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78章  自己乐意的

    贺霏儿怎么说也有金丹期的实力,就算贺非的死让贺家失势,但她手里也不至于什么都没有了,怎么会这么快就沦落了呢?

    她

    到底遭遇了些什么?

    几个人都已经开始在脑补贺霏儿在贺家败了之后,是如何被人欺侮,又被那等邪修抓了去当作炉鼎的了。

    甚至,他们都忍不住有些开始同情起贺霏儿了。

    凤至看明白众人的震惊,又似笑非笑道,“你们的脑洞也不要开得太大了,这位贺三小姐,她可不是什么被人欺负的小可怜,她就是自己乐意去给人做炉鼎的。”

    “这怎么可能!”

    五个人都忍不住脱口而出。

    不是他们不相信凤至的话,而是这样的事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要知道,给人做炉鼎,对于绝大多数的修真者来说,这都是绝对让人难以忍受的屈辱,不仅自己的身体要被人亵玩,而且还连自己辛辛苦苦修炼的灵气,也会在采补之中完全被别人给吸收了,自己不仅得不到任何的好处,还会在一次又一次的采补之中伤到灵根。

    修炼之路,更是有可能这样就此断绝。

    这样的事,又有几个人能忍?

    但凤至却说,贺霏儿是自愿的。

    凤至撇了撇嘴,“是不是她自己乐意的,你们问问她就是了,你们觉得是极尽屈辱的事,说不得就有人乐意呢?”

    几个人于是便都齐刷刷看向贺霏儿。

    他们以为贺霏儿会反驳的,毕竟这样的事正常人都不会接受。

    但是,让他们意外的是,贺霏儿不仅没有反驳,还像是被人发现了什么最大的秘密一般,极为狼狈地撇开了头,就是不敢与云霞几个人的目光对视。

    如此

    众人哪里还能不明白,这样看来,凤至说得没有任何的错处,贺霏儿就是自己主动去给人做炉鼎,供人采补的。

    云霞几人眼里便多了些不可思议。

    大概是他们的目光刺激到了贺霏儿,她突然就有些失控起来,指着凤至尖声道:“凤至,凤至!”

    声音里仿佛容纳着无尽的怨毒,直听得云霞几人都忍不住生生打了个寒噤。

    “要不是你,我们贺家又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又怎么可能去做这种肮脏之事?”贺霏儿冲着凤至吼道,似乎这样就能给凤至带来伤害,让她自己觉得好受些。

    凤至冷冷看了贺霏儿一眼,“应该说你爹应该恨生了你这么个女儿,否则的话,我还不会与你们贺家有任何的瓜葛。”

    贺霏儿又是一窒。

    她其实是知道的,要不是她,也不会招了凤至来,要不是她后来如此对待龙衍,又想要朝着凤至下毒手,凤至也不会被她惹得恼怒。

    但随即,贺霏儿就将这些悔恨都压在心底,只恨恨地看着凤至,“都是你,都是你!既然叫我撞着了,这次我一定要将你交给东来宗的人,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样的好下场!”

    凤至冷笑一声。

    “说你蠢,你还不承认。”

    她也不想再与贺霏儿废话,抬手朝着贺霏儿所在的地方轻轻一抓,就将贺霏儿整个人都抓在了手里。

    嗯,凤至不得不承认,她现在就是多了种喜欢抓人脖子的癖好。

    不过

    反正受苦的都是敌人,又有什么关系?

    被凤至这样掐在手中,贺霏儿瞬间就呼吸不过来了,她现在还只是金丹期,又因为这几个月被人采补而损伤了一些修为,只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要翻白眼了。

    她现在算是明白凤至为何会说她蠢了。

    贺霏儿当初是亲眼看到凤至是如何突破到出窍期的,以她的修为,看到与她有仇的凤至竟然不是转身就跑,反而还与凤至说了这么久的话,给了凤至拿下她的机会。

    这不是蠢是什么?

    但现在后悔已经晚了,贺霏儿一张脸先是涨得通红,然后又变得惨白,一双眼睛也渐渐开始变得没有光泽。

    凤至这次可没想着还让贺霏儿活下来。

    这么个蠢货,还是与她有仇的蠢货,她哪里能容得下贺霏儿下次再这样出现在她跟前?

    但就在这时,凤至手里没有放松,却突然抬头往着某个方向看了过去。

    云霞几人见凤至的表情有异,连忙也跟着看了过去。

    但不管他们怎么看,都没看明白哪里有不对的地方。

    凤至轻轻扬唇,“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藏头露尾的,难道你舍得一个这么好炉鼎死在我手里?”

    听凤至的意思

    来的是将贺霏儿当作炉鼎的男修?

    云霞几人将眼睛瞪得大大的。

    然后,就见原本空白一处,空气突然一阵扭曲,渐渐显现出一个人影来。

    来人是名看着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男子身材颀长面容清瘦,颔下留了一小把胡须,看起来颇有些仙风道骨的。

    但所谓人不可貌相,若不是凤至指出来这个人居然是拿了贺霏儿当作炉鼎的邪修,云霞几人又如何能看得出来他的本质?

    中年男子见被凤至发现了行藏,面上便带着些苦笑,“凤至小姐是吧,不知凤至小姐能否看在在下的面子上,饶了她一命?”

    凤至略有些嘲讽地看了中年男子一眼。

    “倒是看不出来,你还能对一个炉鼎如此在乎,不过就是一个炉鼎而已,死了随便也就能再找一个了,像她这样会为了所谓的好日子而给人做炉鼎的,想来也不会只有一个。”凤至道。

    中年男子于是一窒。

    他是知道自己的实力的,不过就是元婴初期,而且还是最近才通过采补贺霏儿才突破到元婴期的,与凤至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了,又哪里敢与凤至作对?

    而贺霏儿,大概是从中年男子这里看到了逃生的希望,原本已经要死不知的她,这时候却是不知打哪里多了些力气,竟然试图在凤至的手里挣扎起来。

    当然了,她的挣扎是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的。

    中年男子顿了一会儿,知道若是不拿些什么出来,凤至是绝对不会饶了贺霏儿的命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