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10章  被发现了!

    玉擎苍这段时间据说真的已经被气疯了。

    出动了香玉阁这么多人手,不仅没有将那个废了他儿子的人抓住,反而还损失了香玉阁一小半的人手,这样惨重的损失,再加上一直找不到仇人的愤怒,他不疯那也是真的心性够坚韧了。

    这天,凤至又解决了三个香玉阁的弟子,将他们身上的乾坤袋取下来随手丢了一个给风挽晴。

    风挽晴一把将乾坤袋接住,立即眉开眼笑地打开乾坤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这三名香玉阁的弟子都是元婴期的,因而乾坤袋里倒还真有些好东西,风挽晴看了之后面上的笑容更灿烂了,跟着就将乾坤袋里的东西全都转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

    看她那熟练的模样……

    啧啧,才跟凤至一起混了这么一段时间,竟然就已经变成了一个一点也不觉得这样打劫人有什么不对的女强盗了。

    将空的乾坤袋收起来,风挽晴掰着手指头数道,“一,二,三……九,我手里又积累了九个乾坤袋了,等会儿咱们就一起去集市上将这些乾坤袋处理了吧,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嘛。”

    凤至看得好笑。

    她记得她第一次见着风挽晴的人,她看着还是有些高傲的,有点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但现在嘛……

    这可就不好说了。

    不过,凤至却没有拒绝,只点了点头,“好。”

    风挽晴立即就笑得两只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这段时间,托香玉阁的福,她们可又发了一笔横财。

    修真者无论去到哪里,总习惯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都带在身上,反正有乾坤袋或者储物戒指等等,也不怕遗失。

    这样一来,倒是方便了凤至和风挽晴。

    每打劫一个人,他们的乾坤袋和储物戒指里都有着不少的好东西,这样以少积多下来,那也着实是一笔财富了。

    风挽晴的储物戒指里原本是没有多少家底的,但这段时间下来她的腰包里也鼓了起来,整个人都有了种爆发户的财大气粗的气质。

    真是叫人不忍心看啊。

    两个人于是高高兴兴的去了集市。

    乾坤袋什么时候都是不愁卖的,因而凤至和风挽晴手里的这些乾坤袋没用多久就被来往的修真者你一个我一个的买走了。

    风挽晴正在计算着这次卖乾坤袋她到底又进账了多少灵石,凤至面色却是微微一变。

    “有人来了!”凤至道。

    风挽晴刚刚将账算好了,闻言笑眯眯地道:“有人来了更好,反正也都是给咱们送菜的。”

    这段时间以来的顺风顺水,倒是叫风挽晴以为凤至可以面对一切的敌人,并将他们都打劫光了。

    倒是比凤至还要来得有信心。

    凤至闻言轻轻摇了摇头,“这次来的,应该就是那个玉擎苍了吧……”

    风挽晴面上的笑容于是一僵。

    玉擎苍可是出窍中期的修真者,风挽晴这段时间与凤至混熟了之后也是缠着凤至说起过与莫敌的那一战的,得知凤至也是极侥幸才能将莫敌重创,风挽晴当时就在心里替凤至抽了一口气。

    而现在,与莫敌有着同等实力的玉擎苍,追了过来。

    那么,这一次,凤至还能大败玉擎苍吗?

    风挽晴极为焦急地道:“凤至,咱们犯不着与玉擎苍死磕,赶紧避一避吧。”

    她指的是凤至的洞府。

    但凤至却轻轻摇了摇头。

    她打开洞府,再让自己和风挽晴进入洞府,这也是需要时间的。

    这点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当然是瞬息而过的,但对于玉擎苍这样的出窍中期的高手,他只需要以神识锁定了这附近的空间,就能叫凤至进不去洞府。

    话说回来,就算凤至在玉擎苍的眼皮子底下进到了洞府里,但她总是要出来的。

    洞府可不会自己走路,凤至是在哪里进去的,出来的时候还会出现在哪里。

    玉擎苍知道凤至在这里离奇失踪了,以他现在对凤至的恨意,只怕宁愿在这里守上一百年,也一定会守到凤至出来的那一天。

    凤至可不想做一辈子的缩头乌龟。

    所以,她现在也不打算躲了。

    她想了想,她和风挽晴每次来卖乾坤袋都是易了容的,但她们隔个几天就有大量的乾坤袋出手,想来这也引起了旁人的注意,再报到了香玉阁那里。

    所以,玉擎苍才会来得这么快。

    “真是想不到……”凤至摇了摇头,“想不到这次竟然因为几个不值一提的乾坤袋而被人发现了行藏。”

    风挽晴闻言有些不好意思。

    要不是她一定要来卖掉这些乾坤袋,大概香玉阁的人也不会发现她们的踪影。

    凤至这时却上前了一步,先将风挽晴挡在了身后,“玉擎苍最恨的人是我,呆会儿你只管站在一边就行了,逮着有机会就赶紧跑,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是很容易就能脱身的。”

    风挽晴点头。

    她知道凤至说得对。

    她虽然有元婴中期的实力,但这样的实力对凤至来说不仅不能帮到她,还只能拖凤至的后腿而已。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玉擎苍已经到了近前。

    他朝着凤至和风挽晴阴森森的一笑,“你们也不用商量了,谁也别想走!”

    只是这么几个字,就叫实力稍弱的风挽晴觉得整个人就像是泡在了冰水里一般,连骨头里都泛着寒气。

    凤至轻轻在风挽晴的肩上一拂。

    下一刻,风挽晴就感觉自己又重新回到了春天。

    而玉擎苍,这时却两眼微缩地看着凤至,“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实力,你也确实值得老夫亲自出手。”

    就像能让他亲自出手是什么值得凤至骄傲的事一般。

    不管老的小的,凤至可不爱惯着人。

    她朝着玉擎苍冷冷一笑,“是啊,小小年纪就有让你儿子下半辈子只能做阉人的实力,也确实值得你这个老匹夫出手了。”

    这句话无疑是戳到了玉擎苍的心窝子里去。

    “你找死!”玉擎苍嘴里一字一顿地挤出这几个字来。

    凤至半点也不在意他的威胁,“话可不要说得太满了,否则会打到自己的脸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