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54章  好久不见

    两个小姑娘浑身一抖。

    她们能听出来,凤至没有跟她们开玩笑。

    于是,两人便也真的老老实实的跟在了凤至和龙衍身后,再不敢有什么别的心思。

    凤至没等多久就等到了风挽晴的回信。

    风挽月和风挽雪确实是偷偷溜出来的,为了找她们,风挽晴这段时间都快将东大陆都给找遍了。

    事实上,若是在平时,风花宗也不会如此紧张宗内的弟子,毕竟风花宗的实力也不弱,风花宗的弟子在外行走时,旁人多少也会给几分面子。

    可现在却不同了。

    最近一段时间,风花宗里可谓是多事之秋,不太平得紧,所以风挽晴才会如此紧张这两个偷偷溜出去就没了音讯的师妹的下落。

    好在,她们运气好,遇到了凤至。

    在风挽晴的来信中,除了表达谢意之外,她也向凤至提出,希望凤至能帮她一个忙。

    凤至自然没有不应的。

    她少有朋友,而一旦被她认定了是朋友,那么她其实是很容易帮朋友的忙的,先前是风挽晴自己没有开口,凤至当然不会主动提出来,但既然现在风挽晴也觉得她需要帮助了,凤至当然不会推辞。

    得了风挽晴的信儿之后,凤至先是给风挽晴回了信,然后拍了拍风挽月和风挽雪两个人的脑袋,“你们大师姐已经回信了,正好这次我也有事要往风花宗走一遭,你们就跟着我们一起回去了。”

    两人还没在外面浪够呢,哪里愿意回去。

    风挽月还大着胆子道:“前辈,您说和我们大师姐认识,但我们可不知道您话中的真假”

    这是不想走呢。

    凤至似笑非笑地睨了风挽月一眼,顿时就叫风挽月缩了缩脖子,就跟那鹌鹑一样。

    “想不到,你们这个时候倒是长了心眼儿了啊。”凤至道,“不过这也晚了些,我要是真的对你们有什么歹意,你们以为你们还能反抗不成?”

    然后,她也再没跟两人说什么,直接召出了玉剑,拉上龙衍,再将风挽月和风挽雪揪了往玉剑上一丢。

    下一刻

    下剑拔空而起,直接往天上窜了出去。

    风挽月和风挽雪都才是筑基期呢,自然是不能驭剑飞行的,当初从东大陆到南大陆,都是花了灵石雇了飞行灵兽过来的。

    那只飞行灵兽个头很大,背上建了一间大屋子供乘客休息,乘客坐在里面压根儿就看不到空中的情景,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害怕的。

    说起来,这还是她们第一次真正的驭剑飞行呢。

    因而这时站在凤至的玉剑上,只觉得战战兢兢的,就怕这是自己师姐妹两人惹怒了这位前辈,恼得这位前辈想要用了这样隐晦的法子摔死她们呢。

    凤至要是知道这两人的想法,指定得冲着她们翻白眼。

    说得跟她有这样的闲心一样。

    两个小姑娘后来大概也是发现了这玉剑上再安全不过了,凤至不是想要摔死她们,因而倒是不再害怕了,反而因为兴奋和激动时不时的就惊呼几声。

    凤至摇了摇头。

    她还真不知道风花宗是个什么情况,身在修真界这样残酷的环境之中,竟然也能教出来这么天真的弟子。

    以凤至驭剑的速度,从南大陆赶到东大陆也没花到多少时间。

    一直到她按着风挽晴给的地址找到风花宗的山门之外时,也不过才过去了两个时辰而已。

    到了地头,风挽月和风挽雪还一脸的惊叹。

    她们乘坐飞行灵兽去南大陆的时候,可是坐了整整三天三夜的,跟着凤至驭剑回来,却只用了两个时辰。

    这其中的差距也太大了些。

    两人于是一脸崇拜地看着凤至。

    风挽雪这时看了看凤至,再看了看龙衍,突然问道:“前辈,这位是您的双修道侣吗?”

    听到风挽雪这样一问,龙衍倒是难得好心情的冲她笑了笑。

    凤至随手在风挽雪的脑门儿上弹了一下,“小孩子家家的打听这些做什么,还不如多修炼一会儿,也免得出门在外被人欺负。”

    风挽雪捂着被凤至弹得生痛的脑门儿不说话。

    就在这时,凤至突然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什么被人欺负?”

    虽然已经过去了九年,但凤至仍一下就听出了风挽晴的声音。

    她向着声音的来处看过去,就见着风挽晴驭着剑飞了过来,最后落在了凤至的身边。

    “凤至,好久不见。”风挽晴微笑着道。

    凤至也回以一笑。

    九年的时间对修真者来说算不得什么,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生疏,就好像从前那些一起打劫的日子还在眼前一般。

    倒是风挽月和风挽雪,听到风挽晴对凤至的称呼,两个人都瞪大了眼睛,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

    她们怎么没想到,这位救了她们,还带着她们一起回来的前辈,竟然就是她们一直以来崇拜着凤至前辈?

    可是

    长得不像啊。

    两人都有些纠结。

    作为凤至的迷妹,两个小姑娘哪里能不知道凤至长什么样,就那些修真者卖出来的凤至的画像,她们可是每一张都有买过的。

    凤至这时正在与风挽晴叙旧呢。

    既然见着老朋友了,她当然也不用再顾忌着被人认出来的事,于是两手轻轻在脸上一阵揉搓,就撕下了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来。

    “好久不见。”凤至笑道。

    龙衍见状也撕下了自己易容的面具。

    风挽晴又向着龙衍点了点头。

    当初在东香城,她与龙衍也是打过交道的。

    然后,她转向两个胆大包天到竟然敢偷偷溜出宗门跑到南大陆去胡闹的师妹,“你们平时不是老念叨着凤至吗,怎么这会儿人就在你们的眼前了,反倒不说话了?”

    风挽月和风挽雪再次变成两只鹌鹑。

    风挽晴于是又哼了一声,“这次你们两个偷跑的事,宗主可是发了好一通脾气的,回去之后自己去领罚吧。”

    两人更是苦着一张脸了。

    风挽晴说完话之后,也不管两个师妹了,而是拉着凤至的手,领着她往风花宗的山门里走,一边走还一边替凤至介绍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