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35章  凰绯之死

    凰绯将自己这二十万年以来的感受都说给了凤至听,然后解脱般的一笑,“二十万年了,我终于不用再维持这老朽之身”

    话中的解脱之意再明显不过,她是真的不想再这样活下去了。

    凤至却突然沉默了。

    先前还没见到凰绯之时,她还曾想过凰绯是不是要交代遗言了,却没想到她只是随意那么一说,竟就猜到了真相。

    她这时对凰绯倒是多了些钦佩了。

    求生,这是任何生命的本能,凰绯靠着秘法活了这么多年,看这情况,若是她愿意,她还能再继续活下去。

    虽然实力尽去,但她是凤族所有人的祖奶奶,就是凤皇在她面前也得敬让三分,这样尊崇的生活,可不是谁都乐意放弃的。

    凰绯会请了凤至过来,其实也就是想在生命的尽处找个人说说话而已,所以她并不在乎凤至有没有回应她,只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想当初,我和凤于飞都曾以为,我们之间的感情能冲破这世间的任何桎梏,也经得起任何的考验,但事实上呢?”凰绯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之中,“事实上,就算我们有着远超人类的力量,但在感情上我们仍是凡夫俗子,更会嫉妒、会怨恨”

    “虽然当年之事因鸾凤而起,但后来的结果也说明了,我与凤于飞之间的感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般牢固”

    这才是凰绯这二十万年以来最在意的事。

    她与凤于飞在后来,既不能与对方分开,又不能与对方重归于好,只能与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这般远远看着,说到底,这也是因为他们其实还不够坚定。

    凰绯说到这里,看向凤至的目光里便多了几分的温和与希望,“凤至,你和龙衍你们很好,作为过来人,我也只希望你们能一直这样好好的走下去”

    她看着凤至,就像凤至身上有着她的希望一般。

    凤至之前一直没说话,但听到这里,却用着平淡的声音说出最坚定的话来,“不用你说,我们也会一直相伴在对方左右。”

    无论是她还是龙衍,他们都是绝不会轻易许下承诺,但一旦许下承诺就算是穷尽一生也会做到的人。

    既然他们早已将一颗心许给对方,就断不会再有任何的迟疑。

    凤至对这一点再肯定不过。

    就拿凰绯和凤于飞经历的那些事来说,若是换了是她和龙衍,龙衍压根儿就不会任由鸾凤这么一个人横在他和凤至之间,凤至也不会对这么个时时想着与自己抢男人的女人好好活着。

    所以,凰绯的话根本就是多余的。

    听凤至这样说,凰绯神情有些怔忡,然后却只释然的一笑。

    凤至不是她,龙衍也不是凤于飞,他们的情况与当初自己和凤于飞之间也不相同,自然也就不会再走上他们那条路。

    “这样就好。”凰绯含笑点头,她随即两眼放空,似是失去了焦距一般,“我支撑了二十万年,以这样的方式活下来,也就是想看着凤族挣开当初由鸾凤织就的这个牢笼而已,如今既然看到了,那我自然也不愿再这样活着”

    说到最后,凰绯的啃角含着笑。

    哪怕她现在就是个垂垂老矣的老妇形象,但因为她嘴角的这抹笑,却让人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年轻时定有着绝代的风华。

    也就在这样的笑容之中,凰绯最后闭上了眼睛,就连呼吸也跟着一点点变缓,直到

    直到,再也没有呼吸。

    凤至轻轻叹了口气。

    看着一个自己熟悉的人走向生命的尽头,即使这个人与自己的交情并没有那么深厚,但这感觉总也没那么好。

    不过

    她觉得,对凰绯而言,她大概也是求仁得仁吧。

    这样,便也就够了。

    就在凰绯闭上眼的那一刻,神木梧桐第九层上,凤梧宫那高高翘起的檐角上挂着的一只小巧的钟,却是突然无风自动起来。

    那只钟看着也就巴掌大,这样小的钟就算响起来应该也就能发出一些微弱的声音罢了,但这时却有极为悠远厚重的钟声传出,只一瞬间就传遍了神木梧桐覆盖的所有地方,也传到了所有凤族的耳中。

    只片刻,所有听到钟声的凤族人,不管在做着什么,都齐齐起身,然后闭上眼神情肃穆的默哀。

    他们的老祖宗

    走了!

    凤至原本是准备要离开的,但因为凰绯的突然离世,她便又多留了几日,参加完了凰绯的葬礼再走。

    凤族并不像人类那般讲究丧葬,说是葬礼,其实也就是将凰绯的遗体收殓一下,然后以神木梧桐的树枝所做的担架抬到神木梧桐的第九层之上。

    凤族在神木梧桐之上出生,亦在神木梧桐之上死亡。

    凤至最后看着凰绯的遗体化作莹莹光点消失在于地间,心里一时之间倒是多了几分对于生命的感悟。

    这对她来说无遗是极为重要的。

    修真者除了提升自己的实力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稳固自己的心性,只有心性意志越加强大,才能不让心魔所扰,保证自己的实力能够一直良性的增长。

    就如这次的这点感悟,就比凤至在玄武大陆上历练十年的收获都还要来得大。

    这

    大概也就是凤至的机缘了吧。

    参加完凰绯的葬礼,凤至没有耽搁,立即就去向凤皇告辞。

    说是告辞,实际上

    凤皇看着凤至摊到自己跟前的这只手,白皙柔嫩,十指纤长,看着格外的漂亮,但

    那向上摊着的手心儿,又是怎么回事?

    再听听凤至的话。

    “凤皇大人,我帮了你们凤族这么大一个忙,说是解决了你们的繁衍大计也丝毫不为过,怎么着,你们就真的要让我做白工,一个子儿都不乐意给啊?”凤至几根手指弯了弯。

    凤皇一窒。

    他发誓,他活了几万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胆敢直接朝他伸手要好处的人,偏偏,这个人还真的就是凤族的恩人,对凤族有大恩。

    额角青筋突了突,凤皇最后一脸的无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