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80章  是我呀!

    凤至可没有管那么多。

    要不是现在还顾忌着龙衍的状况有些不好,她只怕早就已经大闹城主府了。

    过了好一会儿,见龙衍将自己渡过去的灵气都吸收了,比起先前也有精神了些,凤至总算是松了口气,然后就从空间里取出几枚回灵丹喂了龙衍服下。

    修行之人,不管是人还是别的种族,在重伤之时总会凭着本能吸收外界的能量以弥补自身的,但方才龙衍都不能自主的吸收灵气了,可见他伤得有多重。

    要不是凤至及时找到他,再给他渡入灵气,很难说再耽搁下去龙衍会怎么样。

    一想到方才所见,贺霏儿拿了东西去戳龙衍,她的丫鬟将龙衍随意拎在手里的样子,凤至就愤怒得想要杀人。

    看她们那模样就知道,别看贺霏儿大张旗鼓的拿了培婴丹出来,但龙衍被贺霏儿捡回来之后,指定是没得到什么好待遇。

    凤至的眼里渐渐带了杀气。

    这杀气渐渐凝成实质,随着凤至看向贺霏儿时,一起向着贺霏儿扑天盖地的压了过去。

    贺霏儿虽然有天才之名,但从小就被娇宠着,就算是外出游历也是有大批高手在旁保护着,真正与人争战的经验是极少的,又哪里能承受得住凤至的杀意?

    不过这么一瞬间的功夫,贺霏儿脸色就又白了几分,原本伤势就未全好,这时更是又再吐出一口血来,神情萎顿至极。

    她的眼里甚至含着对凤至的恐惧。

    她是真的感觉到了,凤至的杀意没有任何作假的意思,凤至是真的想杀了她。

    察觉到这一点,贺霏儿再不敢有什么侥幸,手上一用力,就将打从第一次吐血之后就悄悄扣在掌心的一枚玉符捏碎了。

    凤至其实知道贺霏儿在做小动作。

    她只是没有理会而已。

    先前她会选择低调行事,只是因为并没有确定贺霏儿捡到的到底是不是龙衍,召集既然已经确定了,又亲眼看了龙衍在贺霏儿手里受了什么样的折腾,那她与这城主府就已经结了仇。

    既然如此,又何妨让贺霏儿将贺非也引出来?

    一个元婴初期又没有了进步空间的贺非就能成为东来城的城主,想来元婴期的修士就是在这虚灵境也不是随处就能遇到的。

    凤至现在是元婴后期,再加上她强悍的战力,本就能称得上是同等级之内无敌手的,又如何会畏惧于贺非?

    正好,还要好好与他们算一算龙衍这笔账!

    所以,凤至任由贺霏儿捏碎了传讯的玉符,自己只看着龙衍,直到龙衍将那几粒回灵丹的药效全部吸收,身上细碎的金色鳞片也开始慢慢恢复了光泽,凤至心里的担忧才又散了一些。

    虽然不知道龙衍还要养多久才能恢复人形,但只要有好转就是好事。

    想到当时龙衍全力将自己护在怀里,自己却受了这样重的伤,凤至心里便酸酸胀胀的,更因此而对贺霏儿更痛恨了一些。

    凤至从来都是个知道投桃报李的人,更不愿意欠人人情,若是贺霏儿捡到龙衍之后多些善意,她绝对不会吝惜于用自己手里的东西来表达她的谢意,但偏偏贺霏儿不仅没有善待龙衍,还将他折腾成了这副模样

    微微眯着眼睛,凤至眼里泛着冷光。

    就在这时,站在凤至身后的云霞四人张得大大的嘴巴总算是合了起来,四人面面相觑地互视一眼,然后云霞轻轻扯了扯凤至的衣裳,结结巴巴地问:“凤至,这,这”

    话都不会说了。

    凤至对云霞四人的观感极不错,因而就算这时心情不好,在看向云霞四人时眼神也仍渐渐柔和了下来,“抱歉骗了你们,不过我当时可是说过的,我从那座山上下来,是你们自己不信。”

    云霞四人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他们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凤至确实是说她从黑罡峰上下来的,是他们自己不信,还一厢情愿的认定了凤至就是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甚至放言说要保护凤至

    现在想想,他们都替自己觉得害臊。

    所以

    当时摘九叶芝的时候,那条守着九叶芝的银蛇之所以会突然离开,必定也是因为银蛇打从本能的察觉到了凤至的危险。

    他们连一条蛇都不如。

    云霞四人都有些沮丧。

    凤至被他们的表情逗得有些乐,正想再说些什么,面色突然就是一变,然后抬头往一个方向看过去。

    其他人都不知道凤至这是怎么了,便都下意识的跟着往那个方向看过去。

    凤至冷哼一声,“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倒是来得正好。”

    话说完,她伸出食指在盘在她手腕上的龙衍身上轻轻抚了抚,同时在手腕上布下一个小范围的结界,以保证待会儿就算她与人打起来,也绝不会叫龙衍受了伤。

    才做完这一切,就见这院子正门的方向,一人驭剑而来,即使这是大白天,那剑光也在空中拖出了一条长长的流光。

    只从这人驭剑而行的速度,就能看出他心里的急切。

    一声呼啸之后,这人倏忽自空中落下,停在了院子正中间。

    才一落地,他就跃进了屋子里,“霏儿”

    直到看到贺霏儿虽然脸色煞白,但整个人好歹还是囫囵的,这人才总算是松了口气。

    很显然,这人就是传说中极为疼爱贺霏儿的贺非了。

    确认了贺霏儿没事,贺非的智商这才重新上了线,他凌厉的视线在屋里这些人面上一一扫过,嘴里阴森森地道:“到底是谁,竟敢伤了我贺某人的女儿!”

    贺非这人长得其貌不扬,吊三角眼,鹰钩鼻,再加上一张薄唇,怎么看都是一副刻薄绝情之相,真的叫人难以想象,这样一个人竟然会是一个极为疼爱女儿的慈父。

    这就是人不可貌相?

    不过

    想来贺霏儿身为贺非的女儿还能有了现在这样一张娇俏的脸,大概也全是遗传自她生母吧。

    嗯,话题有些偏了。

    见贺非完全没有将自己看在眼里,凤至于是伸出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实话实说,“是我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