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94章  一件重要的事

    从这天起,凤至就领着凤来凤鸣以及其他小伙伴儿们有些神出鬼没起来。

    而且,她还特意避开了龙衍。

    这样的反常,龙衍当然不可能感觉不出来。

    想想,自从凤至当初在迷雾之森里将龙衍捡到了之后,她和龙衍几乎就没有经历过什么离别,无论是喜是忧都是在一起,但现在,凤至却在成亲之前这样避着他……

    这让龙衍心里都忍不住乱想,是不是他哪里做错了什么,让凤至突然讨厌起他来了?

    更甚者,凤至是不是……

    压根儿就不想跟他成亲了?

    在一次次找凤至,都被凤至拿话糊弄了之后,龙衍忍不住这样乱想。

    他后来只能找到了凤来。

    凤来看着龙衍这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凤至会是那种作了决定之后又反悔的人吗?瞧瞧你现在这副模样,以前在我和凤鸣面前不是挺得瑟的吗?”

    龙衍忍不住回了一记白眼。

    他可从来没在凤来和凤鸣跟前得瑟好吗?

    从前为了争取大舅子和小舅子的好感,他对凤来和凤鸣不是各咱讨好吗,什么时候又在他们面前得瑟过了?

    看到龙衍还知道冲自己飞白眼,凤来干脆冲他摆了摆手,“得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凤至最近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凤来想起在凤至那里看到的神奇的一花一树,眼里又忍不住有些向往。

    他随后也没再理会龙衍,就兴冲冲地跑去找凤至去了。

    而龙衍,想着神出鬼没还故意回避自己的凤至,心里却有些委屈。

    做一件重要的事?

    能比他还重要吗?

    这样想过之后,他又使劲儿摇了摇头,将这样的想法从脑中抛出。

    龙衍其实并不是一个会这样多愁善感的人,只不过当对象变成了凤至,他就总难以控制自己。

    他所有的忧与乐……

    都是因为凤至而已。

    又过了两个月,眼见着凤至和龙衍成亲的日子渐渐近了,五行宗也开始热闹了起来。

    凤至事先预料的那些人一个不落的都到了,于是五行宗内时不时的就能看到好些异族,龙族、凤族、夜族……

    等等。

    倒是叫许多以前没有见过异族的凤家人看得兴奋不已。

    而在这众多参加婚礼的人往玉明山一路行来的途中,也闹出了许多的动静,让玄武大陆上众多的人类武者都震惊不已。

    比如说,一个在外游历的人类武者,才从一片森林里钻出来呢,就见着了天空之中突然就飞过一大群让人只看一眼就知道其强大的龙族。

    再比如说,那些前往栖霞山去看晚霞的武者们,还没等到傍晚呢,就见着天空突然现出了一片片火红、呈了凤形的云彩。

    那些云彩还在以着极快的速度迁移,等到来到近处时,众人才发现了,那些哪里是什么凤形的云彩啊,根本就是一个个凤族,这时正以着真凤之身一起往了某个方向前进。

    这样的情景,在许多地方都上演了。

    也是过了许久,众人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凤家的那个失踪了十来年之后重新回来的凤至,要成亲了。

    而凤至成亲的对象,就是龙衍的下一任龙王。

    一时之间,凤至成亲的消息在玄武大陆之中惹来了热议。

    也因为如此,许多并没有接到邀请的人,因为想要凑个热闹,也都纷纷往了凤天城聚集过来。

    于是,继上一次的超级拍卖会之后没多久,凤天城就再一次迎来了数之不尽的人潮。

    当然了,这些为了涌来看热闹的武者最后都会发现,自己其实扑了个空。

    因为,凤至和龙衍的婚礼,压根儿就没有在凤天城举行。

    而在凤天城越来越热闹的时候,凤至已经将她的“电影”拍完了。

    说是拍电影,其实也就是找了些小伙伴儿,在那一花一树面前将已经过去的那些事重新表演一遍而已。

    当然了,最后的成品,凤至看了是很满意的。

    至于这部电影里没有男主角的出现……

    反正她拍的这一部分经历之中,龙衍还是一条小金蛇的模样,因而倒也并不需要龙衍来上镜。

    要真让龙衍来了,那凤至瞒了这么久的事不就穿帮了吗?

    凤至让凤来等人将那一花一树移到她选好的地方,才一转身呢,就见着了苦兮兮的夜离。

    自从当初在幽夜城一别之后,凤至也有十几年没有见过夜离了。

    想起当初让鬼手阴天去掳的人,凤至就忍不住幸灾乐祸。

    见着凤至,再看到她面上那笑容,夜离的面上就又是一苦,“凤至,你可将我害惨了……”

    想起这十几年追在阴天后面的日子,夜离就忍不住想要号啕大哭。

    他后悔了,后悔当初要招惹凤至了!

    自己喜欢的女子被阴天给掳走了,这让夜离不得不一直追着阴天跑,但最可恶的是他还根本就追不上,这样的感觉可别提有多让夜离难受了。

    而阴天,最开始时会将夜离喜欢的夜月给掳走,也只是因为听了凤至的吩咐,可最后他好像也上了瘾一般,不仅在前面狂奔,还总拿了夜月来做出一些让夜离暴跳不已的事。

    总之,这十几年,夜离的日子过得有些苦就是了。

    而最让夜离不能忍受的却是,因为他十几年如一日的跟在阴天的后面跑,现在玄武大陆上都有了些极为诡异的论调,说是夜离和阴天之间有了一段什么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

    可歌可泣个屁啊!

    感人你妹呀!

    每每想到自己不仅没有追到美人,还得了这么一个名声,夜离就呕得想杀人。

    但他不得不承认……

    这十几年来的追逐,他对夜月……

    好像真的没有以前那么执着了。

    夜离每次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心肝儿发颤。

    难不成……

    他真的中了什么毒,现在对女人都不感兴趣了吗?

    也所以,这次见着凤至,夜离才会这样苦大仇深。

    凤至见状直接冲着夜离翻了个白眼,“谁让你当初非得要来招惹我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