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84章  以一敌三

    凤至看着那几人倒成一团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笑,“你们不要急,反正谁也跑不了的,一个一个的慢慢来”

    这时贺非几人已经重新站好了。

    他们都觉得面上无光。

    堂堂元婴期的修真大能,竟然在这些小辈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糗,要是这些事以后经由这些人之口传了出来,那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可言?

    “无知小儿,竟敢口出狂言!”

    那三人厉喝一声,然后也顾不得什么不能以大欺小了,当即就各出手段朝着凤至攻了过去。

    这三人在一起修炼已经有许多年,彼此之间也是练过配合之道的,因而虽然同时出手,却也一点都没有将彼此牵制了,反而还配合得极为精妙。

    其中一人显然修炼的水属性的功法,手中的剑才朝着凤至这边划过来,就有带着淡蓝波光的水气朝着凤至这边围了过来,那水光极为清澈,这样层层叠叠的外围过来,看着其实是非常美的。

    第二人则飞到了空中,直接以神识驭剑斩向凤至,以牵制凤至的注意力。

    最后一人的长处大概是身法,整个人几乎化作了一缕轻烟,不断绕着战圈打转,寻着机会就毫不犹豫的发动攻击。

    三人配合在一起,就是凤至也忍不住轻“咦”了一声。

    虽然有些惊讶,但凤至却是没有任何的惧色的。

    这些人还配不上叫戮仙剑出鞘,凤至甚至都不耐用武器,干脆就空着一双手迎向了三人。

    虽然是空着手的,但凤至这双手却是不下于三人手上的武器的,她的手本就白皙,在有了灵气的输入之后更是渐渐泛着玉色的光芒,偶尔与那三人的武器相触时,竟然还能发生金铁交鸣的声音来,还震得三人拿着武器的手都有些发麻。

    其中一人见他们三人如此配合都不能将凤至怎么样,也有些急了。

    他想了想,从储物袋里拿出几粒种子来扬手就洒在了院子里。

    那些种子仿佛有自己的灵性一般,才触到了地面就钻进了土里,然后破土、发芽、长成一根根大概有成人手腕粗细的藤条,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事。

    那人见这些藤条长成,面上微有得色,然后手上捏了个手印,再朝着凤至那边一指,“去!”

    一根根手腕粗细的藤条闻言就像受过训练的士兵一般,整齐划一的朝着凤至那边挥了过去,带出极为凌厉的呼啸声。

    凤至扬了扬眉。

    倒是遇到了个修炼木系功法的人。

    不过

    作为一个控火如吃饭睡觉一样简单的丹师,凤至会怕这些藤条?

    她只微微冷笑一声,手上打了个响指,只听“啪”的一声响,然后就有一簇苍白的火焰出现在凤至的指尖上。

    瞅准那些藤条的来处,凤至将手上的火焰往那些藤条上轻轻一弹。

    颜色有些怪异的火焰才一落到那些藤条之上,瞬间就蔓延开来,而那些藤条在火焰的灼烧之下,甚至没有坚持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就乱了章法,不仅像是蛇一般在地上扭曲着翻滚,还发出了极为尖利的“嘶”这样的声音,直听得人浑身发麻。

    火克木,更何况凤至的火还不是普通的凡火,而是她自己修炼出来的真火再融合了凤族的凤凰火,用来对付这些并没有灵性,只是被人操控的藤条,简直不要太轻松。

    修炼木系功法那人见状傻了眼。

    就这么一愣的功夫,凤至就已经找到了他的破绽,又是一朵火焰弹过去,苍白的火焰直接就将那人包裹了进去。

    “啊,啊”

    院子里顿时就响起了这人的惨叫。

    等到他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将火扑灭时,整个人已经被烤熟了一半,就算还留着口气,却也没有了再战之力。

    三人去了其一。

    修炼了水属性功夫的那人却眼中一亮。

    在他看来,凤至既然手里有这样厉害的火焰,想来也是修炼的火属性的功法,那他这水属性的功法岂不是正好就能克制住凤至?

    这样兴奋的想着,于是灵气狂涌,两条水龙平空出现在空中,带着淡蓝的光芒,直接就朝着凤至俯冲而下。

    凤至唇角微微一勾。

    她脚下轻轻一点,整个人就已经腾空而起,直接就落到了其中一条水龙的背上,先是朝着另一条水龙招了招手,直接将那条水龙抓到了手里,再不知道怎么随手画了一个圆,原本威风凛凛的水龙就被凤至重新变回了一个巨大的水球。

    白皙小巧的手托着那个大水球,再往其主人那边一丢。

    轰!

    大水球就像是炮弹一样轰在了那人身上,带给他一记重击的同时,也让那人变成了个落汤鸡。

    凤至扬手朝天一指,再朝着那落汤鸡那里作出一个“斩”的手势。

    下一刻,就有一道狰狞的深紫色雷光从天而降,直接就劈在了那落汤鸡的身上。

    噼哩啪啦

    众人只听得一阵电光四溅的声音,本就浑身湿透了的那人顿时就被电得抽搐不止,眼看着也失去了战斗力。

    凤至的目光落在她骑着的这条水龙上,然后直接扬起拳头朝着身下的水龙一拳挥下。

    哗!

    水花四溅,原本的水龙不复存在。

    还剩下最后一人了。

    最后那人大概是修炼的金属性的功法,手里的长剑闪着熠熠的寒芒,更携带着无匹的锋锐之气。

    只不过,他的剑就算落在了凤至的手上,也没能在凤至白皙如玉的手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就好像他刺中的不是一双手,而是什么最为坚硬的东西一般。

    凤至干脆就不用什么花样了,直接以手将这人的剑捏在手里。

    这人原还一喜,下意识的就想或刺或收,以为总能叫凤至受些伤。

    但是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等到他发现自己的剑就像是长在了凤至的手里一般,任他是刺还是拔都没有任何的作用,这才苦了一张脸。

    凤至冲他笑了笑,“你看看他们俩现在的样子,说说看,你想怎么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