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18章  来赎

    许多人都在暗自猜测着。

    见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凤至又笑了笑,继续先前的隔空喊话:“香玉阁的人听好了,你们的阁主现在在我手里,想要将你们的阁主赎回去,那就拿着你们香玉阁现在能拿出来的所有灵石来赎吧!”

    顺手赚点灵石,好像也不错嘛。

    凤至想。

    而下面那些人,听完凤至所说的话,一个个的都拿了一种见鬼了一样的眼神看站凤至。

    他们都觉得,凤至大概是想要灵石想疯了。

    竟然抓了香玉阁的阁主,还这样光明正大的喊话,让香玉阁的人拿了灵石来赎?

    不过

    众人很快就想到了重点上去。

    重点是,凤至有这个实力将已经是出窍中期的玉擎苍给抓住了。

    所以,只要香玉阁的人想要迎回他们的阁主,还真就只有拿了灵石来赎?

    香玉阁可只有玉擎苍这么一个出窍期的高手,若非一直有玉擎苍守着,就香玉阁这样的销金窟,只怕早就被各方人马给吞了。

    也因此,任是谁也知道玉擎苍对香玉阁的重要性。

    凤至这一招

    倒是直接拿捏住了香玉阁的七寸。

    所有人都以为,凤至这次肯定能够借着手里的玉擎苍大发一笔横财了。

    香玉阁能拿出来的所有的灵石?

    那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只不过

    无论是凤至还是这些围观群众,他们都忘了,在玉擎苍不在的时候,现在的香玉阁作主的人是玉流风。

    按理说,玉流风身为玉擎苍的独子,也是香玉阁的少阁主,他应该顾忌着大局,怎么着也要想了法子将玉擎苍救回去才是。

    但是,玉流风现在都已经成了一个将来注定再不能碰女人的阉人了。

    男人嘛,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雄风了,这一点就算是高高在上的修真者,那也是没有任何例外的。

    尤其,玉流风还是修真者中的色中饿鬼。

    对他这样的人来说,不能人道了,而且还被传得人尽皆知的,那是比死还要难受的。

    所以,自然而然的,玉流风自从被抬回了香玉阁,又捡回了一条命之后,整个人就已经有些变态了。

    大局?

    父亲?

    香玉阁?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玉流风统统不关心。

    他唯一关心的,就是要如何抓住凤至,再让凤至尝到他现在所承受的痛苦。

    凤至在城门之上向香玉阁喊话,她的声音传遍了整个东香城,玉流风当然不会没听到。

    自知道玉擎苍不仅没能为爱子报仇,反而还被凤至给生擒了,香玉阁里的所有人就跟天塌了一般。

    在香玉阁的弟子眼里,阁主玉擎苍就像是一座高山一般,让他们仰望的同时,也是他们所有人最坚实的后盾,让他们可以免除所有的后顾之忧。

    可现在

    他们眼里的高山,却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倒塌了。

    在不敢置信的同时,香玉阁的众多弟子也都聚到了玉流风那里,一致要求玉流风赶紧去将玉擎苍赎回来。

    他们知道,在玉擎苍都已经败于凤至之手的时候,香玉阁是绝对没有人能与凤至硬碰硬的,虽然拿了灵石将阁主赎回来,听着就让人觉得有几分难堪,但比起香玉阁以后的稳定,他们又哪里还能顾忌到那么多?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玉流风的反应。

    玉流风这时候的伤已经好了。

    修真者有丹药服用,那些治疗外伤的丹药一入腹,他受的那些伤自然也就能得到恢复。

    当然了,已经失去的东西是不可能再回来的。

    虽然外伤是好了,但玉流风的脸色却是一天比一天的阴沉,偶尔看人的眼神更是让人都忍不住打哆嗦,这些日子以来香玉阁的人都远远的避着他,就怕什么时候一个不小心就触碰到了玉流风那敏感的神经。

    现在也是不得不往玉流风这里来了。

    “少阁主,阁主被那个丫头拿在手里,您赶紧下令开宝库,当务之急是先将阁主从那丫头手里救出来啊!”

    说话的是上次与玉流风一起去主持花魁评选的香妩。

    玉流风闻言就往香妩那里看了一眼,眼里的怨毒只差变成实体朝着香妩扑过去了。

    这让香妩心头一颤,甚至还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玉流风见状眼里的恶意又浓郁了几分。

    这些日子以来,要说玉流风最恨的人,那当然就是凤至了。

    而若是非得选出一个他第二恨的人,毫无疑问,那个人就是香妩。

    这其实是很没有道理的。

    毕竟香妩可没有做过什么对他不利的事,当时凤至将玉流风拿在手里,香妩还想尽了办法的想将玉流风救回来。

    可是

    谁叫香妩的营救没能成功吗?

    谁叫玉流风少了一肢的时候,香妩离得他最近呢?

    谁叫香妩竟然没有保护好他这个做少阁主的呢?

    玉流风心里的怨恨一天比一天浓,这时候又哪里能给香妩什么好脸色看?

    那天自被带回香玉阁,他就想要将香妩给处理了,但那时却被玉擎苍给拦了下来,可现在

    玉擎苍自己都被那个贱丫头给擒住了,他就是香玉阁里最大的那一个,现在又有谁还能阻止得了他?

    玉流风先是朝着香妩阴狠地一笑,然后突然下令,“来人啊,先把香妩这个贱人给我押到地牢里去!”

    在场众多的人都面面相觑。

    他们都没有想到,玉流风先没急着处理玉擎苍的事,反而要拿着香妩开刀。

    见没人动,玉流风脸色又冷了几分,“怎么着,我爹才落了难,你们这些人就敢不听话了?你们可要想清楚了,我爹就算败了,那也是实打实的出窍中期的实力,要是他回来了,知道你们竟然敢趁着他不在就怠慢于我,你们觉得你们会怎么样?”

    所有人便都打了个哆嗦。

    玉流风变成了这样,玉擎苍最近这几天也跟着脾气暴躁起来,对玉流风更是可以算得上百依百顺了,要是玉流风真的这样在玉擎苍面前去告一状

    众从也不知道玉擎苍还能不能有那个分辨的理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