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车外的风景,熟悉的感觉历历在目。

    到富春汽车站的时候,刚下车就有三个人在那里等候了。

    “下来了下来了!”米崇明激动的说。

    他的身后站在一男一女,女的叫黄诗诗,男的叫于小江,都是韩青从小一起玩到大的玩伴,感情很是不错。

    见到韩青下车,三个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半年未见,还是没变啊。

    可是在韩青看来,这熟悉的三张面孔,是经历了万载岁月之后的重逢,这种感觉,他们并不能体会。

    米崇明高兴的不行,抢着将韩青的包背上之后一把抱住了韩青。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他不断的重复着。

    身后的于小江也走了上来,三个兄弟紧紧的抱在一起,一旁的黄诗诗脸上含着笑,静静的看着。

    韩青心中微微动容,这是真正的朋友才会有的感情。

    “崇明,小江,诗诗。”韩青一一打招呼。

    米崇明浑身打量了韩青一下,重重的一拳头砸了上去:“行啊你小子,之前我们还议论你小子到了杭城之后还愿不愿意回我们富春小地方,现在看来,我们眼光果然没错!好兄弟!”

    韩青哈哈的笑着,但是米崇明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一次韩青回来,身上的气质似乎有些变化,但到底是哪里又看不出来了。

    “无求?”米崇明提议道。

    韩青点点头,四人走出汽车站就上了米崇明的车,米家在富春还是有点门面的,米崇明父亲在富春做物流生意,随着购逐渐开始兴起,物流业也开始重新有了起色,米家也渐渐成了富春的大户人家。

    无求是一间茶社,最早的时候其实就是打游戏的地方,手柄的那种,后面电脑开始普及,这种小黑屋里的电子游戏被逐渐淘汰,老板索性开了小茶社,生意倒也不错,浙省人本就喜欢饮茶聊天,茶社也就屹立不倒这么多年了。

    当然,无求也是他们几人时常聚会的场所。

    到了无求茶社的门口,韩青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待的聂小倩。

    聂小倩,五人小团队的最后一人,富春高中当年出了名的校花,但是她不是本地人,听说是从桂省那边来的,也不喜欢说话,但就是和韩青这个小团队玩到了一起。

    “回来啦?”看到韩青下车,聂小倩甜笑着说。

    韩青点点头:“等久了吧?”

    “没有,刚刚让老板泡好茶你们就到了。”说着,她率先走进了茶社,后面韩青等人也跟着走了进去。

    “怎么样?到手没有?”韩青挤了米崇明一把小声说。

    米崇明苦了苦脸:“一点办法都没有啊,说什么都只能做朋友,唉!”

    韩青轻笑了一下,看来米崇明想要追上聂小倩是不可能了,前世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聂小倩有些神秘,和她相处了这么久都不知道她家住在哪里,而且几个人玩着玩着,聂小倩就搬走了,之后也没有了联系,从此天各一方。

    进了茶社,老板热情的和韩青打了个招呼,都是老客户,老板也是从小看着这拨孩子长大的,看到韩青回来也直接不收钱了,上了最新的龙井给他们。

    几人坐定之后,又加了一些瓜子小菜,畅聊了起来。

    黄诗诗现在进了军校,看她的身材就知道,颇有一点景茵梦的味道,而于小江去了金陵大学,也不差杭大多少,主要是那里的计算机专业他很喜欢,要不然当初就跟韩青一起去杭大了,至于聂小倩嘛,她只是说自己跟着叔叔,做什么就没说了。

    一桌人磕磕瓜子喝喝茶,这样闲适的时光着实很久没有体会了。

    米崇明的目光一直在聂小倩的身上徘徊,而且时不时的主动找她搭话,只是聂小倩生性冷淡,没怎么理会,米崇明也是脸色凄凉。

    但就在陡然间,韩青的食指撬动了一下。

    他诧异的转头看向聂小倩小声说:“小倩,你还好吗?”

    韩青突然这么说,聂小倩有一丝动容:“怎么啦?我很好啊。”

    韩青皱了皱眉头点点头:“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和我说。”

    说完,也不看聂小倩疑惑的眼神,他继续和米崇明聊了起来。

    不是韩青无厘头,而是刚才的一瞬间,自己感受到了身旁聂小倩身上的一股阴气。

    阴气,也是灵气的另一种称呼,进入到人体内的灵气,通过不同的功法修炼,有的就会淬炼成阴气。

    而刚才聂小倩的身上,就有一丝阴气。

    “蛊。”

    韩青没有想到,聂小倩的身上竟然被人下了蛊吗,而且,还是生死之蛊,只要聂小倩身子有异常,对方就能马上发现并且将聂小倩的阴气全部吸收。

    在人身上养蛊。

    其心险恶啊。

    茶喝了差不多的时候,米崇明拍了拍韩青的肩膀,两个人走到了天台上,看着如今朝气蓬勃的富春,米崇明却有点消沉。

    他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看了韩青一眼,后者摇摇头他笑着叹息了一声:“不吸烟还是好,证明没有愁。”

    韩青无言以对。

    “小青,我想出去闯闯。”米崇明默默的说,语气中有几分低沉和失落,亦有几分决绝。

    韩青看着自己这个儿时玩伴,知道他受打击了。

    “你不知道,前段时间杭城来了一个景大少唉,那样的人物真不是我们能比的,他来了就要地,你爸不给,后面我叫了一些兄弟过来,结果完全不够人家看的我也被好好修理了一次。”

    米崇明充满无奈的说,原本,他以为自己可以在富春混得风生水起,但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自己之所以还能在富春逍遥,完全是因为真正的大佬没有看向这里,和那些人比,自己算什么?

    “小青,其实咱们这个小团队里面,我一直知道自己是最没用的。”深吸了一口烟,米崇明忧愁的说。

    “大家家庭条件都差不多,但是论本身的才能,我差你们太多了,这可能也是小倩看不上我的原因吧”

    说着,他消沉的掐灭了烟,陷入了沉默。

    一阵清风吹,少年独憔悴。

    韩青叹息了一声:“崇明,你和小倩不合适。”

    “你也这么觉得么?”米崇明苦笑了一声。

    韩青沉吟了一下:“不是你配不上她,而是你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

    想到聂小倩身上的蛊,韩青就知道这个女子肯定不一般,当年的离奇消失也就有了原因,桂省那边本就多蛊术,保不准聂小倩背后有什么呢。

    这样的人,和米崇明走不到一起。

    但是这话听在米崇明的耳中,却有点不舒服:“小青,你是说她的世界,我上不去是么?”

    说完,他最后看了一眼天空走了下去。

    韩青看着自己这个玩伴低吟了一声:“崇明,欺负你的景花错,已经被我断手了”

    回到茶桌上,米崇明的话更少了,曾经大家都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如今渐渐年长之后有了更多的顾虑,说话,似乎也没有那么轻松了。

    黄诗诗疑惑的看着韩青和米崇明,然后凑到了韩青的身旁小声说:“前段时间崇明被一个杭城来的大少打了,可能心情不好,你不要在意。”

    韩青微微一笑,示意自己没事。

    三壶茶见底,韩青的电话也响了起来,是老爸来的电话。

    见到韩青接完电话,米崇明站了起来:“行了,叙旧也差不多了,咱们撤吧。”

    众人点头,米崇明看向聂小倩:“小倩,要不我送你?”

    聂小倩摇摇头然后看向韩青:“不用了,我和韩青一起走。”

    韩青一愣看了聂小倩一眼点点头:“崇明,你带着小江和诗诗先回去吧,我送小倩。”

    米崇明眉头一皱,有几分尴尬,黄诗诗和于小江赶忙拉着他离开了。

    见到三人身影消失,聂小倩才转头看向韩青,眼神有几分犹豫,终究还是轻张小口:

    “韩青,你知道些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