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82章  出大事了!

    江震一只手轻轻抬起。

    见着他的动作,对面的风云宗的人自然都如临大敌的戒备起来,就算明知道不是东来宗的对手,但他们总不会束手待毙不是。

    而东来宗这边的人,见着江震如此,也跟着一个个神情肃穆了起来。

    只待江震一声令下,东来宗的这些高手们,就能朝着风云宗的人冲过去。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云霞四人看得眼睛都差点没瞪出来了。

    他们齐齐站起身,极为坚决地道:“凤至,我们要赶回去,不管如何,我们一定要与宗门一起抵御外敌!”

    哪怕就此死了,他们也没有任何怨言。

    这句话,却是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的。

    凤至只抬了抬手,四人就觉得膝盖上传来一阵叫他们根本抵抗不了的巨力,整个人也跟着就不由自主的就重新坐了下来。

    “我说你们急什么?”凤至不慌不忙,她甚至还拿出了一整套的茶具,将她珍藏的灵茶沏了一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放心吧,他们不会有事的,等东来宗的人退了,咱们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去风云宗了。”

    云霞四人急得跟什么一样。

    但他们现在也是远水解不了近火,只能相信凤至所言了。

    四人都深吸了一口气,眼瞅着凤至还留了五个空杯子,干脆也不再多想,拿起茶壶就给自己沏了一杯灵茶,还不忘了将张越的那只杯子也沏上茶。

    然后,举起茶杯就狠狠的一口饮下。

    凤至手里的灵茶堪称极品,这样一杯茶水饮下,云霞四人心里原本的急切也不知不觉就平复了下来。

    张越见状,也连忙将杯中的灵茶一饮而尽,他甚至还又替自己倒了一杯。

    他能够那样小小年纪的保住自己的命,还在修炼上算得上是有一点点的成效,靠的可不就是这种随时随地只要对自己有利就绝不放过的性子么?

    凤至这时指了指水幕,“别说话,专心看就是。”

    五个人于是又重新看向水幕。

    江震举起手。

    他的这只手现在可是极为重要的,只要他这只手轻轻往下一挥,对面的这些风云宗的人,从此就只能成为历史了。

    甚至,因为风云宗上下尽灭,将怕都不会有几个人还能记着他们。

    嗯,大概那四个怎么都不肯上钩回来的风云宗弟子还会记得吧。

    就在江震要将手挥下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破空声,那是修真者驭剑飞行少不了的声音。

    虽然那声音还离得很远,但江震却早已经察觉,然后下意识地往那边看过去。

    然后,江震就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如果他看得没错的话……

    来的,是东来宗的弟子?

    也因为这个突然赶来的人,江震那只手倒是没有挥下去。

    又过了片刻,那破空声越来越近,接着就有一名穿着东来宗的衣裳的弟子由远及近,驭着飞剑落到了江震等人的跟前。

    这名东来宗的弟子实力为金丹中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驭剑飞行太久耗了太多的灵气,他这时的状态可有些不好,不仅披头散发的,而且一张脸还惨白惨白的,连站都有些站不住了。

    若不是有人见他的情况不对及时伸手扶了一把,只怕他就能这样一头栽倒下去。

    江震面色微微一变。

    难道,是宗门里出了什么事不成?

    他也顾不得对面那些风云宗的人了,反正风云宗这些人在江震的心里,也就是些骨头硬了些的老鼠罢了,他想收拾随时也就能收拾了。

    “到底出了何事?”江震一声厉喝道。

    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江震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就用了一些灵气,那名赶过来的东来宗弟子本就有些消耗过大,又哪里能承受得了,当即就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江震这才发现自己有些沉不住气了。

    他又目光阴狠地看了风云宗的众人一眼,要不是这些人,作为一宗之主,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事的他又怎么会有些心浮气躁来?

    使了个眼色,让手下的人给这名弟子递上一枚疗伤的药,待那名弟子服下面色有所好转了之后,江震才又放缓了声音,“到底出了何事?”

    那名弟子深吸了一口气,“宗主,东阳城出大事了!”

    大事!

    所有人听得心里便都是一突。

    江震身为东来宗的宗主,自然更为关心到底是出了什么对东来宗不利的大事,下意识的就拧起眉头,“何事?”

    那名弟子这才接着道,“回宗主,就在昨天夜里,东阳城的邪修们突然不知道发了什么疯闹了起来,明明是夜里,却被他们用各种术法生生照得跟白天一样亮。”

    “然后,东阳城的东城门上,就被吊上了一个人,那个人,那个人是……”

    说到这里,那名弟子有些吞吞吐吐的,就好像有什么难以启齿之事一般。

    江震心里一顿。

    他有些不好的预感。

    也正因为有这样的预感,他才更加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又厉喝一声,“是谁!”

    “是大长老!”

    那名弟子将这几个字说完,就深深将头埋下。

    不仅是他,就是其他人,在听到这个人竟然是莫敌之后,也都忍不住心中一寒。

    江震的面色就如那冷霜一般,“你再说一遍!”

    这几个字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那名弟子都已经开了个头,倒也不怕继续说下去了,“回宗主,那名被吊在东阳城东城门之上的人,确实就是咱们宗里的大长老,而且,大长老还是被那些邪修……扒光了衣裳吊起来的……”

    轰!

    江震忍不住一掌拍在前方的空地上,直接在那处拍出一个三丈方圆,深不知几许的巨坑出来。

    由此可见,江震到底有多恼怒了。

    莫敌在与凤至一战之后就不知所踪,叫整个东来宗的人都不知道他到底是生是死,没想到却是落到了那些邪修的手里,这些人不仅没像以前那样躲在阴暗之处苟活着,竟然还敢如此明目张胆的与东来宗作对,让莫敌落到这样的境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