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08章  事故多发体质

    香玉阁在东香城就算不能算是土皇帝,但也是占了东香城的半壁江山了,说是庞然大物也不为过,与这样的庞然大物作对,就算风挽晴向来都是个洒脱的性子,也总是会心里露怯的。

    她看着凤至,却是越看越欢喜。

    也难怪凤至这段时间能将东来宗都闹得天翻地覆,还偏偏叫东来宗连她的影子都没找着了。

    不过……

    风挽晴笑着道:“凤至,你是不是走到哪里就能将哪里闹个翻天啊?前面有东来宗,现在又有香玉阁,啧啧……”

    凤至闻言倒是仔细想了想。

    然后,她下了个结论。

    她好像还真是事故多发的体质,走到哪里都总不能平静。

    不过,凤至觉得这也不能怪她啊。

    真要说起来,她这个人也不是那种喜欢仗着自己的实力就无事生非的,她平时都喜欢以德以理服人,若是真的面对那些没办法讲道理的人,她才会想着教教对方要如何做人。

    嗯……

    可能有时候太恨铁不成钢了些,才会下手狠了些。

    但这也不能怨她嘛!

    凤至这样一想,于是理直气壮地摇了摇头,“我是无辜的,我可从来都不喜欢惹事,向来是事惹我!”

    风挽晴听了捂着嘴偷笑。

    然后,她又拍了拍凤至的肩膀,“我还从来没与人这么投缘过,以前一个人或者与宗门的人在外面行走,也难免会遇到一些奇葩的人与事,虽然大部分时间也是能完美解决的,但总有些时候会憋气,哪里像今天这样扬眉吐气过?”

    想到凤至方才手往下挥的风情,风挽晴不知道有多崇拜呢。

    凤至听了有些失笑。

    她就不是个会委屈了自己的人,谁要是让她不高兴,她当然也不会让对方好过了。

    玉流风,也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见凤至这不甚在意的样子,风挽晴却又有些担忧,“凤至,这个香玉阁在东香城里还真的势力不小,要是他们非要找你的麻烦,咱们只怕还真的难以躲得过去……”

    凤至笑了笑,“咱们何需躲?”

    只这么几个字,却是道尽了凤至的自信。

    那是不管什么样的敌人到了近前,她也能凭借着手中的剑一剑斩之的强大与自信。

    听凤至这样一说,风挽晴心里的那点担忧也确实散了去。

    她回想着凤至这些日子以来闹出过的那些动静,贺非,莫敌,还有真正的庞然大物东来宗,这些凤至都毫不畏惧的招惹了,又哪里还会怕一个龟缩在东香城里的香玉阁?

    于是,风挽晴也跟着自信起来,“说得对,咱们不需要躲,香玉阁的人要是真的还要上门找麻烦,那就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用两个简短的字来说,就是……

    干他!

    风挽晴想着以后会经历的可能的战斗,体内的热血都沸腾了起来。

    凤至看得好笑。

    她能看出来,风挽晴的年纪应该在七十左右。

    对修真者来说,七十的年纪也不过是个小娃娃而已,当初贺非的女儿贺霏儿以七十岁的年纪修炼到了金丹中期,就能被人称之为天才了,风挽晴七十岁就是元婴中期的修者了,这更能称之为天才中的天才了。

    不过……

    在凤至看来,风挽晴就是那种典型的从大宗门里出来的弟子,虽然实力不弱,但临敌的经验实在是有些不足,想法也有些简单。

    当然了,凤至现在已经将风挽晴当作朋友来看待了,她觉得,只要跟在自己身边,风挽晴一定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就得到蜕变的。

    至于,这蜕变到底是好还是坏……

    呵呵。

    那就要看风挽晴自己是如何想的了。

    凤至于是冲着风挽晴笑了两声,直笑得风挽晴莫名之余都有些毛骨悚然了,这才总算是恢复了正常。

    之后的这段时间,凤至就带着风挽晴在东香城里四处闲逛。

    她的本意是想找找光头他们到底有没有到达,又有没有给她传信儿。

    这时候凤至倒是有些后悔先前没有与光头约好如何通信了,那个时候只想着以她的神识很容易就能知道光头等人到没到,却哪里能想到她就是有再强大的神识,因为之前遇到的那名化神高手,却是用都不敢用,弄得她现在只能在东香城里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只希望什么时候能与光头等人遇着。

    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

    真的很不爽啊。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凤至还没有来得及找到光头等人,就先找到了香玉阁派出来的人。

    香玉阁派出来的人是做什么的?

    想想凤至先前将那位少阁主如何了,当然也就知道了。

    事实上,对于香玉阁的反应,凤至和风挽晴一直都是知道的。

    毕竟,玉流风的事发生在那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是怎么也瞒不住的,而香玉阁的阁主有什么样的反应,当然也就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从而传得人尽皆知了。

    据说……

    那天香妩等人将玉流风带回去之后,香玉阁里就发出了一声就像是受了重创的野兽一般的怒吼声。

    这声怒吼,当然就是来自于香玉阁的阁主玉擎苍了。

    玉擎苍说起来也能算是一方人物了,虽然手下有香玉阁这样的特色产业,但他本人却是始终坚守着底线,从来没有想过要走捷径。

    只凭这意志,就足够让人佩服了。

    玉擎苍虽然是个人物,但无奈他生了一个儿子却没管教好。

    修真者的子嗣本就极为难得,越是强大的修真者越是难有自己的子嗣,因而当初玉流风降生之后,玉擎苍不知道有多高兴,据说在整个东香城里摆了十天十夜的流水席,而且席面上的饭菜还都是难得一见的灵食,就是酒也是对修真者有着极大好处的灵酒。

    从这里,就能看出来玉擎苍对玉流风这个唯一的儿子到底有多重视了。

    玉擎苍虽然是个修炼有成的修真者,但据说他并不像虚灵境里的其他修真者一样是自小就开始修真的。

    这里面说起来还有一个曲折婉转的故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