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34章  凰绯的邀请

    而现在

    时隔二十万年之后,迎生台上,终于再次有了凰蛋。

    对凤族来说,这是何等值得他们庆幸与激动的事。

    带着这样的激动,凤皇等人亲手将那些从山洞之中带回来的凰蛋一颗颗地放在了迎生台之上,因为心怀希望,他们的表情极为虔诚。

    这,大概就是希望吧。

    凤至看着这一幕,心里倒也有些触动。

    再一个月,那些被放到了迎生台之上的凰蛋之中,终于诞生了二十万年以来的第一位凰族。

    当看到那刚刚从蛋壳之中冒出头来,浑身被蛋液黏得湿湿的,看着就像一只湿透了的小鸡仔一样的新生的凰族,那一瞬间,所有凤族都忍不住落下激动的泪水。

    当时凤至也在,理所当然的,她玉**里的凤凰泪又多了许多。

    自那之后,凤族就接二连三的有凰族诞生,凤族的气氛也越发的多了些喜悦。

    而这时,凤至已经打算领着凤来一行人回凤天城了。

    算一算,他们这次出来的时间已经有一年多,历练的目的是达到了,也见识了许多他们以前没有见识过的人与事,本来也该给他们些时间总结这一年多以来的收获。

    而且

    凤至可没有忘记,她是与龙衍说过的,要与他一起过一段二人世界的。

    心下有了决定,凤至跟着就通知了凤来等人。

    凤来等人是没有任何异议的,这次外出他们确实有许多的收获,但出来这么久,若说他们一点也不想家,那却是不可能的。

    所以,众人很快就将东西都收拾好了,只等向凤皇等人辞行。

    凤至还没去见凤皇辞行呢,就收到了凰绯的邀请。

    凰绯不是自己前来的,而是让了凤炽来传话,道是想见凤至一面,有些话想与凤至说。

    这可叫凤至有些奇怪。

    她与凰绯也算是极为熟悉了,凰绯若是想见她直接过来也就是了,她总不会拒而不见的,为什么还特意让了凤炽来传话?

    而且

    凤至总觉得,凰绯这个想见她一面,有些话想与她说的说法,隐隐倒是有点像是在

    交代遗言?

    对于已经活了二十多万年的凰绯,这样的想法大概是不太可能的,但凤至的直觉也就只给了她这么一个结论而已。

    因为心中有些好奇,凤至倒也没有推辞,吩咐了凤来等人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想了想又将龙衍也留下了。

    凰绯找她说话,大概也不会希望龙衍跟在一边听。

    终归也只是与凰绯说几句话而已。

    带着这样的想法,凤至去了凰绯那里。

    凰绯的住处也在神木梧桐的第九层之上,她虽然实力全无,但辈分却是如今这些凤族的祖奶奶级别的,若不是第九层只有凤皇才能居住,她就是第九层也是住得的。

    凤至这还是第一次到凰绯的住处,倒也好奇地打量了几眼。

    便在这时,已经走到了门口的凤炽停下了脚步,他突然朝着凤至鞠了一躬,眼里带着些沉痛,极为认真地道:“凤至小姐,虽然不知道祖奶奶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想见你,但在下请求凤至小姐,能好好与祖奶奶说说话”

    这种语气

    凤至心里一“咯噔”。

    她先前还有“交代遗言”这个想法呢,如今看来,这竟不是好想岔了,而是凰绯,真的有了什么不妥?

    到底认识一场,凤至这般想着,倒也没有迟疑,立即就进了凰绯的住处。

    凰绯这时正坐在大厅之中。

    才一看到凰绯,凤至就吃了一惊。

    她事先想过凰绯现在是遇到什么了,却怎么也没想过凰绯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凤至与凰绯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在她的印象之中,凰绯是个可以称得上风华绝代的女子,无论是容貌还是仪态都当得起这个形容。

    到现在,凤至都还记得,她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满天的金霞在凰绯的起舞之下化作一只飞凤的情景。

    可现在她眼里的凰绯

    绝世的身姿不再,倾城的容貌也不存,原本光滑而富有弹性的肌肤也失去了所有的活力,不仅布满层层皱纹,还长着叫人看得触目惊心的老人斑,还有那双浑浊的眼睛以及满头毫无光泽的白发

    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形将就木的老人。

    这怎么可能是凰绯?

    她身上哪里还有曾经凤至认识的凰绯的半点影子?

    凤至不解。

    她记得,前些日子第一位凰族诞生的时候,她还见过凰绯的,那时的凰绯看着再正常不过,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

    可现在

    大概是察觉到了凤至的震惊,凰绯轻轻笑了笑,满是皱纹的脸于是也微微动了动,倒是那双浑浊的眼睛,这时却看着明亮了些,只让人感觉到其中的温和。

    “不认识我了?”凰绯轻声道。

    就连声音,也变得如普通的老妇人那般嘶哑,全无任何从前的悦耳动听。

    若不是知道凤族不可能任由自己的族人被人调包,凤至绝对不会相信眼前这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棺材里去的老妇人会是曾经的凰绯。

    她于是点了点头。

    她确实是认不出来了。

    凰绯又笑了笑,“可是,现在这样,才该是我的真正模样。”

    凤至默然。

    凰绯已经活了二十几万年,且不说一般的凤族能不能活这么长的时间,就算是能,也确实应该是现在这副老朽的模样了。

    “当年,在他怀着对凤族的愧疚死去之后,我就发过誓,一定要亲眼看着有人能破开鸾凤的阴谋才能瞑目,”凰绯的眼里现出些追忆,“所以,我千方百计的寻了族里的秘法,用尽所有的力量维持自己的生命”

    这其实是个很痛苦的过程。

    对于拥有过力量的人来说,一朝实力尽去,只能做一个普通人,只是这样的落差有时候就能让人将自己逼疯了。

    更不用说,身边的所有人都是实力强大之人。

    而这样的日子,凰绯过了二十万年。

    如果凰绯是真的想要活得长久,这样也许还能叫她心中有所慰藉,但偏偏她只不过是想用这漫长的生命来等待一个未知的人出现,这其中会有多痛苦,大概也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