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36章  是个狠人

    龙纤纤立即就看出了江旭的想法。

    她在心里呕了一口气,只差没气得吐出血来。

    要说龙纤纤会在这时候将凤至咬出来,那也不是信口雌黄的。

    女子,出窍期的修为,身边还带着几个修为不高的小喽罗,打从龙纤纤第一次见着凤至以来,她可不就是这样的么?

    而且,龙纤纤在东林拍卖行里与凤至起冲突,那是在东岳城发生的事。

    东岳城,离着东来城可是很近的,时间上也与东来城里的剧变对得上。

    再则,出窍期的修真者,这又不是什么萝卜白菜一抓就能一大把,这几样都能对得上号来,那个凶徒不是凤至又是谁?

    但龙纤纤说了不算啊,谁叫江旭现在压根儿就不信她说的话呢?

    不过,话都已经说出口了,龙纤纤自然不会收回去,于是仍指着凤至强调道:“少宗主,你若是不信大可以查一查这个凤至的来历,有着出窍期修为的女子,这样的人必定不会多,只要随便一查,也就足够让她露馅儿了!”

    龙纤纤现在已经放弃了要从江旭这里逃出去的想法。

    但是,反正她自己是要倒霉了,趁着现在拉个垫背的似乎也不错。

    这种自己不好,就恨不得别人也不好的心态,不得不说是有些变态的。

    江旭于是又看向凤至。

    他现在虽然是不相信龙纤纤了,但他也不得不承认龙纤纤说得很对。

    凤至的实力江旭虽然不能确定,不过从她敢孤身一人闯进这洞府里来,在进入洞府时又领先了所有人不只一筹,这些细节就可以看出来凤至的实力指定是比其他人都要高出一截的。

    说她有着出窍期的修为,倒也确实可信。

    有出窍期修为的女子,而且近期还活跃在离着东来城不远的地方,凤至确实值得怀疑。

    那么,到底是不是她呢?

    江旭在心里暗暗思忖。

    凤至都没让江旭思考多久,就直接朝着江旭摊了摊手,“你也不用再想了,贺非确实是我杀的。”

    听到凤至竟然这样直接的就承认了,无论是江旭还是龙纤纤都颇为吃惊。

    凤至看戏正看得高兴了,这时见江旭和龙纤纤都只顾着吃惊了,好戏却是没有了进展,又哪里能高兴得起来?

    她朝着江旭挥了挥手,“江少宗主,你也不用看我了,是我做的我都已经承认了,咱们之间的恩怨稍后再说,现在你还是赶紧解决一下龙纤纤的事吧,这个女人不仅辜负了你的情意,还因为心里那点心思就朝着江少宗主下毒手,江少宗主你现在都已经将龙纤纤抓到了手里,又准备怎么收拾这个女人?是直接一把捏死她,还是让她受尽了折磨之后再杀了,再将她的元婴抓来做个小宠物天天折磨着玩儿?”

    凤至一脸的好奇。

    江旭一阵沉默。

    这明明是他的事,为什么凤至表现得比他还要积极些?

    不过,听凤至这样一说,江旭倒也真的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龙纤纤身上。

    他与凤至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怨。

    贺非虽然是元婴长老,但在东来宗的地位也并不高,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被派遣到东来城去做城主了。

    对于修真者来说,提升自己的实力以证大道,这才是最重要的事,只有那些确定了在修炼之途上再难更进一步的人,才会去管着那些俗事。

    就比如贺非。

    事实上,贺非死了对东来宗也没有什么影响,顶多也就是再往东来城派一个城主去。

    只不过,贺非既然做了东来城的城主,怎么说也是代表着东来宗的脸面,现在有人直接将他抹杀了,这也叫东来宗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东来宗上下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江旭对此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

    因而,他倒也没有因为凤至承认了贺非是她杀的,就对凤至有什么仇恨的心理。

    凤至算不上他的仇人,但他与龙纤纤之间的恩怨,那可就海了去了。

    所以,是先将龙纤纤收拾了,还是先去找凤至的麻烦,让龙纤纤在旁边渔翁得利,江旭都不用多想就有了答案。

    “看在我们好歹也是好了一段时间的,我也不会如何折磨你,不过,你既然这么想从我身边逃离,好过回以前那种众星捧月的日子,那我就如凤至所说的那样,将你的元婴拘在了身边,让你时时都只能呆在我身边好了”

    龙纤纤一脸的不敢置信。

    她认识的江旭,是个虽然出身极好,但性情却非常温和,也称得上非常善良的人。

    可现在

    这个不仅能狠下心来对她下杀手,还放言要将她的元婴拘在了身边折磨的人,还是江旭吗?

    龙纤纤然后又极为怨恨地看向凤至。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就连江旭,若不是得了凤至的提醒,又怎么能想出这些折磨人的法子来?

    而在龙纤纤瞪向凤至的时候,江旭已经将以前对龙纤纤的所有情愫都压在了心底,只目光冷然地看着龙纤纤,玉尺再挥了几下,那只囚禁着龙纤纤的牢笼就开始一点点的缩而身处这牢笼之中的龙纤纤,也因为牢笼的缩小而一点点感受到了身体受到挤压的痛苦,后来甚至痛得那张绝美的脸蛋儿都变形了。

    在这玉尺的力量形成的牢笼之中,只要龙纤纤的力量并不能突破牢笼所能承受的上限,那么江旭对于她来说就是无敌的,她就算再怎么反抗,也不仅不能突破这牢笼的限制,还对江旭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于是

    龙纤纤就在凤至和江旭那冷然的目光之中,一点点的被玉尺牢笼挤成了

    一团模糊的,叫人再也看不出她从前有多美的

    血肉。

    凤至看到最后,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瞧瞧,长得再怎么美,到了这种时候不也就是一团血肉?”凤至道。

    说着话她还看了江旭一眼。

    江旭也不愧是东来宗的少宗主,虽然是个痴情种子,但真要下了狠心,也是个狠人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