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66章  黑手魔女

    而在凤至几人不知道的时候,在众多消息灵通的修真者耳中,凤至那“黑手魔女”的名号也不径而走。

    等到凤至几人到达东耀城的时候,东耀城里的修真者们已经知道了有这么一个专门扮猪吃老虎,然后心黑手狠反打劫的人存在了。

    于是,凤至领着云霞四人在东耀城的城门处排着队交纳入城费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么一段对话。

    “嘿,你们听说了没有,最近出现了一个人送名号黑手魔女的女修”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男子神秘兮兮的与左右排队的修真者道。

    “黑手魔女?她的手很黑吗?”另一人面带疑惑。

    这话将中年男子给逗乐了,但他随即就恢复了一脸的严肃状,“她的手黑不黑我不知道,但她的心很黑却是真的,你们是不知道啊,前段时间不是有个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的吗,有个二十来岁,大概是出自哪个隐世修真大族的金丹初期的小女娃怀里揣着一百多万灵石,从东岳城往咱们东耀城里来”

    “对对对,我听说过这个消息”

    “我也听过!”

    “我也是我也是!”

    “我也听说了,要不是我的实力太低了,只怕我都要去掺和一脚了,怎么着,那只小肥羊的一百多万灵石最后落到了谁的手里?”

    这个消息知道的人不少,因而周围听着中年男子说话的修真者便都纷纷附和。

    听到最后那人的话,中年男子白了他一眼,“你就庆幸你实力不够,没有去趟这浑水吧,否则啊,那些被活生生累趴下,再眼睁睁看着人将自己搜刮干净,最后羞愤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的人之中就有你一个人”

    这句话里的信息量有些大。

    大部分的修真者的消息都没有那么灵通,因而听中年男子这样一说,立即就有了兴趣,一个个的眼里都闪动着八卦的光芒,然后竖着耳朵听中年男子的下文。

    中年男子显然是很享受这样被人注意的感觉,轻“咳”了一声之后,就又继续拿了那种神秘兮兮的表情道:“你们是不知道那些以为自己吃定了这只肥羊的人有多惨,那个小女娃也有些古怪,明明怎么看都只是金丹初期的实力,但不管是金丹期、元婴期、出窍初期的修真者,只要一与她交手,竟然一个个的都被她活生生给累趴下了,到最后倒是没受什么伤,但动弹不得之余竟然被几个筑基期的小家伙搜身,只要有点价值的东西都给搜刮得一干二净”

    这些话对旁听的修真者们来说,无疑是很难取信于人的,跟着就有人提出了质疑。

    “一个金丹初期的小丫头,能让出窍期的前辈也折在了她手上?”一名年约三十显得风姿绰约的女修一脸不信地问道。

    中年男子显然也是有所准备的,听了质疑也不急,压低声音说了一个名字出来。

    “这位前辈也去了,结果与你嘴里的小丫头缠斗了三天三夜啊,直到手里能补充灵气的丹药都给吃完了,也没能碰到那小丫头的衣角,最后累得浑身提不起一丝灵气,还被四个筑基期,不对,是三个筑基期一个金丹初期的后辈连身上那件防御法袍都给扒了!”

    中年男子说出来的那个名字,是一位成名已久的强者,早在四十年前就已经晋升到了出窍初期。

    这样的前辈,当然不会有人敢拿他的名字来开玩笑,这中年男子也不过是金丹中期的修为而已,就更不敢乱说话了。

    因而,众多听热闹的修真者们,跟着就信了个七八分。

    不过

    “那丫头果真如此古怪?”

    又有人问道。

    这样画风清奇的女修,虚灵境里往前数十万年也没出过一个啊。

    中年男子万分肯定地道:“那当然了,要不然能有黑手魔女这个称号传出来?你们不知道,那位前辈被人给扒光了之后好歹是没有遇着什么危险,等到稍微恢复了一些之后,就直接回了宗门闭死关,据说是不突破到出窍中期绝不出来呢!”

    众人于是都了然地点头。

    看来,这是真的丢脸丢狠了。

    一时之间,众人便都念叨着“黑手魔女”这几个字,继续听着中年男子眉飞色舞的讲着那位黑手魔女是如何既不杀人也不伤人,却给人造成厉害百倍的心灵伤害的。

    凤至像是在听说书一样,津津有味的听了好一会儿,一点也不在乎自己新得的这个名号是不是有些不好听。

    等到中年男子终于意犹未尽的将自己知道的都说完了,凤至才颇为赞许地拍了拍他的肩,“大叔,你这口才将来就算是去酒楼里说书,那也是绝对不愁没饭吃的!”

    中年男子有些得意。

    不过,看到说这番话的人是凤至这个小丫头,跟着就瞪了凤至一眼,“你这小丫头,没大没小的,这也是大叔我呸呸呸,是大哥我脾气好,换了个脾气差一点的,都能狠狠教训你一顿!”

    凤至耸了耸肩。

    她觉得,她也是个脾气好的。

    否则,就凭这中年男子当着她的面说她是什么黑手魔女,她就能直接拧了人的脖子。

    然后,凤至突然伸出自己白白嫩嫩的手双,摊在了中年大叔的跟前。

    大叔一脸的茫然。

    凤至于是有些无奈,就像在看一个智商上有所欠缺的二傻子一样,问道:“大叔,你看看,我的手黑不黑?”

    中年男子闻言先强调了一下,“你这小丫头瞎喊什么呢,大哥还年轻着呢,怎么就喜欢管人叫大叔呢?”

    之后,他看了凤至那双手一眼,“你的手当然不黑了。”

    说着话,他眼里还有些隐隐的同情。

    凤至不用猜都能知道中年男子现在在想些什么,一定是“这丫头小小年纪眼神儿就不好使了”这样的念头。

    她于是又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既然我的手不黑,那大叔你显然叫错外号了!”

    中年男子的脑子有些不够,又低头看着凤至那双手,怎么也没将这两者联系到一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