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92章  不要再回来了!

    交代完之后,凤至就跟在贺非的身后去了贺家的宝库。

    贺非在东来宗的长老之中实力属于最弱的一个,但若要论家底的丰厚程度,做了这么多年东来城城主,不知道搜刮了多少好东西的贺非却是叫别的长老拍马也赶不上。

    因为好东西太多了,贺家的宝库自然也就建得格外的牢固。

    宝库修建在城主府正下方,在地面往下大概两百米左右的地方被人为的挖出了大概五六亩的面积,高十余米的这样一个大洞,为了以防止有人通过土遁找到宝库的位置,贺非还将整个洞的洞壁以及地底都用质地极为坚硬,还能隔绝法术的玄钢玉铺了一层。

    说是固若金汤也不为过了。

    而这巨大的宝库里,各种各样的宝物往往散发着重重的宝光,因为数量太多,都没有被分门别类的放置,而是随意的就堆在了一起,堆成了一堆又一堆的宝山。

    这可是真正的宝山。

    凤至得到了师门的传承,后来又找回了五行宗的洞府,她手里也是有许多的好东西的,但是比起这个宝库来说,那就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因而,看到这宝库里面宝光四溢的情景,她眼里也是有些惊叹的。

    贺非见状心里便是一喜,面上却是更加殷勤了,“前辈,这就是贺家的宝库所在了,前辈尽管从这些东西里面挑,只要能叫前辈消了气,晚辈就算是将这宝库拱手相送也是值得的。”

    凤至闻言一扬眉,“哦?真的吗?”

    贺非一愣,然后连忙点头,“前辈,晚辈所说的一切都是心里话,再真不过了!”

    只差没有赌咒发誓了。

    凤至闻言笑了笑,她突然说了一句叫贺非不怎么明白的话,“你知道吗,原本我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现在,我却完全心安理得了。”

    贺非不知道凤至所言何意。

    这么一愣的功夫,凤至手一扬,直接就掐住了贺非的脖子,再将他往那宝光四溢的宝库中间一扔

    “啊!”

    贺非满脸的惊恐。

    他不知道凤至是怎么发现他的阴谋的,这里面有着什么,他这个做主人的当然是再清楚不过了,若是真的被扔到里面去,那

    贺非想要挣扎。

    但这时他才发现,凤至先前在他脖子上的那一掐,竟然不知道如何就将他所有的实力都给制住了,换句话来说他现在就是个没有实力的普通人,就算意识上再怎么想要摆脱这一直往下落的境况,但实际上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点点接近那些宝物。

    轰!

    贺非重重砸在了那些宝物中间。

    然后

    眼前这满眼都是宝光的情景突然就是一阵变幻,那满地的宝物更是突然就化作了一张大,直接就将贺非入了其中。

    这还不算完。

    在这张大将猎物进其中之后,这宝库之中倏地一暗,原先那些宝物顷刻之间就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同样大的空间里,一只又一只装满了灵石的大箱子,以及一个个放置满了宝物的多宝阁。

    这才是宝库的真实模样。

    先前那些,只不过是贺非的机关特意展现给人看的幻象而已。

    只不过,贺非没有想象到的是,他的阴谋没有算计到凤至,倒是先叫凤至察觉到了,最后原先的手段却是直接作用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那张将贺非住了之后就一点点的在收缩,到后来那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绳更是全都深深嵌进了贺非的皮肉之中,因为勒得太紧,贺非的身上都开始承受不住那样的压力,一点点的渗出了鲜血来。

    而那绳在吸收了贺非的血液之后,竟然就开始有意识的主动开始从贺非身上吸血,甚至绳子上还因为吞咽鲜血而时不时的就鼓起来一下

    这模样,怎么看都叫人觉得诡异。

    贺非忍不住惨呼出声。

    “前辈,前辈,晚辈错了,求求前辈大人有大量不要与晚辈计较,晚辈再也不敢了”他涕泪齐下的开始求饶。

    着贺非的这张,是贺非当初花了极大的代价才从一名高级炼器师手里换回来的,只要落入这张之中,化神期之下是绝对不可能挣脱出来的。

    贺非做了这么多年的城主搜罗了大量的宝物,若是没有这样的东西守着宝库,他又哪里能放心?

    他会这样配合的带着凤至来宝库,可不是真的想要凤至从宝库之中选宝物以将这件事揭过,而是根本就是存了要将凤至擒下的主意。

    只是最后却因为凤至早有所觉而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而已。

    凤至冷眼看着贺非在那绳的吸血之下整个人开始一点点的变得衰弱,甚至连容貌也跟着一点点现出老态来,却是半点也没有回应贺非的求饶。

    这样,只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样子,贺非整个人就已经没了声息。

    再然后

    就见从贺非的身体里跳出一个只比凤至的手掌要大上一些的小娃娃,那小娃娃分明就生着与贺非一模一样的容貌。

    元婴!

    这就是贺非的元婴了。

    这小小的元婴极为怨毒地看着凤至,“我还会回来的,东来宗一定不会放过你!”

    话说完就化作一缕轻烟往外面飞射而去。

    不过

    凤至又哪里能放任贺非的元婴跑了?

    对于元婴期以上的修真者来说,就算肉身死亡,只要元婴尚存,也都是可以存活一段时间的,若是在这段时间能好运的碰到刚刚死透,又与自己契合的肉身,就能借着肉身重生,甚至还能重新修炼。

    有那狠毒一些的人,更能借着元婴夺舍。

    所以,真要任贺非的元婴跑出去,那也算是一个隐患了。

    凤至当然不会任由这样的情况发生。

    所谓斩草除根,既然已经是敌人了,那当然就要做得更绝一些。

    所以,贺非的元婴才飞出一段距离,就撞在了一层坚固的结界上,倒飞了好长一段距离才好歹是重新站稳了。

    “你还是不要再回来了。”凤至淡淡地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