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32章  凤至的胆子有多大?

    江震对自己在东来宗的威信很有自信,既然他都已经交待了,让宗内留守的元婴长老带着斩虚剑一起同他会合,东来宗的元婴长老不可能不听他的吩咐。

    但

    为什么,现在他没有等来东来宗的人和斩虚剑,只等来了一块回信的玉牌呢?

    带着这样的疑惑,江震将神识探进了玉牌之中,读取东来宗的人给他的回信。

    然后

    “可恶!”

    江震突然之间怒发冲冠,所有的头发几乎都竖起来了,一张脸上更是愤怒得都扭曲起来了,他恨恨的一跺脚,于是以他为中心的周围很大一片范围的地面上,便都渐渐弥漫出像是蜘蛛那样的细纹。

    由此可见江震到底有多愤怒。

    其他人见状,便也先后失色。

    江震的脾气算不得好,但他也不是个会随意发脾气的人,若不是真的愤怒到了极致,他也不可能会有这样不自持的反应。

    所以

    东来宗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众人都看着江震,但是谁也不敢开口相问。

    最后仍是江旭开的口。

    “爹,”江旭道,“宗里可是出了什么事?”

    不想刺激到江震,江旭的声音里都带了些小心翼翼。

    江震向来对江旭最有耐心,但这时即使说话的人是江旭,也不能抚平他的愤怒。

    “凤至,很好,很好!”江震咬着牙连说了两个“很好”,最后接连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冷声道,“宗内传来消息,趁着我们在追着那些邪修的时候,凤至一个人摸进了宗里的宝库,将宝库里所有的宝物都盗走了,其中就包括斩虚剑。”

    嘶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们事先就是再怎么猜想,也是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那个凤至

    她的胆子到底是有多大?

    江震又冷笑了两声,“她不仅将宗内的宝库盗得一干二净,还极为嚣张的留下了凤至到此一游这样的话,看来是完全没有将我们东来宗放在眼里。”

    众人面面相觑。

    可不是吗?

    真要将东来宗放在了眼里,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东来宗,甚至还做出了盗取东来宗宝库这样的事来?

    当然了,众人心里也不是没有疑惑的。

    凤至,她是怎么悄无声息的就越过了东来宗护山大阵的封锁,进入到了东来山,又是怎么找到了东来宗的宝库,再将里面盗得一干二净的?

    这真是个未解之谜了。

    江震又冷笑了几声,然后眯着眼睛道:“我东来宗自开立山门起,遇到了不知道多少敌人,但从来没有哪个敌人能在惹怒了东来宗之后还能全身而退,凤至她也不行!”

    听江震这样一说,其他的那些东来宗的人心里便也跟着一震。

    这些人对东来宗都有着极高的忠诚度,自然也是将东来宗的荣耀看得极为重要的,凤至如此挑衅于东来宗,他们一个个的也一样想要尽快将凤至给收拾了。

    所以,听出江震话中所带着的坚定,东来宗的众人心里都还隐隐有些激动。

    下一刻,他们就听到了江震说出了他们想要听到的话。

    “这一次,老夫绝不容许失手!”

    江震斩钉截铁地道。

    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将手里的那块玉牌捏得粉碎,然后又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枚看着像是信号弹一样的东西。

    没有任何犹豫,江震将手中的信号弹捏碎。

    下一刻,一道血红的光芒从江震的手里飞上天空,然后以着极快的速度往了东来宗所在的方向一路疾驰而去。

    “东来宗必胜!”

    看到这一幕,所有东来宗的人都忍不住发出了这样的呐喊。

    东来宗必胜。

    这是他们所有人的信念。

    那信号弹,其实是将东来宗的那位化神后期的老祖宗从闭关之中唤醒的工具,那位老祖宗留下信号弹的时候还曾特地交待过,若不是遇到了东来宗生死存亡的危机,不要唤醒他。

    凤至对于东来宗来说当然不会是什么让他们陷入了生死存亡的危机的人,但是,凤至带给东来宗的耻辱,只怕是什么样的活动与危机都不能比拟的。

    总之,在江震的眼里,如今的凤至那是他非杀不可的。

    而一边的江旭,看到江震以及众人面上都带着必胜的决心,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总是有种淡淡的不祥的预感。

    总觉得

    凤至应该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被东来宗拿下。

    只希望,这次是他的预感出了问题吧。

    江旭只有在心里如此安慰自己了。

    而凤至那里。

    自打隔空向东来宗喊话之后,凤至和龙衍就极为高调的天天在东香城里四处游走。

    也亏的东香城十分大,以他们这样慢悠悠的速度也能让他们逛上一段时间,否则还真的会挺无趣的。

    东来宗宝库失窃的事,到底也没有能瞒下来。

    东香城里本就是各种人都有,因而也多的是消息灵通或者在各方面有着特殊本领的人物,得到这样的消息当然是不难的。

    这些人可没有什么要为东来宗保密的想法,因而东来宗宝库失窃,所有宝物,包括那把准仙剑的斩虚都被人尽数盗走的消息,就这样传遍了整个东香城。

    最让人热议的,大概就要数凤至留下的那句“到此一游”了。

    这其中所包含的嚣张,简直让人都不能用言语形容出来。

    也正因为知道凤至就是那个盗取了东来宗宝库的人,因而这些天凤至和龙衍在东香城闲逛的时候,周围的人打量着凤至的眼神

    就好像是饿狼看到了食物一般。

    那可是东来宗这么多年以来所积攒的家底,现在被凤至一个人拿在了手里

    那,凤至现在手里到底有多少宝贝?

    会出现在东香城里的人可没有几个是好人,知道凤至手里有这么大一笔几乎都能另立一个宗门的财富,又哪里有人能不动心的?

    贪婪,这就是原罪啊。

    不过

    就算这些人再怎么眼红,到底也没有人真的敢对凤至出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