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46章  浑身都是戏

    要是让魅语知道自己的族人现在在想着什么,她肯定会吐血三升。

    过了好一会儿,魅语才从那种不确定之中回过神来,注意到族人们神色有异,她的目光就如那利刃一般扎向凤至,胸口更是气得急剧起伏,“好一张利嘴,空口白牙的几句话就想挑拨得魅族内乱不成?难道你还想倒打一耙?”

    要不是知道自己无论是武力还是神魂都比不上凤至,魅语肯定就直接将凤至擒了再封上她那张嘴了。

    但偏偏,她的实力就是比不上凤至,所以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凤至朝她做鬼脸。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凤至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你别以为你是魅族族长,你身边还有那么多族人就可以随意往我头上栽赃陷害了,你那笛子如此厉害,方才差点儿将我的魂儿都勾出来了,我哪里还有什么余力对魅媚动手脚,分明就是你想借刀杀人!”

    “我告诉你,你可别想让我做你手里的刀!”

    说着话,凤至“委屈”得都快哭了。

    凤至的表演显然是相当成功的。

    龙衍凤来等人,以及在场的所有凤族,他们本就是站在凤至这一边的,所以这时没有任何的怀疑就信了凤至的话。

    就是那些鸾族女子,这时看向魅语时,都带了几分打量。

    鸾月更是微拧着眉头道:“魅语,你们魅族之间有什么倾轧我一点也不感兴趣,当初主动找上门来寻求合作的可是你们,难不成现在你想叫我们呆在一边看你们魅族是如何铲除异己的?”

    这番话就像是一把盐一样,直接就洒在了魅语的伤口上。

    魅族天生就会控制人心,从前魅语控制着别人做出许多并非别人本意的事之后,见着那些人清醒过后与人解释时那种百口莫辩的模样,还觉得有趣,但现在这样的事情落在了她自己的头上,她却一点也不觉得有趣了。

    那种就算是浑身长满了嘴也解释不清楚的憋闷,差点没叫魅语原地爆炸了。

    她又恶狠狠地瞪向凤至。

    要不是这个贱丫头,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

    凤至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模样,往后退了一步躲到龙衍的身后,然后探出脑袋来,“身为魅族族长,敢做却不敢当,真叫人怀疑你是怎么成为族长的,难道也是靠着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

    魅语的双瞳顿时就竖成了一条直线,樱桃小嘴一张,便是一条长长的蛇信子吐了出来。

    啧啧

    这副模样,要是被那些从前倾慕于她的人见了,只怕得被活活吓死吧。

    凤至的话还没说完呢。

    “你别以为你作出这副模样我就怕了你,就算你想杀人灭口,我也只会说真话!”然后扭头看向龙衍,眼泪汪汪地道,“龙衍,你看她,就像是要将我给生吞了一般,我好害怕”

    听到这里,那些对凤至的脾性有些了解的人,便都有些看不过眼了。

    怕?

    他们可从来都不知道,凤至的字典里还有这么一个字。

    再想想自己先前竟然因为凤至的表演而有些动摇,他们便都齐齐在心里谴责自己。

    不过

    不得不说,看戏,尤其是看这样的美人儿之间的撕大战,还真是挺有趣的。

    而被凤至寻求保护的龙衍,他将凤至挡在身后,微微往后侧着头,满眼温柔地看着凤至,还伸手替凤至将额角一缕散落的发丝压到耳后。

    “别怕,有我在。”龙衍道。

    只这么简单的几个字,却无疑透着极为振奋人心的力量。

    身为女子,能有这样一个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用身体挡在自己面前,说出“有我在”这样的话的恋人,这其实很难得。

    凤至自然也知道这一点。

    她于是朝着龙衍笑了笑。

    如果魅语有脚的话,她现在肯定已经被气得跳起来了。

    所以,这两个人压根儿就是来秀恩爱的吗?

    她再也忍不住,游动着蛇尾,正要给凤至些教训的时候,就听鸾月又冷声道:“魅语,你搞清楚主次,我可不想看你是怎么样欺压后辈的。”

    魅语一窒。

    她随后目光阴冷地回头看着鸾月。

    魅语和鸾月都是同一辈的,又都是一族之长,就算平时很少打交道,但对对方也多少有些了解,也正因为如此,魅语才会主动找上鸾月,游说她对凤族下手。

    魅族本就擅长蛊惑人心,再加上鸾月以及鸾族那时也正因为感受到了凤族有了凰族诞生,所以魅语没费什么功夫,就将鸾月说动了。

    两族联手,一明一暗,先朝着凤族下手,打凤族一个措手不及,只要灭了凤族的高层,剩下的那些凤族就不足为虑了。

    明明这计划可以算得上是天衣无缝,怎么着她们这才现身了多久,先是被识破了魅族的隐藏,然后还发生了这么些让人猝不及防的事。

    因为鸾月几次出言挤兑,魅语将鸾月也给恨上了。

    不过,魅语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将凤族的人给解决了。

    至于鸾月

    哼,只不过是些轻易就能被煽动的蠢货,等到收拾了凤族,总会轮到她们的!

    到时候,她倒要看看,鸾月有没有那么硬的骨头,总要看到鸾月在自己跟前摇尾乞怜,才能叫她彻底出了这口气!

    魅语想到这些,便深吸一口气,吩咐左右的魅族,“先将魅媚带到后面去。”

    总要等到回了魅族,才能知道魅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离得魅语最近的两名魅族闻言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那丝恐惧与忌惮,不过就算因为魅媚的下场而觉得害怕,这两人也只能低声应了“是”,然后一左一右的扶着魅媚退到了最后面。

    等到那两名魅族将魅媚安顿好了重新回到前面来,魅语才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强忍着不去看凤至,而是冷眼看向凤皇一行人,“凤皇大人,您应该听说过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不过这么几人,又被断了后路,是绝对不可能从鸾族与魅族的包围之中逃脱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