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25章  打劫树先生

    凤至瞪着自己大大的凤眼,一副“兔兔辣么可爱,你们怎么忍心吃它呢”的表情。

    可没有人会信凤至的鬼话。

    凤至这人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明明都已经将炽阳果丢进轩辕鼎里炼化了,要让她改主意不炼制炽阳丹,这里面肯定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所以?”凤来道。

    凤至轻咳一声,“所以,我决定了,这炽阳丹呢,咱就不炼了,我要给炽阳果找一处活土种下去,让它能完全一枚种子的使命,长成一棵参天大树,说不准将来比凤族的神木梧桐还要厉害呢?”

    说着话,她还使劲儿眨巴着眼睛。

    一行人于是嘴里都“哦”着,然后连连点头。

    他们觉得,他们好像知道了凤至在想什么了。

    嗯,果然是相处了这么久的小伙伴儿,只要一个眼神那就能秒懂啊。

    炼丹的事,自然也就这样打住了。

    凤族众人虽然对凤至明明说着要炼丹,却又半途而废的举动弄得有些莫名,但这本来就是凤至的事,那炽阳果也是凤至自己的战利品,凤至想怎么做他们却是不能置疑的。

    于是也就由得凤至去了。

    凤至将轩辕鼎、炽阳果,还有那一百多种已经处理好的珍贵灵药都好好的收进了空间,然后才再次来到了神木梧桐跟前。

    之前将炽阳果取出来的时候,因为急着炼丹,凤至倒也没来得及看看神木梧桐的情况,这时再看过去,就见着了神木梧桐的树干上,先前被炽阳果弄出来的那个大洞。

    炽阳果吸收了二十万年的力量,本就极为惊人,再加上那时神木梧桐几乎是放弃了防御的,是以这个洞看着是真的有些骇人,也是神木梧桐的树干本身就是极为巨大的,这要是换在了一般的大树上,只怕直接就要拦腰断了。

    事实上,凤至现在看到的情形比起之前已经好了很多了。

    神木梧桐本就神异不凡,受了伤之后自然有主动修复的功能,这两个多月来以前修复了一部分了,大概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将这次所受的创伤完全修复过来。

    当然,对神木梧桐来说,就算是受了这样的创伤,也是完全值得的。

    毕竟,已经将导致神木梧桐异变的炽阳果弄了出来。

    凤至正要像前面几次那样将手常贴在神木梧桐的树干之上,与树先生交流,就见面前的树干上一阵微微的扭曲,树先生那两只巨大的眼睛就这样睁了开来。

    “凤至。”树先生向凤至传出一道意念。

    比起之前,现在的树先生虽然受了些创伤,但精神却明显要好了许多,看向凤至的时候,眼神也格外的温和。

    凤至打消了伸手直接接触的打算,朝着树先生笑了笑,“树先生,你好了。”

    树先生又眨了眨眼,“这都要谢谢你,若不是你将炽阳果取了出来,我也不会好得这么快。”

    凤至也笑了笑。

    树先生却是问起了炽阳果的事,“凤至,你放弃炼制炽阳丹了吗?炽阳果不是普通的种子,若是放任它不理,它总会想尽了法子从你身上汲取力量的,到时候”

    树先生都有些受不住炽阳果的索取,更不用说凤至了。

    凤至向树先生传达出安抚的意思,“树先生,你就放心吧,我已经考虑好了,要将炽阳果种到一个适合它生长的地方去,说不定,我们下次再见的时候,它已经由一枚种子长成了像树先生这样的参天巨树。”

    树先生又眨了眨眼睛,眼神格外的温和。

    对树先生来说,炽阳树,就是它的同类。

    它与炽阳树是同等级的,炽阳果又是炽阳树的种子,若以树先生本身来说,它其实也并不希望将炽阳果这样炼化了,会向凤至提这样的建议,也是因为之前不知道要如何处置炽阳果而已。

    现在凤至既然已经说了,要将炽阳果种到合适它生长的土地上去,树先生当然是高兴的。

    说不定

    将来它还真的能见证一株炽阳树的诞生?

    凤至又与树先生说了几句话,然后道:“树先生,既然凤族的事已经解决了,我过不久大概就要离开了。”

    树先生眨眼,然后送上自己的祝福,“希望你,和那个龙族,能够一直在一起。”

    不得不说,树先生也挺会抓重点的。

    凤至听了这话,立即就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她点了点头,“您就放心吧,我和龙衍一定会伴着彼此一路向前的,所以”

    听着凤至这未尽的语意,树先生有些疑惑,“所以?”

    凤至面上的笑容一收,朝着树先生摊出了手掌,“所以,树先生,你老人家浑身都是宝,随便多给我些就当作是我和龙衍将来成亲的礼金吧,比如那茶啊那神露啊,我一点也不挑的,嗯,若是有树先生您的种子那就最好了,您随随便便的给我十枚八枚的就更好了”

    凤至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

    会找树先生要种子,也是在决定将炽阳果种到空间里之后才有的想法。

    反正,种炽阳果也是种,种神木梧桐也是种,说不准她真的就能种出这两种树来呢?

    树先生沉默了。

    他老人家虽然有了灵智已经不知道多少万年了,却很少与人有交流,更是不曾遇到一个像凤至这样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的人。

    所以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凤至那摊出来的手,以及不知道要与凤至说些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树先生才又道:“没有种子,无论是我还是炽阳树,一生之中只有在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才会将所有的力量都灌注到唯一的种子之中,让种子将来能更容易的生长。”

    凤至一僵。

    所以

    她那个炽阳果种炽阳树,炽阳树结炽阳果,炽阳果又炼炽阳丹的计划,压根儿就不可能实现了?

    嗯,她得好好想想,现在要是改了主意,再将炽阳果拿来炼丹,还来不来得及。

    凤至陷入极为认真的思考之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