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没有理会那个电话,这毕竟是她自己的事情,自己还没有理由插手太多。

    回到自己的公寓,韩青打开了客厅的灯坐在沙发上。

    凭借着敏锐的耳力,他知道公寓没人,这个时候了,秦梦瑶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正准备休息的时候,韩青的手机响了起来。

    “景茵梦?”韩青诧异的说。

    电话那头传来了景茵梦的声音:“先生,这么晚打扰您实在是不好意思。”

    周松沉默了一下:“如果你是为了景花错的事情来得话,那可以挂电话了。”

    景花错断手的事情景家肯定已经知道了,景茵梦这个时候来电话韩青不懂用意何在。

    “先生您多想了,景花错那是咎由自取,有您管教是我们景家的荣幸,更何况他若是知错能改手不是还会接回去么。”景茵梦赶忙说道,生怕韩青误会。

    韩青点点头:“说吧,什么事。”

    那边的景茵梦长舒了一口气:“不知道先生明天有没有时间,爷爷想请您来家里一趟。”

    这倒是有点突然,景老叫自己过去会有什么事呢?

    不过自己和景老关系还算可以,韩青也就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景家的车就在外面等候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车子来到了这座古色古香的景家老宅,想起上一次还是景茵梦拜师,转眼就是三个多月过去了。

    到了门口的时候,景茵梦已经亲自在门口迎接了。

    许久不见,这个女孩还事入以往一般英气逼人,只是终究过去了三个月,韩青还是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不同的色彩。

    灵气的储藏更加充沛了。

    “看来你有好好按照我之前给你们修改的功法修炼。”韩青笑着说。

    景茵梦脸色一喜:“先生的意思是我有长进了么?”

    “难道你自己感觉不出来么?”韩青反问了一下。

    景茵梦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嘻嘻,呗先生看出来了,自从修炼了先生给的改良功法之后,我修行的进展明显加快了,现在甚至都能感受到丹田内灵气的窜动了。”

    韩青微微一笑:“你之前道行太低,只能身体有了一点灵引,可以将天地灵气吸引到周遭,自然,你的身上也就有了一点灵气,但其实也就比常人多一些而已。”

    灵引,是普通人进入道法修炼的第一步,某种程度上可以称之为慧根,有了灵引之后,人体便可以更多的吸引灵气,为之后的修炼奠定根基,以前的景茵梦也就是初具慧根而已。

    有了功法,才算是真正迈入了修炼的道路。

    “那功法本来就是根据你们景家功法改良的,你修炼了之后进度加快也是应该的,好好练吧。”

    得到了韩青的称赞,景茵梦格外高兴,低着头玲珑的大眼偷偷看了韩青一眼。

    “只有不断修炼,才能让韩先生看得上,我才有机会真正迈入修炼的路!”

    这样想着,景茵梦握紧了拳头。

    “先生,里面请,爷爷和父亲已经等候多时了。”

    父亲?

    景茵梦的父亲?韩青还从未见过景家老二,据说他是在军队工作,级别还不低,是景家这一代在军队中未来的支柱。

    走到了庭院之中的时候,景老爷子坐在树下品茶,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身材挺拔的中年男人,棱角之间和景三爷有几分相似,但是景三爷和他的气质身材比起来,相差万里,一看就是军队里面打磨出来的。

    见到韩青出现,景老笑着迎了出来,身后男子也赶忙跟上,不过当看到韩青年纪轻轻之后,眼神中有一抹怀疑闪过。

    “韩先生,许久不见了啊。”景老热情的说。

    韩青笑了下:“景老身体可还好?”

    自从上次帮景老救治之后,韩青之后又将药方送了过来,刚才一见面韩青就感觉到景老的身体比以前好上太多了,而之前一直桎梏的修为都隐隐有突破的趋势。

    韩青这么一问,景老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看向韩青的神情也更加感激了。

    正如韩青所想,自从用了韩青的丹药之后,景老的旧伤不止痊愈,甚至身子骨比以前都要健硕许多,最让他惊喜的就是,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武道都有了突破的迹象,一辈子到了这时候,竟然还有这种收货,他怎能不喜。

    “有了先生的灵丹妙药,老朽的身体不仅痊愈而且更胜往昔啦。”景老笑着说。

    一行人在树旁石凳坐下,景茵梦则跑去将上好的乌龙茶准备齐全,在一旁安静的泡茶。

    不得不说,景老还是很会享受生活的,回来这么久,韩青还从来没有见过一处住处有景家老宅这么恬淡自然。

    “这是我家老二,景云帆,这些年一直在部队,很少会回来。”景老笑着介绍。

    说完,景云帆看向韩青:“久闻韩先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景云帆不论是说话还是眼神,都是军中大将的风范,和这样的人交流韩青也觉得舒服一些:“景先生是国之栋梁,客气了。”

    景云帆心中对韩青暗自点头,这小伙子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身上这种气势远非他这个年纪能有的,再一想父亲和自己说他乃是名副其实的总是,景云帆心中稍微笃定了一些。

    不过,真的有那么玄么?

    若只是普通武道中人,这一次总教官的职位,恐怕还不是他能驾驭的啊。

    想到这里,景云帆的心中又有了担忧:“若是没有宗师坐镇,这一次逆羽岂不是又要垫底”

    韩青看了景老一眼:“不知景老叫我前来有何事?”

    景老喝了一口茶看向景云帆:“老二,你跟韩先生说吧。”

    景云帆点点头:“韩先生,是这样的,这一次我们江南军区的特种部队格斗大赛再过三个月就要开始了,之前的三届我们的部队都是倒数第一咳咳,前两天上层做了决定,将原来的总教官撤职,如今部队没有教官坐镇,下一次大赛怕还是难逃垫底的命运。”

    还有一些事情景云帆没有明说,那就是自己撤掉了之前的总教官之后曾经去了浙南的冯家请冯一山出马带三个月,但是被婉拒了,之后自己又去了沪市的穆家,据说穆家大哥也是一位隐藏的高人,但是依然被婉拒了。

    最后没有办法,他想到了父亲一直说的韩先生,只能搏一把。

    不过这韩先生确实太年轻了一些,景云帆有些拿不准了。

    韩青瞥了一眼道:“关我何事?”

    景云帆一滞看向景老,后者微笑摇头看向韩青:“韩先生,老二这是想请您屈尊去一下部队,带带那帮小崽子。”

    韩青皱了下眉头:“我的身份,还是少接触这些比较好。”

    景老显然早就想过了这一层赶忙说道:“先生到部队之后的身份和背景都会完全隐藏起来,就算是有心人想查,有我们景家把关,先生您大可放心。”

    景老这么一说,韩青有几分意动。

    和部队打好关系,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可就在思索的时候,景云帆突然开口:“不过,我还是要亲眼见一下先生的能耐,毕竟这不是小事情。”

    “见我的能耐?”韩青眉毛一挑:“难道景老没有跟你说过么?”

    景云帆点点头:“父亲是说过,但是军中无戏言,我必须亲眼所见才能确定。”

    闻言,韩青冷笑了一下,这是验货么?验自己?

    “你想怎么看。”韩青冷冷的说。

    景老的背后开始发凉,景茵梦则是满脸期待的看着韩青,等着他再一次震撼自己。

    只有景云帆镇定自若:“随先生。”

    韩青轻哼了一声:“拿枪吧。”

    “什么?”景云帆愣了一下。

    韩青默然道:“对我开枪。”

    对你开枪?这可是枪啊,景云帆有点反应不过来,就算是他经历了无数的枪林弹雨,依旧不敢相信有人敢说这样的话。

    他为难的看向景老,却见后者点点头,似乎并不担心。

    “先生认真的?”

    “开枪。”

    景云帆也是军中上将,说话从不开玩笑,当下掏出枪。

    砰!

    枪响,人依旧。

    景云帆直愣愣看着眼前的韩青,刚才的那一瞬间,他完全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能看到此时韩青的中指点在空中。

    而他的指尖,是一颗子弹深深地凹了进去。

    金光一闪,化为灰烬。

    庭院里,惊鸟纷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