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先生有麻烦?”

    荣鹏天着急的说。

    景三爷冷冷的说:“恩,就在门口。”

    荣鹏天赶忙道:“那咱们赶紧过去吧!待会让先生不高兴了,咱们就麻烦大了!”

    景三爷深吸了一口气,如果给他见到是谁招惹了韩先生,他一定手撕了他,先生到现在都没有动静,摆明了是给自己面子,没有闹起来,毕竟今天是自己组的场子。

    可是,居然有人砸先生的场子?

    “妈的!”景三爷将酒杯往桌子上狠狠地一方挥挥手:“阿天,叫上所有大佬,去门口迎接韩先生!我倒是想要看看,谁敢在今天的场子闹事情!”

    荣鹏天赶忙点点头,吩咐手下开始将各位大佬聚拢,一起到门口亲迎韩先生。

    收下电话,对面的景花错不屑的笑了笑:“怎么,还有人?”

    韩青皱了下眉头:“我说是你爸,你信么?”

    景花错一滞,随即大笑了出来:“你要是韩先生,那我就相信了,我爸和韩先生那感情,呵呵,那真是比和我这个亲儿子还亲呢!”

    说着他好笑的看着韩青:“你不会以为你姓韩,你就是韩先生吧。”

    韩青轻轻摇头,没有理会他,是,说不定在景三爷心里,自己还真的比他还“亲”呢。

    提到韩先生,景花错彻底进入了状态:“实话告诉你吧,今天小爷我来,就是父亲安排我过来拜会韩先生,先生那样的大人物,你这种东西一辈子都未必能看一眼。”

    景花错这话一说,不少人都羡慕的看着他。

    能跟韩先生见面甚至是说两句话,是多少人渴望的啊,可是看看景花错,年纪轻轻就有这个待遇,日后声明怕是又要上一层楼了,万一再得先生赏识,就是从杭城三少中脱颖而出都不是没有可能。

    顾西风和南黎川对视了一眼,这一次,他们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韩青的死期了。

    一旁儒雅的明峰只是好奇的看着韩青,但是总觉得这个少年眉眼之间有种熟悉的感觉,但是却不知道是不是见过。

    不过明峰倒是不在意韩青,他之所以和他站在对立面完全是因为景花错。

    看到今天的排场,明峰的心头有几分担忧。

    这个韩先生实在是太火了,现在的气势俨然已经有了浙北第一人的感觉,怕是今日之后,他这个位置也会坐的更加牢固。

    就算自己的舅舅是浙省的首富,可是面对一个浙北龙头,还是需要早做打算啊。

    是合还是分,总要和这个韩先生明明白白,否则,若是他的触角开始遍及整个浙省,那时候就算是舅舅都未必能压他一头。

    “和南边的冯家还是要抓紧合作了啊。”明峰暗叹了一声。

    景花错拍了拍手,似乎对韩青已经不感兴趣了:“算了,你这种小玩意怕是一辈子都不知道我所处在的位置,这个位置能看到的,你一生都看不到,就比如说韩先生,这样的人物,一辈子,都不会和你有交集。”

    说完,景花错可怜的看了韩青一样:“这么想想,其实你挺可悲的。”

    可悲,韩青心里想笑,可悲的是谁呢?

    这个时候,酒店里面一阵躁动。

    “喂,好像是韩先生来了,诸位大佬都要亲自迎接呢!”

    “看到没有,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景三爷和游狂,身后就是各地大佬了,荣鹏天现在真是不一样了,有了韩先生这个靠山之后,他都能走在第二排了。”

    “那个是咱们兴市的胡子渣吧他也来了啊,看来这次浙北大会名不虚传啊。”

    “看到那个女的没有,好像就是景三爷在苏放死了之后扶持起来的宁市大佬呢,听说以前和苏放有不共戴天之仇,这一次直接归顺三爷了,也算是投靠了韩先生了。”

    “我原本更关心的还是游狂的态度,这次一看,不出意外他应该是真的臣服于韩先生了。”

    “是啊,游狂一臣服,再加上三爷,整个浙北基本上都被韩先生征服了啊。”

    人群议论纷纷,大家赶忙退让,将中间的道路让给这一群气势磅礴的大佬们。

    景花错惊喜的看到了走在最前面的景三爷,然后他转头看向韩青:“看到了么?我现在就要去迎接韩先生了。”

    说着,他摆摆手:“说不定你踮起脚尖,能够看到先生一抹尊荣呢。”说完,他肆意的大笑出来。

    师妃暄紧张的握着小手,今天出门的时候父亲还语重心长的跟自己说要过来,说是要介绍一个大人物给自己,而且这个大人物,自己还认识。

    现在看来,难道是韩先生?可是这韩先生自己不认识啊。

    看到景花错幸灾乐祸的样子,师妃暄下定决心今天见到韩先生一定要让她救韩青。

    想到这里,师妃暄轻轻扯住了韩青的衣角,就像是当初在沈家弄面对肥东他们的时候一样,站在他的身后。

    “韩青哥哥,这次换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小姑娘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韩青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

    一旁的秦梦瑶看到韩青这个神情,不知为何心中一阵抽痛,不过她没有动,依旧默默的站在韩青的身旁。

    也许自己没有师妃暄的力量大,但就算是飞蛾,自己也要扑火。

    韩青自然也看懂了秦梦瑶的心,脸上有小小的动容。

    只有刘芳,似乎看穿了一切一样,静静的站在韩青身后,不卑不亢,她知道,只要站在这里,待会就是万众瞩目所在。

    但是其他二代就不一样了,此时,他们将景花错围拢在一起,就连明峰的风头都被他抢走了。

    “花少,能不能帮我也引荐一下韩先生?你是不知道,我们家老头为了让我进场就花了不少了,要是连面都见不着,血亏啊。”

    一个穿着燕尾服的二代巴结的说,他话一出口,顿时间所有人都着急了起来。

    眼看韩先生就要出现了,这个时候景花错就是最有可能的近水楼台啊!

    如果没有他,肯定是见不着韩先生了,没见那些大佬有的还站在角落吗?更何况是他们了?

    不指望景花错,难道指望这个“韩先生”?

    不少人瞥了韩青一眼,心头浓浓的不屑。

    这就是差距啊,弥补不了的差距。

    “花少,还记得之前一起出去浪的时候,您看中的那块表么?我给您买了一块,也不知道您中意不中意。”

    “一块表算什么,花少,京城那个二线小明星,您上一次不是说还行么?要不要过两天让他来给您暖床?”

    就在众人还在争相附和的时候。

    大佬们的队伍终于走到了面前。

    明峰看了看这些人,心中感慨这个韩先生的气势非凡,而其余人也赶忙恭敬的冲着这些大佬微微躬身。

    景花错笑着迎了上去:“老爸,韩先生到了么?”

    每个人都紧张的看着景三爷和游狂,他们好奇这个韩先生到底长什么样子,是鹤骨仙风还是中年模样,这个只活在传说中的男人,到底是怎样的气度。

    景三爷的脸色彻底的阴沉了下来。

    其实远远的,他就看到了这边的景象,他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来发生了什么。

    “韩青,你做什么?”秦梦瑶一把拉住朝前走的韩青,生怕他又去闹什么乱子。

    前面那些人可都是浙北最顶级的大佬,以韩青的性子,可别惹怒了这些人,那可不是能善终的。

    “他们找我啊。”韩青转过头说。

    秦梦瑶一阵气结:“韩青,你不会真以为你就是韩先生吧,不要闹了,听我的话,站在这里,待会见到韩先生,我会努力让他帮你的。”

    师妃暄也走了上来牵住韩青:“韩青哥哥,待会等韩先生到了之后,我让我爸爸跟他说说好话,你别怕,景花错不能把你怎么样的。”

    刘芳在一旁看着这两个姑娘着急的样子,心里觉得可喜,她们终究还是眼光太窄了啊,不过毕竟只是大学生而已,怎么能有自己这样的眼光呢。

    她知道,现在就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在众人的压抑中,刘芳款款走到了韩青的面前,缓缓作揖。

    “小女子刘芳,见过韩先生。”

    说完,她扑朔着大眼睛,迷恋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久久不要直起腰,似乎愿意永远这样仰望韩青。

    “他说什么?韩先生?”

    “这不是姬三重的孙女么?疯了么?这个小子怎么可能是韩先生。”

    “不要闹了,这绝对不可能。”

    秦梦瑶和师妃暄也被刘芳弄的措手不及,直愣愣的站在那里。

    顾西风和南黎川心头一跳,一种不祥的预感席卷而来。

    “韩先生!”

    大佬中,胡子渣声音最大,第一个大喝出来,然后冲着韩青深深鞠躬。

    “宁市李芳华见过韩先生!”宁市的女大佬恭敬的说,她早就从景三爷那里看过韩青的照片,一眼就认了出来。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

    一个个大佬高声呐喊:“韩先生。”

    在所有人错愕的眼神中,姬三重和荣鹏天两人也走了出来,深深一拜:“见过韩先生。”

    景花错感觉世界都天旋地转,他迷茫的看向自己的父亲,而此时的景三爷看都没看他一眼,朝着韩青大步走去。

    “先生,浙北三十七位当家的,都在此见过您。”

    说着,景三爷深深的拜了下去。

    接下来,游狂笑着走到了师妃暄的身旁,眼中充满了欣慰,然后在师妃暄的身旁,他朝着韩青一拱拳:“游狂见过韩先生。”

    没有人说话。

    此刻,整个豪方大酒店的大厅,只剩下惊愕和窒息。

    景花错晃荡了两步,扶住了身旁的桌子,眼中万念俱灰,不知所以。

    秦梦瑶痴痴的看着眼前的韩青。

    “原来你真的是韩先生”

    “怪不得你说话是那个样子原来,你真的和我们不在一个世界”

    “怪我怪我太笨,你明明已经给了我那么多信号,但我却一直看不透”

    此时此刻,看着让浙北所有大佬臣服于身前的韩青,秦梦瑶觉得,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庆幸的是,这个梦,终于醒了。

    悲伤的是,这个梦,怎么才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