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88章  天雷入体

    纵是劫雷,亦不能叫她有任何的屈服!

    这是凤至的信念。

    在这样的信念之下,凤至这次竟然完全放开了对身体的所有的保护,让这最后一道也是最强的劫雷完完全全的劈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这劫雷是劈在凤至的身上,但其中的力量却分明就像是直入她的骨髓与灵魂一般,那突如惹来的剧烈疼痛直叫紧咬着牙的凤至瞬间就尝到了从牙龈根处传来的阵阵血腥味。

    这样的疼痛,若是换个人只怕早就已经晕过去了。

    但凤至一直强撑着,让自己以着绝对的清醒体会着这样的疼痛。

    不仅如此,在身体几乎要因为劫雷而彻底崩溃的时候,凤至不仅没有想着怎样吸取外界的灵气来修复自己的身体,好让自己的身体能在这劫雷的肆虐之下抵挡得更久一些,她反而放开了所有的防御,开始试着将那肆虐的劫雷一点点的吸收到自己的身体里。

    “她疯了!”

    一直看着凤至渡劫的贺非,这时候终于忍不住惊呼出声。

    其他人看得有些莫名,于是便都看向贺非。

    贺非倒不是故意要给谁解释,他只是太过震惊了,震惊到他都忍不住碎碎念起来,“引天雷入体,以天雷之力淬炼己身,有一定的几率可以成就天雷之体,但是那样的几率与自寻死路也没有什么差别了,这真是个疯子!”

    说到后来,贺非都有些歇斯底里了。

    听完贺非的解释,其他人的嘴便也都张得大大的。

    世人害怕天雷都来不及了,就算知道若真的能将天雷之力纳为己用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好处,但又有几个人敢冒这亲的风险?

    就算真有人敢冒这样的风险,他们的身体又能不能支撑这样的惊人之举?

    可别还没来得及炼化引入体内的天雷之力,就先在天雷之力之下化作了飞灰!

    修真不易,修炼到元婴期更是不易,若死在了这里,那也太叫人可惜了些。

    当然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凤至到底能不能完全成这样的壮举,成功引那天雷之力锻体,并在这天雷之力的肆虐之下保全自身。

    所以人都拭目以待。

    凤至这时其实正在骂娘呢。

    她会试着将天雷之力纳进自己的身体里,其实也是受了之前在那空间通道里吸收领悟到一些空间法则之力的启发。

    既然空间之力都能被吸收,那还有什么是不能吸收的?

    说不定,还能从这天雷之中吸收到天雷之力,从而让她以后可以再也不用畏惧雷劫了?

    这时的凤至还没有想过,到了出窍期之后,雷劫其实是还是其次,再要突破时最难过的还是心魔劫。

    当然了,心魔劫的问题现在还并不在凤至的考虑之中。

    这天雷果然不愧是叫修真者谈之而色变的,其中蕴含的力量极为暴虐,凤至才试着引了那么一丝丝到筋脉之中,那狂暴的力量就在凤至的筋脉之中爆发出来,直接叫凤至的筋脉都差点因此而尽碎。

    不过

    让凤至觉得惊喜的,却是当这缕天雷之力彻底爆发了,她的筋脉受到损伤之后,那缕天雷之力竟然就变得彻底的温驯了起来,而且随着天雷之力在受创的筋脉之中流动,原先受损的筋脉竟然就这样一点点的修复了起来,而且修复之后的筋脉明显还比先前要坚韧了许多。

    还能这样!

    凤至大喜过望。

    这样说来,只要她每一次引进来的天雷之力能够被她的筋脉承受住,那她就可以用这样的方式一点点的将那些天雷之力完全蚕食了。

    有了这样的认知,凤至哪里还会犹豫,跟着就再引了一缕天雷之力入体。

    爆发,修复,强化

    就在这样的循环之中,所有人都能明显的感觉到,原本在凤至身上不停肆虐的天雷之力,竟然在一点点的变弱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凤至原本在劫雷之下受创极为严重的身体,不仅伤势有了明显的好转,而且就连她的身体,竟然也开始有了天雷的气息。

    她是真的成功将那天雷之力转为了己用?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样的事,他们以前只是在传说之中才听说过,甚至有的人连在传说之中也是没有听说过这样离奇之事的,但现在他们还亲眼就见着了这样的疯子。

    或者说

    是天才?

    疯子或者天才,众人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给凤至下个怎样的定论了。

    时间就在凤至一点点的转化天雷之力中渐渐流淌而过。

    等到凤至将最后一缕天雷之力吸收殆尽的时候,距离她渡劫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天十夜。

    这十天里,跟着劫雷找到这里来的人可并不少。

    若是放在以前,东来城的修真者们怎么也会给身为城主的贺非留些面子,绝对不会轻易的闯进城主府来,但现在可是有着大能正在渡劫,而且渡的还是突破到出窍期的雷劫,这些修真者们自然都忍不住要进来围观一下。

    劫雷难渡,这是所有人的共同认知。

    是以,虚灵境的修真者在决定要渡劫之前,总会花上很长一段时间来准备,之后更会寻一处人迹罕至不会轻易受到人干扰的地方来渡劫。

    就算成功渡劫了,也绝不会有人将自己的经验说与他人听。

    而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位前辈在这闹市渡劫,这些修真者们又哪里能不好好观摩一番?

    说不定,他们现在看到的,将来就会让他们在渡劫之时多出一成生机?

    所以,这几天以来,东来城里的元婴修真者几乎都围到了这个院子外面。

    凤至极为满足的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外面那么多双眼睛眼巴巴地盯着自己的场景。

    “哟嗬?”凤至看向贺非,“怎么着,上回找了三个帮手还不够,这次干脆就找了这么多来?”

    其他人都有些莫名。

    但是,他们都听懂了一些。

    所以说

    这位在城主府渡劫的前辈,与城主贺非不仅没有什么交情,反而还是有仇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