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19章  一个交易

    所以,沉默了一瞬之后,众人到底没敢逆了玉流风的意思,一拥而上的就将香妩抓了起来。

    香妩想要反抗来着,但她只有一个人,又哪里能敌得过这么多的同门,不过抵挡了一时半刻的,就被香玉阁的人给捆成了粽子送进了地牢。

    香玉阁的地牢,那是用来对付那些犯了大错的弟子的。

    里面不仅能让人在一柱香的时间里就冻成了冰棍儿,还有一些针对修真者的刑具。

    总之,这是一个谁都不愿意去的地方。

    香妩一路上再怎么不停的挣扎,也仍是被众人推搡着送进了地牢。

    不多时,众人又重新来到玉流风面前。

    有人小心翼翼地道:“少阁主,阁主那里还需要您下令去营救”

    玉流风抬手就给了说话之人一巴掌。

    “我做事还用得着你来教吗?”玉流风冷声道。

    许多人眼里便都有了怒意。

    玉流风在香玉阁内部是极不得人心的,这人平时啥也不做,见天儿的就只会想方设法的将那些新入了香玉阁的女修往床上拉,不过因为大家也都是你情我愿的,因而除了叫人厌烦之外,倒也没有闹出过别的什么事来。

    若不是玉流风是香玉阁的少阁主,是玉擎苍看得跟宝贝一样的独子,以他这样的性子,只怕被人套了麻袋收拾过多少回了。

    可是,想想玉擎苍还等着玉流风去赎,想到玉擎苍回来之后的情形,众人就算心中生怒,到底也只能忍下来。

    玉流风眼里却又是得意又是痛恨。

    在玉擎苍要去替他报仇的时候,他的心里是极为快意的。

    甚至,玉擎苍才出了门,他就已经开始计划着,等抓到了凤至,他要怎样拿了最让人痛苦的酷刑来收拾凤至。

    为此,玉流风都特意让人在地牢里多添了些刑具。

    只不过

    谁能想到玉擎苍竟然折在了凤至的手里?

    玉流风不仅没有为玉擎苍感到担心,他反而在心里怨恨着玉擎苍。

    作为父亲,平时更是说着有多疼他,怎么连一个让自己儿子断子绝孙的小贱人都抓不回来呢?

    没用,没用!

    玉流风在心里疯狂的咆哮着。

    他随即又神经质地笑出了声来,在所有人那莫名其妙的眼神注视之下,玉流风从身上取出一块看着像是镜子一样的东西。

    那镜子表面看着极为光滑,却奇异的照不出任何人影来。

    玉流风伸手在镜面上轻轻拂过。

    然后,镜子上就开始一点点显现出人影来。

    这是一面可以与特定之人联系的法镜。

    等到人影变得清晰了之后,就可以看到出现在镜子之中的那个人影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老者长了一双三角眼,鹰钩鼻,再加上那看任何人都显得阴狠的眼神,怎么看都是个反派。

    看清镜子这一端的人是玉流风,老者的两眼微微一眯,眼里透出的寒芒让玉流风心都跟着一颤。

    不过,想到自己即将要说的事,玉流风又重新有了底气。

    他努力让自己不露怯,甚至还露出一个笑容来,“华老,好久不见。”

    那个华老闻言轻轻冷哼了一声,“原来是你这个废物,以前你还能给你爹传宗接代,现在你连男人那玩意儿都没有了,听说还是被个小丫头给阉了的,你说你现在还有什么用?”

    这番话,无疑是扎在了玉流风的心里的。

    伤疤上洒盐,也不过如此了。

    若是香玉阁的人敢这么说,玉流风只怕早就已经下令将人拿下了,但面对这名老者,就算心里恨得快要吐血了,玉流风也只能强自忍耐着。

    只因为

    这个被他称作是华老的老者,是一名化神期的高手。

    深吸了一口气,玉流风勉强让自己不去理会华老那恶毒的话,而是挤出一个笑容来,“华老,这次晚辈是想与你做个交易。”

    华老显然是极看不上玉流风的,闻言又冷哼了一声,“与老夫做交易,你还不够格,让你爹来还差不多,不过你爹现在都被人丢到城门上示众了,你这个做儿子的不仅不急着赎他回来,还要与老夫做什么交易?”

    一点也没有将玉流风当回事。

    玉流风方才都能忍了,更不提现在了。

    他道:“正因为我爹现在不在,所以我才更有资格与华老做交易。”

    华老原本还想讽刺几句的,但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就这样临时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玉流风见状笑了笑,“看来华老您也想到了,现在我爹不在,香玉阁的一切就都是我说了算,华老您一直想要的那件东西,现在可还一直在香玉阁的宝库里呢”

    华老的呼吸顿时就急促了几分。

    很显然,他对玉流风所说的那件东西是极为在意的。

    玉流风很是得意,但他知道华老不仅是化神强者,而且还是个极小心眼儿的,因此也不敢在华老跟着放肆,接着就又道:“华老,我就用那件东西与您做交易,只要您能将那个小贱人抓到我面前来,我就将那件东西给您”

    华老眼里冷动着精光。

    他当然想要达成这个交易,但他同时也有些疑惑。

    “那个小丫头可是叫你拿了香玉阁里所有的灵石去赎你爹,你这是打算不顾你爹的死活了?”华老问。

    听到这句话,香玉阁的众人心里便齐齐一寒。

    如果玉擎苍真的回不来了,那他们的日子只怕不会好过。

    毕竟,玉流风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好的领导者。

    可

    阁主这么多年来是如何宝贝着玉流风的,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玉流风竟然能如此心狠,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不去救玉擎苍?

    众人看着玉流风,就好像在看着一条冰冷无情的毒蛇一般。

    玉流风阴狠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我爹又怎么可能被那个小贱人拿捏住,华老不用有所顾忌,只管冲着那小贱人下狠手就行了,我爹一定能自己安全回来的!”

    这话当然是没有人相信的。

    若玉擎苍能自己安全回来,那他又怎么可能让凤至拿捏着挂到了城门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