比坚毅。

    虽然被黄土和烈日画上了年轮的模样,但也更加的器宇轩昂。

    “父亲年轻的时候,一定气度不凡。”韩青在心里骄傲的想。

    “回来啦。”他轻笑了一下说道,眼中闪过浓浓的思念,但都掩藏在他深深的皱纹中。

    看着万载岁月未曾相见的父亲,韩青没有忍住。

    泪水落了下来。

    “回来了。”他轻声说。

    父亲,你可知我多少年未曾再见你模样,父亲,你可知我多少年没有听到你的声音,父亲,你可知我跨越了多少时光,经历了多少磨难,才最终站在这里,和你重逢。

    “我随便烧了两个菜,凑合吃吧。”

    韩南山拍了怕儿子的肩膀,走回房间。

    他看到了儿子眼眶的泪水,但是不善言辞的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份感情。

    父爱如山,不动声色却那么深沉。

    土豆烧牛肉再加一个醋溜白菜,韩青知道,这是父亲能做的最好的菜了。

    “喝点酒吧。”韩南山走到角落提出了一壶自己酿的酒。

    韩青笑着点点头:“今天陪老爸喝个痛快。”

    自己是不喝酒,但是和父亲,例外。

    韩南山诧异的看了儿子一眼,他总觉得自己的这儿子好像哪里不一样了,首先是性格,以前的韩青虽算不上纨绔子弟,但也不是什么老实孩子,可是现在,看起来很温顺。

    温顺,这个词韩南山第一次用在自己儿子身上。

    “小青,在学校都还好吧,我托人给你找的房子还行不?”韩南山举了举杯畅快的喝了口小酒。

    韩青笑着点点头,吃着他觉得最香的饭菜:“一切都挺好的。”

    韩南山恩了一声:“到家了就跟你妈打个电话,过两天过年她也该回来了,对了,还有你柳青姐,这次一起回来。”

    听到柳青姐这三个字,韩青心中一跳:“柳青姐今年回家过年?”

    韩南山笑了笑:“是啊,这孩子在国外两年了,是时候回来了。”

    韩柳青,自己的姐姐,不是亲姐弟,但却更胜亲姐弟,从他们一起长大,韩青不知道多少次屁股都是韩柳青帮着擦的。

    不论是真屁股,还是假“屁股”,帮韩青擦干净的,都是韩柳青。

    其实,她也就比韩青大三岁,但是从小就很懂事,高中毕业之后就去了国外,大学期间还帮着母亲在沪市做跨国生意,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强人。

    想想柳青姐,再想想自己的母亲,韩青知道,是她们撑起了这个家,撑起了前世自己的嚣张,如果没有她们,自己早就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爸,你也想妈和姐了吧。”韩青看了一眼父亲说道。

    父亲低下了头,韩青看到他微微颤动的身子,他知道,他想她们。

    一年到头都未必能见几次面,父亲钻研农业,本来就没有什么收入,一年到头也就是几万块钱,还要投入各种研究中,已经入不敷出,基本上家里的经济来源都是母亲和姐姐在支撑。

    父亲一直觉得亏欠她们娘俩。

    “想。”

    韩南山低沉的说。

    韩青帮父亲加满了酒:“爸,喝酒,酒快团聚了。”

    说着,他一饮而尽,但就在这时,脑海中的神识一跳,韩青的眉头轻皱了一下。

    “难道有人察觉到我的符咒了?”

    脑海中聂小倩的身影浮现,韩青知道不能再等了。

    “爸,我出去一下。”

    话音落下,韩青就站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