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906章  放了他?可以啊!

    凤至握指成爪,往着男子所在的方向用力一抓,男子立即就仰起了脖子,就好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了一般,一张脸也迅速涨得通红,眼看着就要喘不过气来了。

    等到男子脸由红转白,再由白转红,凤至才又冷哼了一声,手上随手便是一甩。

    相应的,男子整个人也直接被甩了出去,在打了几个滚之后却是直接落到了凤至的脚下,还将他的脖颈都正好递到了凤至的跟前,就好像是在欢迎凤至踩他一般。

    既然别人都这么诚恳的邀请了,凤至当然也就却之不恭了。

    脚一抬,再一个用力,凤至就直接将男子踩在了脚下,

    这样的姿势,于男子来说无疑是极为耻辱的。

    他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凤至,好像要将凤至生生给吃了。

    只不过……

    因为他现在是被凤至踩在脚下的,就算他的眼神再怎么狠厉,也总是少了几分气势,在凤至看来更是就像是个笑话一般。

    一切都发生得很快,从凤至出手到男子被她毫不费力的擒下,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而已。

    许多知道这男子底细的人,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男子姓玉,名为玉流风。

    流风两个字反过来就是风流了。

    玉流风是香玉阁阁主的独子,香玉阁里有男有女,而且人数还相当,入了香玉阁之后无论男女都会摒弃自己从前的名字,男子改姓玉,女子则改姓香。

    香玉阁的阁主据说实力极为强劲,虽然将香玉阁掌在了手里,却没有走捷径来提升自己的实力,而是一点点打磨自身,再循序渐进的强大自己,自然也就不会像那些香玉阁的弟子一般止步于元婴期了。

    不过,看玉流风这副模样,只怕他是早就已经沉迷于双修的快感之中不可自拔了。

    在凤至看来,这个玉流风也不过就是个废物而已。

    拿下一个废物,这实在不是什么值得一说的事。

    因为凤至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那名妇人一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这妇人先前之所以提醒晚了,也是因为想要借凤至之手给玉流风一点教训,但她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真的任由玉流风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出什么事的。

    因而,这时见情况不对,妇人面色一变,“放开少阁主!”

    说着话就欺身而上,想要朝着凤至攻过去。

    凤至却是理都没有理会妇人。

    她现在可也不是独身一人。

    一直与凤至并排而立的风挽晴,见着妇人出手,直接就一掌朝着妇人拍了过去。

    风挽晴是元婴中期的实力,这妇人亦是,风挽晴纵然因为年纪的原因战斗的经验没有妇人丰富,但拦住妇人却也是再容易不过的。

    因而,妇人就是心里再急,却也始终没有办法去救她的少阁主。

    恼恨于风挽晴的阻拦,妇人出手极为狠辣,完全是一副要与风挽晴以命易命的样子,风挽晴哪里能想到会是这样,因而不出几招就受了点伤,手臂上破开一条口子,有鲜红的血渐渐将衣裳都浸透了。

    凤至见了眉头一皱。

    她脚下用力一踩,原本就进气少出气多的玉流风立即就鼓着眼睛张大了嘴,一副随时都会死过去的样子。

    “你要是再不住手,信不信你的少阁主就会一命归西了?”凤至道。

    妇人闻言一顿。

    她看出来凤至不是开玩笑的,就算心里再怎么不忿,也只能收手。

    玉流风可是香玉阁阁主唯一的儿子,平时看得不知道有多宝贝,就指着玉流风将来能生下子嗣传宗接代呢,要是玉流风真的在妇人跟皮子底下被人弄死了,妇人知道自己绝对可能有什么好下场。

    凤至将风挽晴拉到自己身边,又丢了一粒疗伤的丹药给她,然后才转向妇人,“来,说说看,你觉得这件事要如何解决?”

    妇人现在是真的后悔了。

    早就看出来凤至和风挽晴不是玉流风平时玩弄的那些女子一样好对付,方才就是玉流风再怎么生气,她也应该将玉流风给拦下来。

    现在倒好,玉流风这个不中用的不出一招就被人给擒下来了,还拿了来威胁她!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妇人面上却是强挤出几许笑容看向凤至,“这位仙子,这是我们香玉阁的少阁主,仙子既然到了东香城,想来也不愿意与我们香玉阁作对吧,不如这样,这件事就这样揭过了,如何?”

    凤至似笑非笑地看了妇人一眼。

    她得有多缺心眼儿才能相信妇人的话?

    先是拿了香玉阁来压她,话中的威胁之意就是聋子也都能听得出来了,之后再说什么就这样揭过了?

    要是凤至真的信了她的鬼话,才将玉流风给放了,只怕接下来就会被在场这么多的香玉阁弟子一起围攻了。

    都是些元婴期的修士,就算数量多些,但凤至也不至于就怕了他们。

    但是,她又怎么会让自己被人摆一道?

    “你也不用拿那些话来糊弄我了,你心里想的些什么我再清楚不过,我与人玩心眼儿的时候你们都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凤至道。

    她这话说得半点也不假。

    她在玄武大陆上与人玩心眼儿的时候,可不就不知道虚灵境的人在哪里吗?

    妇人闻言有些懊恼,但她随即就又换上一张笑脸向凤至服软,“这位仙子,香玉阁在东香城里虽然不能说是一手遮天,但也是有些能量的,这件事是我们香玉阁的人错了,我香妩在这里发誓,仙子若是放开少阁主,香玉阁断不会再与姑娘为难,不知道仙子以为这样如何?”

    凤至闻言挑了挑眉。

    “放了他?”凤至道,“可以啊!”

    听到“可以”两个字,名叫香妩的妇人顿时就松了口气。

    她只以为凤至这是顾忌着香玉阁的实力了,却没想到下一刻就听到了凤至那句让她魂儿都惊掉了的话。

    “不过呢,这个人色胆包天,竟然敢打我们的主意,总要叫他留下点东西才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