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27章  柳下惠与柳下挥

    俗话说得好,没吃过疾风猪肉,总见过疾风猪跑吧?

    凤至就是如此。

    当初在地球的时候,她的一大爱好就是追剧追,有些事她自己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也看过不少啊,虽然行动上是个矮子,但她也能算是个理论上的巨人啊!

    所以,龙衍现在浑身的紧绷,她当然也是知道的。

    她也不敢再继续作怪了。

    连忙将手从龙衍的腹部收了回来,凤至一脸无辜地朝着龙衍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好不乖巧懵懂的样子,“咱们睡觉吧。”

    龙衍这时额角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天知道,他得用多大的毅力,才能让自己保持理智。

    心爱的人就在怀里,两人还躺在了一张床上,而且贴得这么近,周围还没什么人来打扰,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还能按捺得住,龙衍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圣人了。

    他低头,狠狠在凤至唇上啃了一口,有些泄气地道:“睡觉!”

    凤至看着龙衍这副模样,到底还是没忍住想要继续逗一下他。

    她轻咳了一声,“龙衍,你这自制力有些不行啊,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嗯,从前有个人叫柳下惠”

    凤至将柳下惠坐怀不乱的故事说了一遍。

    “你瞅瞅人家,再看看你自己,你还得多学习,知道吗?”说得一脸的语重心长。

    龙衍:

    他随即低头看着凤至白皙的脸蛋儿,说了一句让凤至都觉得无言以对的话。

    “我觉得,那个坐怀不乱的人,他不应该叫柳下惠,而该叫柳下挥吧?”

    凤至默然。

    总觉得

    似乎,在不知不觉之间,原本纯情的龙衍,就变得有些蔫坏蔫坏的了?

    两个人本就有些睡意,说了这么会儿话之后,便也都渐渐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两个人足足睡够了一天一夜才算是醒了过来。

    睡醒之后,凤至只觉得神清气爽。

    不得不说,睡眠,这真的是人类的本能,就算以凤至的实力,再让她不眠不休个一年半载的她也不会有什么事,但通过睡眠带来的满足感,这却是什么都比不了的。

    她睁开眼,就正好触到了龙衍那含笑的双眼。

    “凤至,早。”龙衍道。

    这时正是清晨,外面有阳光透过窗户纸照进来,龙衍的眼里映着那些阳光,看着就似有金色的光在他的眼底流动一般,直让人觉得目炫神迷。

    凤至就觉得,她大概就要被这双眼睛迷得以后都再清醒不过来了。

    一手勾住龙衍的脖子,凤至送上自己的红唇。

    两个人唇齿流连了许久才有些依依不舍地分开,凤至的双唇也因为这个深吻而更显鲜艳。

    “早安,未婚夫。”凤至道。

    龙衍于是发出微沉的笑声。

    两个人静静相拥了一会儿,凤至想起自己还有一件事没有处理,于是先和龙衍一起起了身,又用一个净尘术将两人身上都清理了个干净,这才偏头看向龙衍,“陪我去空间里一起种树可好?”

    龙衍点头。

    早在他还是当初的小白时,他就知道凤至有一个神奇的空间了,后来变成人形之后也跟着凤至一起进过空间。

    凤至的空间,除了龙衍之外,就是凤来和凤鸣,也都是不知道的。

    也正因为如此,在龙衍心里,空间就像是他和凤至之间的一个小秘密一般。

    让他

    只要一想着,心里就会有种淡淡的甜蜜。

    两人于是一起进了空间。

    才进到空间里,凤至就傻眼了。

    要不是这空间是与她的灵魂绑定的,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地方了。

    对于这个与自己灵魂相关的空间,凤至是极为看重的,这些年来也从来都没忘过打理空间里的灵药,这些年来若是遇到什么少见的灵药,也没忘过移植到空间里来。

    因而,这些年下来,空间里被凤至打理得井井有条的。

    可是!

    看着眼前那片原本应该是药田的地方,这时不仅乱七八糟的,还有许多灵药蔫得就像是要缺水而死了,这副模样,这是她的空间?

    凤至很是怀疑。

    她于是瞪着眼睛找那罪魁祸首。

    空间会变成这个样子,当然不可能是自己变的,她这两天唯一做过的事,也就是将炽阳果放进空间里。

    所以

    这罪魁祸首,就是炽阳果了?

    凤至一脸的凶恶。

    “小果子,你给姐姐出来,姐姐保证不打死你,哦呵呵”凤至发出让人听了直起鸡皮疙瘩的笑声。

    原本正在空间里上空漂着的炽阳果听了,下意识的就抖了几下。

    它虽然才有灵智不久,但小孩子嘛,对于危险总是最为敏感的,所以不仅没有往凤至那里过去,反而还飞得更远了些,嘴里不忘为自己辩解。

    “小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一进来,它们就这样了”

    比之前的结结巴巴倒是要好了不少了。

    凤至又“呵呵”了两声。

    她现在不想听别的,就想将炽阳果抓过来,然后好好的揍它一顿!

    至于

    要怎么揍一枚种子,这却是凤至现在不想考虑的。

    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妙,炽阳果下意识的就又拔高了一些。

    当然,这是没有什么卵用的。

    凤至是这空间的主人,在空间里,说她是神也不为过,只不过是想将一枚想要逃跑的果子抓过来,这样的事她几乎不用费什么力,只需要一个念头,还想挣扎的炽阳果就已经被凤至捏在了手里,而且还怎么跑都跑不掉。

    若是在外面,凤至还要忌惮炽阳果几分,毕竟炽阳果的起点太高了。

    但是,这里可不是外面。

    看着手里挣扎不休的炽阳果,凤至阴森森的露出自己的两排白牙,“小果子,你说说,你想怎么死?”

    炽阳果的挣扎一顿。

    然后“嗷”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哇哇,我不想怎么死,小姐姐你说好的要把我种到地里,让我长成大树的,小姐姐你骗人”

    哭得好不伤心。

    要不是它只是一枚果子,没有眼睛更没有眼泪,估计现在空间都该被它的眼泪给淹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