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44章  炉鼎

    凤至脱离了众多修真者的包围圈,回过头来看了好一会儿的戏,这才悠哉游哉的一路回了东阳城。

    从她离开也有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云霞四人这一个多月来过得怎么样。

    不过,凤至离开之前给云霞四人留下了一笔灵石,想来他们总也不能委屈了自己才是。

    凤至都已经开始盘算起来了,这次从东阳城离开之后,又要往哪里走,是继续在东大陆四处闲逛,还是去另外三个大陆走走看看。

    只是,她的这份悠闲,随着她越发的接近之前她所住的那个客栈,也就越发的因为某种莫名的气息而被凤至下意识的收敛起来。

    凤至手里不缺灵石,因而在选择客栈时直接就选了东阳城里最好的这一家。

    这家客栈的主人是一位元婴期的修真者,这位修真者虽然有元婴期的实力,但受限于资质,不仅再无可能往前进一步,而且寿元还眼看着不多,也是想着在寿元将近之前好好的过过悠闲的生活,这才会在东阳城开了这家客栈。

    虽然这位修真者寿元将近,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要坐化,但这东阳城可没有人敢轻忽于他。

    真要是惹急了他,人家一个本来寿命就不长的人,真要拼起命来又有几个人能拦得住?

    所以,在东阳城里,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间客栈里找麻烦。

    可现在

    凤至站在客栈外,微微皱着眉。

    这时正是傍晚,本来应该是客栈里人流量最多的时候,但就凤至所见,客栈里却显得冷冷清清的,大堂里没有一个食客,更没有人往后面的客房里走,就是原本一直站了个炼气期小二的柜台那里,这时也是空无一人。

    若是仔细听,还能从客栈后面的院子里听到一阵喧哗声。

    这是怎么回事?

    修真者的直觉是非常的灵验的,凤至虽然不知道客栈里这是发生了什么,却下意识的察觉到了,客栈里发生的事必定与她有关。

    便在这时,凤至就听到了客栈后院里传来一声让她极为熟悉的怒吼。

    “你们有种就冲着我来,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云川的声音。

    中间还夹杂着云烟和云霞的惊呼与啜泣。

    凤至的面色跟着便是一冷。

    她衣袖一拂,下一刻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就已经在凤至在客栈里包下的那个院子里了。

    就见一群穿了统一的白色衣裳,只在袖口处有不同标记的年轻修真者,在一名须发皆白,容易给人仙风道骨平易近人这样印象的老者的带领下,站到了云霞四人的对面。

    那名老者显然不像他给人的印象那样温和,这时正冲着云霞四人挥了挥手,然后就有几名白衣弟子从队列中走了出来,朝着云霞和云烟两人那边冲了过去。

    这些白衣弟子修为最低的也有金丹初期,云霞几人不过才筑基期,又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只一瞬间,云霞和云烟就毫无反抗能力的被制住了。

    云川和云舟看得睚眦欲裂,但他们同样被两名白衣弟子拦住了,竟是一点挣脱的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云霞和云烟被几名白衣弟子押到了那老者的跟前。

    那老者冷冷打量着云霞和云烟,就像是在看一块待他宰割的疾风猪肉一般,然后面色冷然地转向了云川和云舟,“老夫的耐心有限,说出凤至的下落,老夫留你们全尸,否则”

    老者冰冷的视线从云霞和云烟脸上划过,让两人忍不住浑身发颤。

    “否则”他接着道,“你们应该知道,像她们这样身具灵根的炉鼎,多的是邪修喜欢”

    这话才说完,平时话最少的云舟就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吼道:“老匹夫,你敢!”

    炉鼎。

    在修真界,这绝对不是一个好词。

    对于女修来说,这更是一个让她们既厌恶又恐惧的词。

    修真其实是一条大道,但总有些修真者会嫌弃这样按部就班的修炼成效太慢,因而会想尽了法子的研究怎样才能花最少的时间,用最少的努力,来达到最快的修炼速度。

    采补,这就是其中一种。

    有些邪修会刻意抓了女修来,通过采补之法将女修的所有修为能吸为己用,从而达到快速提升修为的目的。

    而那些被采补过的女修,轻则修为倒退灵根受损,重则殆命黄泉。

    此前的虚灵境,不知道有多少女修被采补之后随意扔了出来,让人见着了她们的凄惨模样,是以,对女修来说,就算是死了,那也是要比被人抓去采补要来得好的。

    那些被采补了女修,她们就被邪修们称作是炉鼎。

    也所以,云霞和云烟听了这两个字才会如此害怕,云川和云舟听了则会这般愤怒。

    他们四人自从入了风云宗之后,就因为意气相投而生活在了一起,虽然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却是真正的拿了其他人当作是亲人来看待的。

    有人当着他们的面要对自己的亲人做出这样恶毒的事,云川和云舟连要生撕了那老者的心都有了。

    不过

    无论是云霞和云烟的恐惧,还是云川和云舟的愤怒,对老者来说都是无足轻重的。

    在这个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的世界,一个弱者的愤怒,甚至都不能让老者多看云川和云舟一眼。

    听了云舟的怒吼,老者甚至还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你们俩也不要急,邪修里也是有女修的,她们一样喜欢采补他人。”

    云川和云舟恶心得直想吐。

    被采补,无论是对男修还是女修来说,都是一件让人无法忍受之事。

    “你做梦!”云川恨声道。

    然后,四人对视了一眼。

    他们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早就已经培养出了默契,只这么一眼,就让他们看出了彼此的决心。

    他们实力不济,不能从老者和这些白衣弟子手里逃出去,但他们总有能力决定自己的生死,若真到了最糟糕的时候,他们宁愿死,也绝不会让自己被那些邪修采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