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18章  时机到

    凤至之后就领着众人出了洞府。

    后面的一段时间,因为要等着树先生所说的那个“时机”,凤至一行人便也一直呆在了凤族,或在凤族之中到处走,或吸收神木梧桐上散发出来的力量修炼,对凤至来说这样的日子过得倒也极为悠然。

    直到这一天。

    这天晚上,凤至睡得正熟。

    大约到了子时,她突然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凤至的房间隔壁住着的是龙衍,几乎就在凤至坐起来的那一瞬间,龙衍也跟着从床上一跃而起,然后无声无息地就出现在了凤至的房间里。

    “凤至,出事了?”龙衍问。

    即使是才从睡梦之中醒来,两人的面上也没有任何的迷茫之色。

    凤至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是有事,却不是出事了。

    “大概是树先生所说的时机到了。”凤至道。

    然后,她拉着龙衍的手,两人步伐一致的向往飞奔而出,一路从神木梧桐上的八层赶到了地面上,来到神木梧桐那在夜晚里更显得巨大无比的树干前。

    这时,神木梧桐的树干,已经发出一阵阵看着极为诡异的红光。

    这样的动静,显然也是惊动了凤族许多人的。

    凤至和龙衍只不过是在原地多等了一会儿,就见着以凤皇为首的诸多凤族高层匆匆赶了过来,其中还有凤至和龙衍的老熟人凤炽,以及凰绯。

    一行人面上都又是惊喜又是焦虑。

    神木梧桐的异变,这就是二十万年来卡在整个凤族上下喉咙里的一根刺,如今好不容易见着有机会能将那根刺拔出来,他们是既期待,又唯恐这个过程会有什么不妥。

    这万般的滋味,大概也只有这些经历了二十万年的等待的凤族才能明白了。

    而其中,感触最深的,还要数凰绯了。

    作为一天天一年年从二十万年前走到现在的,凤族如今唯一,加上凤至应该是唯二的凰族,又是凤族这场灾难的起源之一,凰绯这时就着神木梧桐的树干发出的诡异的红芒看向凤至,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光。

    凤至这时候可没那闲功夫去打量凤族众人。

    她仍像上次那样,一手抚向神木梧桐的树干。

    或许是因为那红芒的原因,这次神木梧桐的树干之上袭过来的力量比起上次要狂暴了许多,其中更有一股极为霸烈的力量,才一接触到凤至的手,就已经开始顺着手往凤至的身体里钻,格外的有股狠劲儿。

    凤至当然不会任由这股力量进入自己的身体搞破坏。

    手掌仍贴在树干之上,但凤至的手臂却极为细微的抖动了几下,直接将那股力量甩到了旁边不远处的地上,原本极为坚硬的土地,只一瞬间,就被那股力量无声无息的融出一个洞来。

    由此可见那股力量的厉害。

    这,大概就是来自于在神木梧桐的树干之中呆了整整二十万年的炽阳果的力量了。

    有这样霸烈而诡异的力量,也难怪这枚炽阳果能直接将神木梧桐的阴阳平衡给打破。

    凤至这时倒是有些兴趣了。

    她的手掌仍贴在神木梧桐的树干上,因此也源源不断的有炽阳果的力量顺着她的手掌往她的身体里钻,凤至的手也跟着不停的轻微震动着。

    但因为她的动作太快,那些隔得远一些的凤族众人,却是没有发现她的情况有异。

    就在这时,神木梧桐的树干之上,突然就长出了一双巨大的眼睛。

    嗯,就是长出来的。

    神木梧桐的树干本就已经能被称之为天柱了,这两只眼睛长在树干之上,就像是一张脸上长了两只眼睛一样的谐调,由此可以看出来这两只眼睛有多巨大了。

    这样的情形直接将凤族众人都吓了一跳。

    凤族依赖神木梧桐而生,更靠着神木梧桐的力量而有了成长的方向,但打从凤族存在以来,他们却从来没见过神木梧桐有这样的变化。

    “这”

    就算是凤皇,这时候也只能指着神木梧桐,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了。

    凤至回头白了凤族众人一眼。

    神木梧桐是一棵树,但也是一棵可以说是夺天地造化的树,会诞生出自己的意识,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怎么凤族这些人倒像是觉得很意外的模样?

    就连凤家的人,也是都见过凤至当初从龙透关带回去的朵朵的。

    所以

    凤族这些人,其实都是些没见识的?

    凤至这样想着,心里都替远在凤天城的凤家人秀出优越感来了。

    就在凤至这样感慨的时候,那两只巨大的眼睛轻轻眨了眨,凤至之前在神木梧桐的空间里看到的神异一幕便又再次出现了。

    两只眼睛周围诸多色彩接连闪过,将那片空间交织成光怪陆离的神奇世界,直叫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对那彩色的世界向往不已。

    凤至这才将注意力重新放到了树先生的身上。

    “树先生。”凤至道。

    树先生又眨了眨眼睛,然后有听着十分飘渺,又非常生涩,好像是第一次开口说话般的声音。

    “凤,凤至”

    只一个名字,就说得磕磕绊绊的。

    事实上,树先生还真的是第一次说话。

    之前在神木梧桐的空间里,他与凤至的交流是双方神识、灵识之间最为直接的交流,压根儿就用不着张嘴说话。

    但树先生等了这二十万年,也只等到了一个能与他有这样交流的人,其他人却是不能如此的,因而树先生也只有真正的张嘴说话了。

    凤皇等人都看着凤至与树先生交流,心里不知道有多离奇。

    凤至收回手,看向树先生,“现在就是您说的最好的时机?”

    树先生眨眼。

    他没有头,当然不能点头,于是也只能靠眨眼了。

    嗯,没有头

    这个说法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只靠眨眼还不能完全解释清楚,所以树先生又道:“今天是一年之中最阴盛阳衰的日子,现在又是一天之中阳气最弱的子时,就算炽阳果之中含着世间最为霸烈的绝阳力量,在这样的时候也必定会受到一些影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