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流氓!”

    “啪!”

    一声尖叫配合一记响亮的巴掌,让人目眩神迷。

    韩青只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裂了,浑身上下如同火烧一般,分分钟就能把自己燃成灰烬,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手下意识的想要找到支撑点,就在此时,两团温热柔软瞬间充斥了整个掌心,不自觉的,韩青又抓了两下想要确定是什么。

    “女人”

    他低声呢喃。

    女人受不了了,她叫冉静,是一名空姐,有着良好的素养,在蓝天白云中给人最温暖的微笑,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己不哭出来就是万幸了。

    本来昨晚她是值国际航班的,刚刚从巴黎飞回了杭城,凌晨四点才回到自己的公寓,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她就准备好好的睡一觉,可是睡着睡着,一个沉重的身体就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要知道自己现在穿的可是睡衣啊!而且还是夏天,里面甚至连胸衣都没有穿

    偏偏,一双手还不停的在自己诱人的身上摸来摸去,一阵阵难以言明的感觉传遍全身,一巴掌下去,这个男人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冉静快要疯了。

    “请你冷静一点。”她毕竟是空姐,形形色色的人物都遇见过,这个时候还能勉强保持镇定。

    而且她知道,现在要做的是让色狼平静下来,冲淡他的荷尔蒙,没有了荷尔蒙,男人就没什么用了。

    可是事情没有她想的这么简单,那双手根本没有停下来过,这一次更是直接朝着她两双**之间爬去。

    “不行!”

    冉静用力的抓住了男人的手,可无济于事,他的手力大无穷一下子就摸到了自己的山谷幽林中。

    冉静的身子一颤,脸上一抹潮红浮现,人生第一次,自己的身体被一个男人这样索求,还来不及反抗,那双手又似乎触碰到了什么敏感地带,冉静竟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

    “嘤”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如触电一般酥麻了自己的身体。

    “再这样下去就不可能拦住他了。”

    这样想着,冉静开始剧烈的挣扎。

    拳打脚踢,但是男人如山一般纹丝不动,就在冉静已经开始感到无力的时候,一声低吟传来。

    “这是哪里”

    那种撕裂般的剧痛终于消散,韩青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入目,是一个红扑扑的小脸蛋,美丽异常,带着羞怒,却更添妖艳。

    “冉静怎么会是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韩青震惊的看着眼前曾经熟悉的女孩,但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你认识我?”冉静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色狼竟然会认识她。

    怎么可能,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难道是飞机上的乘客?

    “也不可能啊,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的名字。”

    这就更让冉静不解了,但是看到这个家伙神情开始恢复正常,也没有了之前的乱来,她心中也安稳了一点:“你先起来,如果你能说明你的来意的话,我可以考虑不报警。”

    这时候给他一个机会让他有后路可退是最关键的,这样对自己也是一种保护,作为一个空姐,如果今天的事情被曝光的话,她的前途也完了。

    韩青深吸一口气迅速恢复了冷静点点头就准备站起来。

    “你压到我的头发了。”

    冉静冰冷的说。

    韩青皱了下眉头赶忙移了个位置,可刚一动弹,冉静又是一阵惊呼。

    “什么东西你你快给我起来!”

    小腹位置被一个坚硬的东西顶住,冉静还以为是什么,低头一看脸上瞬间羞红。

    韩青心中有苦说不出,自己真的没有任何想法,可是生理反应他也管不住啊。

    匆匆站起来之后韩青有点尴尬,眼前的一切都出乎了他的预料,但是他必须马上离开这里,然后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我需要一个解释。”冉静双手抱胸说道,脸色冰冷。

    可面对这个女孩,韩青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数不尽的时光再度相见,竟然这么猝不及防。

    韩青微微摇头但也只能临时编个理由。

    “我是杭大的新生,身体有隐疾,本来今天是来你们小区看房子的,就在你隔壁,想着开学之后住外面,但是没想到隐疾突然发作了”

    说着,韩青在自己的口袋里翻了翻,脸色一喜,掏出了一个学生证递给了她。

    冉静接过来看了一眼学生证又看了看韩青,沉默了一会说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韩青点点头。

    冉静微微低头,看着自己凌乱不堪的睡衣百感交集,胸口还有隐隐的痛楚,但最终她还是叹息了一声:“你走吧。”

    说完,她就平躺了下来再不言语,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鸟一般,韩青甚至能够看到她眼角的湿润。

    “对不起。”拿回自己的学生证,韩青转身准备离去。

    冉静木然的看着这个背影,心头五味杂陈,这个与自己第一次亲密接触的男人,像是一阵乌云一般,带来了雨,又随风走,留下了落汤鸡的自己。

    只是看了半天,这个背影竟然还在门口迟迟不出去,要是让邻居看到,自己就真的毁了。

    “你怎么还不走。”

    身后传来冉静声音,韩青犹豫了一下轻轻转身:“你的头痛一定要去医院,拖不得。”接着,他蓦然一笑:“我们还会再见的。”

    说完,他径直走了出去。

    身后,是冉静迷茫的神情和困惑的目光。

    “他怎么知道我头痛的”

    她想要问,但他已不在。

    走出小区,看着车水马龙的城市,韩青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惊涛骇浪。

    “杭城这是08年刚才真的是冉静真的是她”

    “可是我不是应该已经陨落了么?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这是我从富春县来上大学的那一天!”

    “这么说我无量天尊真的重生了!”

    韩青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来往的人却没有一个注意到他此时的异样。

    闭上眼睛,韩青开始感受自己周身的气息,没了,什么都没有了,自己一身足够震碎星空的修为全部消散殆尽,而就连自己藏在神识中的诸多法器都无影无踪。

    “看来,我是真的陨落了,只是阴差阳错竟有重生的机会。”

    失去了一身惊天动地的能耐,但是韩青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笑意。

    “也罢,上一世我遭奸人暗害,全因心志不坚,这一世我定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重走九天!”

    笑意越发浓厚,眸中火苗汹涌燃烧!

    “让这世界再无半点混沌!让所爱之人再无半点悲哀!”

    “上一世伤害我的那些人,这一世,如数尽还!快意恩仇潇洒世间!”

    他缓缓低下了头,握紧拳头。

    在华夏,任何一个大学周边都会有很多的小餐馆,味道一般都不错,价格也算公道。

    韩青拖着行李来到了一家川菜馆,站在门口他就看到了里面的刘小光,此时的后者正低头玩手机。

    刘小光,自己前世为数不多的的朋友之一,从小一起长大平日里没少一起打打闹闹。出了事情他也总会自己扛下来护着自己,为人算是不错,就是有点爱吹嘘的毛病,父母都是搞建筑的,家里条件算是不错。

    看着经历数不尽岁月之后再见的儿时玩伴,韩青的心头却有一种看破一切的感觉,若是他记得不错的话,这个发小初中读完之后就跟着他老爸来了杭城跑工地,混的据说还不错,在杭城也买了房子,只是终究世事难料,最终还是被一个女人所伤。

    当初,他被地球上的奸人陷害日落西山,那时候就是刘小光整日陪着他饮酒度日,不久,刘小光也被女人利用,事业破碎,最终好像还因为那个女人有了牢狱之灾。

    生活总有诸多不如意,虽然他这个玩伴浮夸了一些,但换言之也是一种要强,无论如何都是一步步苦难中走出来的人。

    看着此时的刘小光依旧朝气蓬勃,韩青心中决定再不让历史重演。

    “老二!”

    招呼声传来,韩青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啧啧,果然是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那副要上天的样子!”

    刘小光揽着坐下的韩青大大咧咧的说,顺手将他的包卸了下来。

    韩青微微一笑:“你不也是一样?”

    听到韩青这么说刘小光马上嘚瑟的伸出了自己一根手指晃动着:“瞧你这话说的,老二啊!不瞒你说,这些年我在杭城混的那可是风生水起啊。”

    他嘴里的唾沫星子不断,但是韩青却看到了刘小光食指上有意炫耀的那颗金戒指,心头暗笑,自己这个朋友果然还是原来的模样。

    “这下好了,你来了以后哥又能罩着你了,你还真别说,咱们富春这个圈里面我还就喜欢跟你玩,虽然你小子拽了一点,但是有我在,这杭城随你闯荡!”

    说着,刘小光快意的大笑出来,招招手,服务员立马走了过来。

    “按我之前说的,好菜全部上来!我兄弟来了今天我得好好的给他接接风!”

    服务员点点头走了下去,餐馆外面人来人往,今天是报道的第一天,新生们各个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的朝气。

    “那边那块工地看到了么?”

    看到韩青向外的目光,刘小光指着远处一座在建的高楼说道。

    韩青点点头。

    “那块工地就是哥今年初刚刚拿下的,知道能赚多少不?”

    刘小光的眼中露出了一丝精光。

    韩青摇摇头。

    “两百万!”

    他猛地伸出两根指头来回晃动,金戒指不停的闪烁着。

    “外墙保温!一年供货三万吨,两百万我都往少了说,哥什么人物,这点小钱能瞧上?也就是凑巧了给兄弟你看到,我就随口一提罢了。”

    说着,刘小光自顾自的笑着,一旁的韩青嘴角上扬,心头有几分笑意但没有多说什么。

    “这次你考上杭大也算是给咱们这个圈子争光了,当初那些人瞧不上咱们哥几个,现在咱们出了个985我看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老二,你记住,在杭城尤其是大学城这一片,遇上什么事,直接找哥就行了。”

    刘小光开心的说道,韩青看得出来自己这个兄弟是真的因为自己的到来而高兴,想来这些年他一个人在杭城打拼也不容易,他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刘小光的手上虽然戴着金戒指但是更显眼的却是他手上的老茧,那是苦难的象征。

    二十岁不到,就有了老茧,可想而知这小子有多拼。

    就在刘小光还准备继续热聊的时候,一声冷哼传到耳畔。

    “找你?”

    “一个工地搬砖累死累活的小人物还敢在这里摆谱?”

    听到这个声音,韩青看到刚才还一副笑呵呵表情的刘小光眼神猛的闪了几下,脸上有了几分惧怕,但是显然他并不想在韩青面前掉面子,喉头蠕动了一下他缓缓抬起头。

    一个满脸刀疤的男人和几个小弟站在眼前。

    “灰哥,怎么这么巧在这遇上您了?”

    刘小光脸色有点发白,语气中有了几分掩藏不住的祈求。

    砰!!

    刀疤男二话不说掀翻了餐桌,盘子伴着菜碎了一地。

    “灰哥!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好好说嘛!”

    刘小光大惊失色,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几分怒意从他的眼中划过,但也仅仅是刹那间就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彻底妥协的神情。

    “灰哥我兄弟今天刚到杭城,有什么事咱们明天说好不好?让我给我兄弟好好接个风”

    啪!

    通红的巴掌印出现在刘小光的脸上,眼角都被抽出了浑浊的泪,踉跄着扶住桌子,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忍受着无奈的屈辱。

    餐馆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路过的学生也纷纷顿足朝这边看来,不断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而餐馆的老板和服务员看到灰哥和他身后几个小弟之后也都犹豫不前。

    “狗给狗接风么?狗还需要吃饭的啊?先把欠东哥的三百万给老子交出来再说!哦对了,还有利息,一共是五百万。”

    灰哥揪着刘小光的领口冷冷的说,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他轻轻一摆手,身后几名壮汉就走了上来。

    “再说一遍,五百万,少一个子,就是死。”

    作者噼里啪啦说:每个男人刚开始的时候都是那么的生涩,也是一样。前戏最是难学,开篇最是难写。但是真男人从来都是看后劲。你坚持到72章,没有**作者君就去洗澡 -->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