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77章  贺霏儿成炉鼎了!

    凤至几人就这样在张越的家里住了下来。

    这一晚,凤至倒是睡得极好,云霞四人对凤至又是完全的崇拜,也都踏踏实实好好睡了一觉,但张越就不一样了。

    他是唯恐会叫人发现了东来宗正要找的几个人在他家里,会因此给他招来什么祸,又想着凤至一行人明明到了东来城,却偏偏不露面,等到明天的时候,东来宗会不会真的拿了风云宗的人下手。

    总之,这里想一下那里想一下的,又哪里还能睡什么好觉?

    因而,第二天早上凤至起来之后,就发现张越已经快要赶上地球上的国宝熊猫了。

    凤至忍不住笑道:“张越,你以为你黑了俩眼圈儿就能变成萌萌哒的国宝了?”

    张越一脸的茫然。

    什么国宝,什么萌萌哒,他觉得自己和凤至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凤至说什么他完全听不懂。

    凤至也没有与他解释什么国宝和萌萌哒是什么意思。

    洗漱一番之后,凤至又拿出一些灵果灵食当作早饭,吃完之后就拍了拍手,“今天呢,咱们就要先去看看热闹了”

    看热闹?

    云霞四人还没说话呢,张越就已经先跳起来了,“现在外面这么危险,要是让人找着你了,那可要出大乱子的,你怎么还敢去看什么热闹?”

    凤至却不仅没因此而改变主意,还故意拿话去刺激张越,“我不仅要去看热闹,还要去风云宗的宗门外去看热闹,倒要瞅自爆东来宗那些人能不能将我给认出来。”

    张越抚着额头,一脸的无奈。

    云霞四人见状便也笑了起来,一直以来都有些悬着的心,倒也就这样轻松了下来。

    凤至可不是瞎说的,收拾好之后,她就领着云霞四人走了出去。

    张越在后面连连跺了好几次的脚,但最后仍无奈之下跟在了凤至一行人身后。

    这时天色还早,外面走动的人也少,这倒叫张越放心了些。

    只不过,他现在放心显然还早了些。

    大概今天的运气真的不怎么好,凤至才往走了没多久,就又遇着了一个故人。

    说起来,凤至在东来城里认识的人还真不多,张越是一个,贺霏儿就是另一个了。

    现在,拦在她面前的那个人,可不就是贺霏儿吗?

    贺霏儿这时正又是激动又是兴奋地看着眼前的凤至。

    这时的贺霏儿与几个月前凤至第一次见着她时,可是变化了许多,至少,那时的贺霏儿还是个被贺非宠得无法无天的大小姐,过着这东来城里最为尊贵的生活,可以为了一只从森林里随便捡回来的小蛇就拿出一枚培婴丹去。

    可现在呢?

    凤至歪着头,要不是还记得贺霏儿的气息,她大概要怀疑眼前的女子和贺霏儿根本就是两个人了。

    现在的贺霏儿比起几个月前看起来要老了起码十岁,要知道修真者若不是寿元将近,面容一般是不会有大变化的,贺霏儿的容貌在短短时间之内苍老了这么多,可想而知她过的是什么日子了。

    除此之外,贺霏儿的穿戴比起以前也不知道差了多少。

    从前的贺霏儿身上穿的衣物不仅漂亮,还是一件极品防御法宝,头上戴的首饰也是一件攻击法宝,可谓是一身是宝,但现在却只穿着再普通不过的衣裳,戴的首饰看着也极为寒酸。

    而且

    凤至发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时的贺霏儿还是个少女,但现在的贺霏儿,却已经是个经历过人事的少妇了。

    被贺霏儿这样一拦,凤至也就停下脚步看着她,“怎么着,你是还没吃够苦头?”

    贺霏儿激动得浑身都发颤了。

    她看着凤至,眼里的怨毒就像刀子一般,简直恨不得在凤至的脸上刮下几片肉来了,一边“咯咯”怪笑着,一边狠声道:“小贱蹄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东来宗开了十万灵石的高价来追捕你,只要将你献去给东来宗”

    贺霏儿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天知道,她这辈子还真没有像恨凤至一样恨过别人。

    是的,贺霏儿认为自己身上会发生这么多的不幸,都是因为凤至。

    要不是凤至,她的父亲不会死,她也还会是城主府里最尊贵的三小姐,还过着以前那种无忧无虑金尊玉贵的生活,又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这样

    想到这几个月以来的日子,贺霏儿心里痛得如刀绞一般。

    凤至却压根儿就没将贺霏儿看在眼里,“我最近的心情都还算好,要是你不来招惹我,我也不是一定要赶尽杀绝,要是你非得不听劝,那你就去黄泉路上与你爹团聚去吧。”

    贺霏儿闻言又是一阵怪笑。

    她显然是不打算放弃凤至这棵她眼中的摇钱树的。

    凤至见状眼中便是一冷,她没想着要贺霏儿的命,看情况倒是将贺霏儿给惯出毛病来了。

    “我看”她将贺霏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然后突然笑了起来,“我看,你这几个月是被人当作炉鼎采补得不会用脑袋思考问题了吧,就偏要送上门来找不自在?”

    这番话对贺霏儿来说无疑就像一记重拳,狠狠的敲进了她的心里去。

    “你,你”她看着凤至,就像是在看着什么会窥探人心的妖怪一般。

    贺霏儿不明白,这是她心里最大的秘密,她从来没有与任何人说起过,为什么凤至会在这一个照面的时间内就将她最大的秘密看了出来?

    她觉得,在凤至的目光之下,她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一样,怎么都觉得无尽的屈辱。

    云霞四人,还有张越,他们却都惊得合不拢嘴。

    炉鼎!

    任何一个修真者,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

    任谁也没想到,以往备受宠爱的贺霏儿,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能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要知道,就是张越,几岁的时候就失去了爹娘,没有任何人照应着,手里只有那么一间破院子留给他,不也一样一路艰难修炼到了如今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