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20章  坑爹

    就算玉流风的话说得再漂亮,但所有人这时都明白了,玉流风

    他这次是真的打算不理会玉擎苍的安危了。

    想想,也真是够叫人心寒的。

    若是叫玉擎苍知道了,自己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在他陷入危险时竟然会作出这样的选择,也不知道他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想法了。

    玉流风随后有些不耐烦地对华老道,“华老,那件东西的价值想必您老是再清楚不过了,否则的话这些年您也不可能一直缠着我爹了,那么,这个交易您到底是应还是不应?”

    华老闻言“桀桀”怪笑了两声。

    “应,怎么不应?”华老道,“你们父子之间的事老夫没兴趣管,丑话说在前头,要是到时候你敢耍什么花样,那老夫一定叫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话说完,镜子里的影像就渐渐淡了下去。

    香玉阁的众人都噤若寒蝉。

    谁也不敢再说一句话。

    而玉流风,他就这样一直冷笑着,眼中带着期待地看向城东的方向。

    待会儿

    他就能将那个小贱人狠狠地踩在脚下了。

    他受过的耻辱,他一定要百倍,千倍的全部还到凤至的身上去!

    玉流风一点也没想过华老不能将凤至带回来。

    华老可是化神期的大能,若不是玉流风手里有华老最想要的那件东西,就是捧上灵石堆成的山,只怕也是请不动华老的。

    他只要等着,等着就好了。

    再说凤至那里。

    这样隔空喊话之后,过了许久都没得到来自香玉阁的回应,凤至也有些意外。

    她想了想,却是带着一抹坏笑,然后将玉擎苍给弄醒了。

    玉擎苍最初醒来时还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等到将昏迷之前的事都想起来了,他的一张脸顿时就涨得通红。

    想他玉擎苍在东香城里成名已久,现在竟然被一个年纪连他的零头都没有的小丫头给拿捏住了,从今往后,他又哪里还有脸面在东香城里走动?

    他随即低头,发现自己正悬空站在城门外的虚空之中,下面有无数人正仰着头眼巴巴地看着他,更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随后,他猛一回头,就看到了凤至和风挽晴。

    凤至看着玉擎苍,倒是一点也没有对待敌人的样子,她其实还朝着玉擎苍笑了笑,“玉阁主现在感觉怎么样?”

    一副关心的模样。

    玉擎苍都拿不出话来回凤至了。

    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他们自己最清楚不过了好吗,怎么凤至就能有这样厚的脸皮作出一副有多关心他的模样呢?

    玉擎苍轻轻冷哼了一声。

    他的脾气其实并没有这样好。

    但俗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现在自己是凤至的手下败将,而且一直到现在都没能从体内感应到一丝的灵气,显然凤至是用了什么手段在他身上的。

    玉擎苍可不想惹恼了凤至。

    修真者的寿命悠长,但也正因为如此,反而更加怕死。

    谁愿意舍弃那悠长的生命呢?

    玉擎苍自然也是如此。

    凤至非常好心的替玉擎苍解释着现在的情形,“是这样的,我呢本着冤家宜解不宜结的方针,虽然将玉阁主你擒获了,但也并不愿意让玉阁主死在我手上,所以才会向香玉阁发话,只要香玉阁付出一笔少少的灵石,就能将玉阁主分毫不伤的带回去了”

    她差点说出不要九十九,只要九块九这样的促销话来了。

    玉擎苍闻言脸色有些难看。

    想也能知道,凤至所说的“少少的灵石”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不过,玉擎苍也没有什么异议。

    别说他的异议有没有什么用,只说虚灵境本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话,谁让他自己实力不如人成了凤至手里的俘虏呢?

    那么,接下来呢?

    玉擎苍隐隐觉得,凤至接下来想要说的话一定是他不想听到的。

    凤至继续道:“不过呢,香玉阁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集体失聪了还是怎么的,这都已经过去好一会儿了,竟然没有一个回话的人,就连玉阁主当作宝贝一样疼了这么多年的少阁主,可也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过声哦”

    玉擎苍心里一痛。

    他这个人心志极为坚毅,平时又颇有几分无欲无求的意味,唯一放不下的也就是他的儿子了。

    只是

    他的儿子,他疼着长大,恨不得将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送给他的儿子,竟然在他落难的时候,连出面敷衍一下都不愿意?

    玉擎苍简直不敢相信。

    但他知道,凤至不会拿这样的事来骗他。

    越是心志坚毅的人,被真正在乎的事打击到之后,受的伤也就越深。

    玉擎苍先是紧紧咬着唇,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往外喷出了一口鲜血。

    可想而知,玉流风的表现给玉擎苍带来了怎样的打击。

    凤至在旁边看笑话。

    她是不想动手杀了玉擎苍,但这不代表她就乐意看到玉擎苍好过啊,他们可是才经历了生死之战的仇人。

    凤至的心理就是,看到你过得不好,那我就放心了。

    看热闹的都不嫌事大,凤至又“呵呵”了几声,“玉阁主也不必如此伤心嘛,说不定您的儿子只是因为失去了身体的某个部件太过伤心了,所以气得一命呜呼,不是故意不想来救你呢?”

    玉擎苍不理会凤至。

    但是,凤至的那些话却像是有意识一般往他耳朵里钻。

    “再说了,儿女都是债嘛,不好好教导,总有一天会坑一下爹的,这都是正常的嘛。”凤至又道。

    玉擎苍又吐出一口血来。

    凤至这才有些满意,准备暂时先放玉擎苍一马。

    她还想着拿玉擎苍去换好处呢,要是就这样将人给气死了,那她可不就亏大了?

    凤至偏头,正准备与风挽晴说些什么,面色却陡然一变。

    之后,就连吐了两口血的玉擎苍,也都面色由红转白,两眼死死地看向一个方向。

    有化神大能来了!

    凤至的脸色有些不好。

    她可以拿下玉擎苍,但并不代表她能越过一个大等级去挑战化神大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