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得到了韩青的话,景老三也看开了,说实话对自己这个儿子,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人人都惧怕他景老三,可是偏偏这个儿子,自己管不住。

    现在看来,韩先生愿意出手,未必不是好事,先让这小子尝点苦头,若是做坏事都没有报应的话,迟早也走上绝路。

    如今,只要他能有所长进,这一次断手之苦,也算值得了,反过来看也是一件好事,更何况他若知错能改,韩先生还会为他接断臂。

    韩青三人回到后花园,众位大佬已经聊开了,话题之间都是关于灵茶。

    灵茶只是韩青用来笼络这些大佬的诱饵而已,韩青并不是很在乎,将自己的建议和景老三说了之后,韩青就离开了。

    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电梯门一开,韩青惊奇的发现对面的门竟然开了没关。

    韩青也没多想就准备回自己的公寓,对门传来了那好听的声音:“喂,你是不是回来了?”

    声音刚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少许,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韩青的面前。

    这一次,她没有戴墨镜,整个容颜都出现在了韩青的眼前。

    素颜。

    已经惊为天人。

    这是韩青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的容颜,就算是看遍了无数的天女神女,这个女人依旧惊艳。

    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

    装扮的不算复杂,但是看起来就是这么的出众。

    她说话的时候,流苏就摇摇曳曳的。

    她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哀愁的笑意。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她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就这样扶着门站着,端庄高贵,文静优雅。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怎么,看入迷了么?”

    她特意转了一圈笑着说:“我告诉你哦,我穿家居服的样子,你可是第一个见到的人呢。”

    韩青点点头,他刚才确实愣住了,这个女子是真的美,就算是冉静和闻人秋月都尚有差距,不过毕竟也不是一种类型的女子。

    这女子,雍容高贵,女神两个字用在她身上,恰到好处。

    看到韩青一直迷茫的样子,女子有点受不住了:“好啦好啦,不要看了,你现在有事么?”

    韩青摇摇头,女子一喜:“那太好了,额我今天在上买了一个油烟机,我也不会装你能不能帮帮忙?”

    韩青很想说他也不会,但是无奈女子已经挽住了他的手臂拉了进去。

    到了厨房,韩青就看到了散落一地的油烟机,旁边还有本书安装说明书。

    “你为什么不让安装师傅来?”韩青有点好奇,这种东西确实不好装,虽然上买的东西一般自己都可以装,但是一个女孩子找个师傅来更方便一些。

    听到韩青的话,女子似乎有难言之隐,她插着腰靠着墙:“我想自己试试嘛,谁知道这么大个,我抬都抬不动。”

    韩青无奈的摇摇头,你买的时候都不看尺寸和重量的么?

    看到韩青脸上的无奈,女子脸上一红:“我这是第一次购!以前没有机会,行了吧!不要笑话我咯!”

    韩青摆摆手也不再多说:“你去休息吧,我来就好了。”有说明书,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女子点点头:“那我去给你泡咖啡。”说完,就走进了厨房。

    韩青看了一眼地上的设备,然后拿起说明书蹲下来就开始安装,油烟机的主体是已经安装好的,剩余的就是一些拼拼组组,倒不是什么难事,估计这个女人就是在搬动它这个问题上没办法。

    韩青微微一抬,感受了一下至少也有二三十公斤,她肯定是搬不动的。

    滋滋滋滋。

    咖啡机开始运转,香浓的咖啡味开始弥漫。

    女子靠着厨台眼睛看向了外面蹲着的韩青,他正在专心的装着油烟机,一瞬间,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她的心头升起。

    这么多年了,她从来没有体会过这么平静的生活。

    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不,应该说是一个家,两个人,沙发,电视,冰箱,咖啡机,空调,这一切,真真切切的生活模样。

    夜色朦胧,她的心有了波动。

    “我之前给你的你听了吗?”她问道。

    韩青头也没抬的说:“没。”

    她一阵气结,然后将咖啡机关上走到了客厅打开了音响。

    悠扬的声音传来,女子走回厨房端着两杯咖啡走了出来,放在茶几上,她盘腿窝在了沙发上,一双美眸注视着韩青的一举一动,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

    用一种魔鬼的语言。

    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

    最后眉一皱,头一点。

    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你在我旁边,只打了个照面。

    五月的晴天,闪了电。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懂事之前,情动以后,

    长不过一天。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

    用一场轮回的时间,

    紫微星流过来不及说再见,

    已经远离我一光年。

    ”

    一曲了,客厅里面都还在回味着这动听的不能再动听的美妙。

    韩青的也沉醉了进去。

    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歌,这么好听动人,充满灵性的歌。

    有一瞬间,韩青甚至觉得自己以后会听歌了。

    女子一直闭着的眼睛终于睁开了,她含笑看向韩青:“好听吗?”

    韩青点点头,女子笑了:“这是我第一次在家里面放歌,也是第一次和异性一起听歌。”

    韩青站起身笑了笑:“这么说,是我的荣幸了。”

    女子眨了眨动人的眼睛:“难道不是么?”

    韩青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你唱的?”

    女人满意的点点头:“我还以为你是原始人呢,现在总算能说点人话了,没错,我唱的,嘻嘻。”

    说完,她又指了指韩青:“我可没有炫耀哦,谁让你不听我给你的。”

    韩青沉吟了一下走回到油烟机前弯下了腰:“以后有时间我会听的。”

    说着,他手一发力,一只手,二三十斤的油烟机顿时离地。

    在女子惊成铃铛一样的双眸中,韩青一只手拖着巨大的油烟机,另一只手若无其事的拧着螺丝。

    游刃有余。

    “我的天你是大力士么?”女子心中惊叹。

    印象中,这么巨大的油烟机,没有两个人是完全没办法安装的,自己也正是如此才让韩青过来帮忙的,本来想着两个人一起他在下面撑着,自己拧螺丝就可以了。

    但是现在,他一个顶两个。

    “总感觉这个男人神神秘秘的”

    “好像比自己还神秘一样”

    女子歪着头,不知不觉看着韩青的背影,已是多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