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07章  送你进宫!

    凤至乐呵呵地往玉流风的裆部看过去,“一看就知道这个人也不是什么正经人,想来以前也有不少女子被他祸害过吧,既然这样,那这次我们就替天行道,让他以后再没办法去祸害女子吧……”

    话说完,凤至都没有等香妩反应过来,伸出两指呈了剑形,随手就朝着玉流风的裆部挥了下去。

    下一刻……

    啊!!

    这是一声叫人听了能充分体会到声音的主人到底有多痛苦的惨叫声。

    只见,玉流风的裆部顿时就有殷红的鲜血流出,即使他这时已经被凤至制住了,但在极致的痛苦之下,玉流风仍发挥出了超强的潜力,整个人几乎要从凤至的掌控之下挣脱,腰部更是高高的抬起,两只手就像是要挽留住什么一般不断的往下面划拉去。

    当然了,他是什么都没有挽留住的。

    在场有这么多的人,但这时却没有任何人能说出一句话来,那些有幸看到这出好戏的修真者们,更是一个个的瞠目结舌的,就连呼吸的声音都放轻了许多。

    这……

    所以说,就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之下,这个看模样没有多大的小姑娘,不仅不给香玉阁的面子,还将香玉阁的少阁主给……

    阉了?

    这一瞬间,人群里许多的男修都下意识的捂住了小腹下面的那个位置。

    总觉得……

    那里好凉啊!

    要说最震惊的那个人,当然就要数香妩了。

    香妩就是做梦也没想到,今天只不过是碍于玉流风的身份而让他跟着一起来主持十大花魁的评选,竟然就能出这样的大乱子。

    阁主有多看重这个唯一的儿子,这一点香妩是看得再清楚不过的,现在玉流风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成了一个阉人,让阁主断了传宗接代的梦想,那……

    她会有什么下场?

    香妩只差没晕过去了。

    只不过,修真者就算不是走体修的路子,但肉身的强度也比没有修为的普通人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又哪里是想晕就能晕过去的?

    “你,你,你们……”

    香妩指着凤至,再看看风挽晴,一时之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凤至却像是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先前到底做了什么大事一般,随手一踢就将玉流风踹到了香妩的面前,“我,我,我们怎么了?你不是说要让我放了你们的少阁主吗,现在我已经将他还给你了,再出了什么事你可不能赖在我的头上!”

    所有人都默默低头。

    最大的事都已经出了好吗?

    香妩看着脚下已经变得半死不活的玉流风。

    玉流风这个人平时最是自命风流了,又因为是香玉阁的少阁主,平时在阁里看到哪个女子长得漂亮些总要自己先玩弄了一番再说。

    也亏的甘愿进香玉阁的女子本就不是那等将贞操看得有多重要的,因而这么久以来倒也没有出什么事。

    而这一次……

    玉流风大概是一直以来都万事顺心,竟然打起了凤至和风挽晴的主意。

    凤至可不是泥菩萨,玉流风竟然敢对她动这样的念头,她又哪里能容得了玉流风什么都不付出?

    这也是龙衍现在还正在突破之中。

    若是龙衍现在在外面,只怕玉流风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凤至倒也不是心软,而是……

    她总觉得,对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喜欢玩弄女人的男人来说,将玉流风变成一个太监,会比直接杀了他还要让他来得更难受一些。

    现在看来,她的感觉好像没有错呢。

    凤至心情极好地看着半死不活的玉流风,还有一脸震惊的香妩。

    然后,她拍了拍手,“好啦,咱们可是早就已经说好了的,我将他放了,咱们就一笔勾销,现在人已经还给你了,既然已经没事了,那我们就先走了哦,千万不要送!”

    话说完,凤至直接拉了风挽晴,就这样一路走远了。

    香妩这时候正为玉流风这件事她回去之后要如何与阁主交代而头疼呢,一个没注意,就让凤至和风挽晴走得连影子都没有了。

    现场又沉默了许久。

    然后……

    哗!

    下面的那些看客一个个面色兴奋地议论开了。

    香玉阁在东香城里争霸多年,现在香玉阁的少阁主竟然就在那么两个明明年纪不大但修为却高明得让人嫉妒的女子跟前变成了太监?

    听说世俗世界里的后宫里都是由阉人侍候着的,没想到现在香玉阁的少阁主都变成了这样的阉人。

    这可真是……

    大快人心啊!

    尤其是一些女修,早就听说过玉流风的名声了,现在知道玉流风以后再不能祸害人了,又哪里能有不拍手称快的?

    而那些原本已经站到台子上,准备挑战台上香玉阁的十大花魁的修真者们,想着自己等人今天遇到了这样的大事,再加入到香玉阁之中去也不知道会不会被牵连了,一个个都争先恐后的又跳下了台子。

    竟是直接放弃了。

    香妩则是如丧考妣。

    压根儿就没想着要让人去追凤至,过了好一会儿才朝着下面已经乱了套的香玉阁弟子们冷声道:“上来两个人,先将少阁主扶好,我们先回阁里去请阁主定夺!”

    跟着就有两名香玉阁的弟子跳到楼上去,一左一右的将玉流风搀扶住,一行人跟着就像身后有毒蛇猛兽在追一般,快速离开。

    剩下的这些修真者们一个个都有些意犹未尽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东香城里指定是不缺谈资了。

    再说凤至和风挽晴。

    两人走远之后,重新落到了一个人少的巷子里,先是对视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好一阵,风挽晴才一边拍着凤至的肩膀,一边道:“凤至啊凤至,我长这么大都没服过什么人,这次可算是服了你了!”

    她的眼里确实就是佩服。

    风挽晴出自风花门,因为风花门的特殊性,出门在外的时候一般人倒也不敢来招惹她。

    但是,像玉流风这样的人,如果真的招惹上她了,她自忖也是无法做到像凤至这样什么也不惧,直接就一指挥下去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