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21章  步步生莲

    可是

    她打听过的,香玉阁是没有化神大能的,实力最高的也就是玉擎苍这个出窍中期。

    她这些日子也只是拿了香玉阁的人开刀,为什么这时候会有化神期的高手找上门来?

    凤至百思不得其解。

    她也没得罪什么人啊。

    这时,凤至眼角的余光看到玉擎苍的脸色有些奇怪,既有些痛心又有些不敢置信,就好像是猜出了什么一般。

    很显然,玉擎苍是知道来的这位化神大能是谁的。

    凤至两眼盯着前方。

    一直注意着凤至这里动静的人,见着凤至突然有了这样反常的表现,也都跟着往她的视线去处看过去。

    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中,那位与玉流风达成了交易的华老,就这样走了过来。

    华老的出场方式是极为炫目的。

    在所有人的眼中,视线尽处好像突然就暗了下来,然后有一名穿了一身白衣的老者赤足自空中踏了过来。

    而最奇特的是,老者每往前踏一步,他的脚下都会绽放出一朵看起来美好而又虚幻的莲花来。

    步步生莲!

    这是化神大能特有的神通。

    大概是因为化神大能体内的灵气高度集中,所以才会引发了天地之间这样的异象。

    总之,没人能解释得清。

    凤至看着华老脚下踩过的那一朵朵美丽的莲花,眼里有光芒在微微闪动着。

    化神,那是她还需要许久才能达到的目标。

    而现在,她就要面对这样一个敌人。

    凤至并没有觉得害怕,反而心里还有隐隐的激动。

    身为修真者,想要再往前走,又哪里可能不面对一些实力高于自己的敌人,若是只因为双方实力不等的原因,还未战就先露了怯,那只怕以后都会留下阴影,甚至会形成心魔。

    总之一句话,不管遇到哪样的敌人,只要一个“干”字就行了。

    这一点,凤至贯彻得太彻底了。

    在凤至想着这些的时候,华老就已经来到了离着她大概二三十米的地方。

    华老脚下踩着莲花,就这样平空悬在了空中,他略有些不屑地看着凤至,只一眼就将凤至打量了个清清楚楚,“你就是那个凤至?小小年纪就有了出窍期的实力,倒也是不错,只不过”

    只不过遇到了他。

    那么,本可以长成参天巨树的凤至,只怕以后就再没有了成长下去的可能了。

    事实上,华老之所以与玉流风达成交易,大部分的原因当然是因为他想要玉流风手里的那件东西,但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凤至表现出来的资质实在是太出色了。

    出色到,就连华老这样的化神大能,都忍不住要去嫉妒。

    华老是听到过关于凤至的那些传言的,凤至二十来岁的年纪不仅有出窍期的实力,还能将东来宗和香玉阁闹得焦头烂额的,偏偏还拿她没有任何办法。

    现在都已经这样了,若是再给凤至一些成长的时间

    到那时,就是他们这些老牌强者,只怕也会被凤至狠狠比下去。

    对华老这样自视甚高的人来说,这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事。

    于是

    趁着凤至现在的实力还赶不上他,早早的就把凤至这棵小苗苗给掐死了,这样的事华老当然是非常愿意亲手做的。

    是以,这时才见着了凤至的面,华老就已经忍不住流露出了自己的恶意。

    凤至微挑了眉。

    虽然她知道自己不是华老的对手,但她也自信,若是她想逃,华老是一定留不住她的。

    既然这样,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左不过就是打一场,再受点伤而已。

    万一,这个化神大能也就是个银样蜡枪头呢?

    见着华老这副模样,凤至也有些不爽了,反正都是敌人,她也用不着敬着了,直接就眼一翻,“哎哎,这是哪里来的老狗,谁家的狗链忘了系上了吗?”

    此话一出,在场顿时鸦雀无声。

    这可是化神大能啊!

    在如今几乎已经看不到大乘期大能的虚灵境,化神期的修真者,不仅是凤毛麟角的,而且差不多就是众人能看到的实力最高的人了。

    遇到这样的人,普通人一般都是诚惶诚恐又敬畏有加的,哪里像凤至,明知道对方的实力,竟然也能毫不犹豫的张嘴就骂。

    莫名的让人觉得她好帅有木有?

    华老闻言面色一沉。

    他纵横虚灵境这么多年以来,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但还真没有碰到过一个像凤至一样竟然能无视他的实力的人。

    这个该死的贱丫头!

    她就不怕自己一掌捏死她吗?

    华老先前还有些不屑于玉流风那般恨得凤至咬牙切齿的表现,但现在他突然有些理解了,别说是在凤至手里吃了大亏的玉流风了,就是现在才与凤至打了个照面的他,不也恨得凤至痒痒的吗?

    没办法,凤至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能三言两语之间就将人所有的怒气都挑出来。

    这也实力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本事了。

    “小丫头”华老沉着脸,“年轻人最好还是要对长者心存敬畏才行,否则总会有长者出手教训的”

    凤至闻言冷哼一声。

    “老狗休得多言,你人都已经站到这里了,难不成还是来与我打个招呼的不成?是不是玉流风那个废物拿了什么法子让你来的?既然都是敌人了,你竟然还想着要我敬畏你,你是不是没吃药啊?”凤至一点也不顾忌玉擎苍在旁边,直接就以“废物”二字来指代玉流风。

    这大概与那当着和尚骂秃驴有异曲同工之效了。

    但这时,玉擎苍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

    华老这时的脸色可不是阴沉能形容得了的,都已经有些铁青了。

    “小丫头,你会为你所说的话付出代价的!”华老冷声道。

    凤至再度扬眉。

    拭目以待了。

    眼看着两人就要大打出手了,一旁的玉擎苍却突然冷着脸看向华老,“华老,如果是我家的小兔崽子向您许诺了什么,我玉某人是绝对不会同意的,香玉阁,到底还是我玉某人的香玉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