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后一棵螺丝钉搞定之后,韩青拍了拍手转过身。

    “好了。”

    女子依旧发着呆。

    “好了。”

    韩青再一次说道,女子眼睛一闪直起腰来:“好了呀,哇,你可真厉害,你跟我说,你是不是大力士,可是我看你这身材,不像啊,还是说你有绝世武功?”

    韩青笑了一下:“我是少林寺的。”

    女子咯咯的笑出了声,然后她看了韩青一眼道:“看你这么辛苦,本姑娘就给你做饭吃吧,就当是夜宵了好不好?”

    现在也快十一点了,这么晚麻烦韩青女子有点不好意思,刚好油烟机也弄好了,自己可以做顿饭感谢一下。

    虽然是第一次,但是她有自信。

    韩青看了看外面,想起了今天在豪方和秦梦瑶的尴尬就点了点头。

    女子立马高兴的去做饭了。

    将地上的灰尘打扫了一下,韩青终于有时间打量一下这个邻居的房子了。

    整个房间布置的简洁大气,颇有一点欧式的味道,不过相对欧式的奢华来说,多了一份淡雅,但也不失气派。

    只是简单看了两眼,韩青就认出了不少家具都是价格昂贵的定制品,这一套房子可能还没有她的家具贵,这女子肯定是非富即贵会,只是这样的女人,为什么会一个人住在这里呢?

    坐了一会,韩青就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

    他转头看了看厨房,女子正一脸尴尬的看着平底锅不知所以,当看到韩青的眼神之后,脸上露出一抹羞红:“我咳咳,我以为荷包蛋很容易呢”

    荷包蛋确实很容易啊,只是你太笨了。

    韩青想这么说,但是也没说出口,不过这女子看起来也二十多岁了,怎么一个荷包蛋都做不出来?

    无奈的叹了口气,韩青走到了厨房:“你去坐着吧。”

    女子一愣:“你还会做饭?”

    韩青轻笑了一下:“让你去坐着你就去坐着吧。”

    堂堂无量天尊,难道连饭都不会做?虽然自己以前都是吃丹药喝晨汁甘露,但是一些简单的饭菜还是难不倒自己的。

    在三千世界的时候,韩青每每怀念家乡的时候,都会做几道地球的料理,聊以慰藉。

    女子离开了之后,韩青关上了厨房的门,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很久没有炒菜了。

    既然今天有这个机会,不妨晚两手吧。

    想到此,韩青手一挥,一张金黄色的符咒浮现在空中,他轻斥了一声,符咒顿时燃烧了起来。

    青色的火焰分外的神奇,韩青将锅放了上去,然后靠在墙上闭上了眼。

    食材一样样进入到炒锅中,青色的火焰忽明忽暗,而韩青只是站在那里,用神识操纵着一切,做个饭,实在太轻松了。

    其实只要韩青想,以他五官如今的敏锐,就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大厨都不是对手,他可以在最恰当的时候感受到火候,食材,作料的丝毫变化,选择最好的时机成就一道菜。

    这些,远飞常人能及。

    短短十几分钟,三菜一汤就做好了。

    女子一直窝在沙发上,电视里面放着电视剧,但是她却无心多看,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厨房,她能听到炒菜的声音,这种感觉就像是家一样,让她有一种暖暖的感觉浮上心头。

    当菜的香味开始弥漫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个家了。

    只是那磨砂门闪烁的光让她不解,为什么是青色的呢?

    难道燃气里面的火都是这个颜色?

    想了想,想不通,算了。

    门打开,韩青端着菜走了出来,一股诱人的香味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女子食指大动,香津一阵生起。

    当看到菜的真容之后,她情不自禁的竖起了大拇指:“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真的是你做的么?”

    “你不止会装油烟机!你还会做菜!”

    可爱的吞了吞口水,女子不可思议的摇摇头:“你简直全能呀!”

    韩青轻笑了一下,能装油烟机,能做饭,这不是大多数人都可以做到的么?难道这就是全能了,那若是她知道真实的自己,那她该怎么形容呢?

    “呵呵,夸奖了,我也很久没有炒菜了,希望你喜欢吧。”说着,他折身回去盛了两碗米饭端了上来。

    两个人坐在桌子前,看着电视,吃着饭。

    而韩青除了吃饭,还听了半个小时的惊叹,弄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喝酒么?”突然,女子出声询问。

    韩青看了女子一眼,摇摇头:“我不喝酒。”

    女子有些诧异,似乎现在不喝酒的男人已经很少了,她犹豫一下,韩青默默的说:“你要是想喝,我可以陪你。”

    女子看了韩青一眼,眼神中充满了纠结。

    陌生男女,深夜,独处一室,再来点酒,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可是,这一瞬间她就是想喝酒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今天这么轻松过。

    想到这里,她轻笑了一下站起来:“那我喝,你看着。”

    韩青点点头,女子转身到酒柜拿了一瓶葡萄酒。

    罗曼尼康帝,世界最顶级葡萄酒,一瓶没有四五万是拿不下来的。

    两三口下去,女子的脸就通红了,分明是不会喝酒:“我第一次喝酒。”

    她轻声说:“本来以为永远是摆设呢,没想到今天竟然喝了,一直好奇喝了酒到底是什么感觉,今天总算是体会到了。”

    韩青没有说话,他知道她心里累,不累的女人,怎会主动喝酒呢?

    “有点累,所以再喝一点。”她嬉笑了一下,然后又是一大口。

    脸上似秋月清雅,但一抹红晕让清雅顿时多了几分诱惑的风情,不自觉的,韩青的心猛跳了几下。

    也就是自己了,韩青相信换做世间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抵挡这个女人的魅力。

    “每一天,我都在四处奔波,从来没有时间过自己的生活,我做着曾经自己喜欢的事,可是这个社会太复杂了连热爱都要变味了”她低声说。

    韩青站起来走到了音响前,转动了。

    “这都是你唱的是么?”韩青轻声说。

    女子骄傲的点点头:“你才听出来么?哈哈,你真的是个木头!除了你,华夏还有谁不认识我”

    说着,她的脑袋瓜开始摇晃了起来,要醉了。

    韩青看了她一眼,将她手中的酒拿了过来:“睡吧。”

    他话音刚刚落下,女子就沉沉的靠着桌子睡了过去,看着睡梦中舒展了眉头的她,韩青手一挥,整个房间开始风声涌动,女子竟然凭空漂浮了起来,然后缓缓的落在了卧室的床上。

    将卧室门关上,韩青就准备离开,走到了门口的时候,桌子上女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韩青回头看了一眼。

    来电提示上写着“恶魔“两个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