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92章  疯了

    喝茶,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但凤于飞和凰绯哪里能想到,他们只不过是喝了一杯代表着鸾凤的歉意的茶,就会让后面的事发生了那么大的改变。

    喝下那杯茶之后,凤于飞和凰绯就都人事不知了。

    等到他们醒来之后,才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以凤于飞和凰绯的实力,以及凤族先天的体质,一般的毒药迷药等根本就不可能对他们造成任何的影响,毕竟凤族本就天生能控火,普通一些的毒素才入他们的身体,自然就能被他们天生带来的火焰给灼烧殆尽。

    所以,鸾凤给他们喝的,是什么?

    “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察觉到自己竟然浑身无力,凤于飞又急又怒。

    而随着他情绪的激动,身体里似乎还有另外一种极为陌生的燥热渐渐涌上来,让凤于飞知道自己有些不对劲的同时,又有些无法控制那股异样的渴望。

    与凤于飞不同,凰绯这时却是一根手指头动不了,但偏偏神志又非常清醒。

    很显然,鸾凤在给他们两人的茶之中,下了不一样的药。

    听到凤于飞的呵斥,鸾凤不仅没有发怒,反而还极为甜美的笑了。

    身为鸾族的公主,鸾凤的容貌自然是让人无可挑剔的,当她这样笑着的时候,浑身散发而出的那股明艳动人,直让人眼珠子都舍不得转一下。

    凤于飞以前没少见过鸾凤,再加上凤族上下就没有一个长得不好的,所以对鸾凤的容貌自然也就有着极强的免疫力。

    当然,这是从前。

    而这时,见着鸾凤对着自己这样似有深意的笑,凤于飞心理上是极厌恶鸾凤对他下药的,但生理上竟然起了某种他自己都忍不住唾弃自己的反应。

    也是到这时,凤于飞才隐隐猜测到了鸾凤到底做了些什么。

    鸾凤接下来的话也让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我对你们做了什么,你们现在应该再清楚不过才是了,既然凤哥哥你一定要问,那我当然也不会瞒着你,鸾族的天禽草,凤哥哥一定听过吧?”

    凤于飞当然是听过的。

    天禽草可以算得上是鸾族的至宝,虽是植物,却长得与鸾族非常相似,若是远看足以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

    而天禽草的功效也是极为惊人的,对凤族鸾族这种原形为禽类的种族来说,天禽草可以说是比什么大补之物的效果都要来得好,服下一株天禽草,足以让他们在接下来的千年之内修炼速度提升两成!

    别以为两成这个数字很千年如此长时间的日积月累下来,足以让本就是天才的人将其他人远远甩在身后,叫人想要追都无从追起。

    凤于飞和凰绯都狠狠瞪着鸾凤,“你!”

    鸾凤不仅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反而还极为委屈,她朝着凤于飞眨了眨眼,“于飞哥哥,你也知道天禽草的珍贵,我也就是凭着是鸾族公主的身份,才能得了这么一株,这样的好东西,我没有想着自己独享,反而给了于飞哥哥你,看在于飞哥哥的面子上,就连我这么讨厌的凰绯我都没有落下她的好处,于飞哥哥你怎么一点也不记得我的好?”

    她的声音非常柔媚,让这时本就身体有异的凤于飞浑身又是一紧。

    凤于飞和凰绯之所以在听到鸾凤给他们服了天禽草之后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原因就在于,这天禽草确实能带给他们极大的好处,但服下天禽草的一天之内,天禽草的药效却能让人无法动弹。

    鸾凤将自己能得到的唯一一株天禽草用在了他们身上,凤于飞和凰绯可不会觉得她这是真的想要让他们将来的修炼速度一日千里。

    更何况,凤于飞身体里这时正燃烧着的那股火焰,还明显有些不对。

    见凤于飞和凰绯仍瞪着自己不放,鸾凤便也缓缓勾唇,“于飞哥哥,怪就怪要对凤族下药实在是太难了,若不是天禽草对你们没有任何的损害,还有不小的好处,你们的身体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接受了天禽草的药效呢?”

    拿如此珍贵的天禽草来当作迷药使用,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一件尤其奢侈的事。

    说到这里,顶着凤于飞和凰绯的怒视,鸾凤还故意拍了拍自己额头,“瞧我这记性,倒是忘了告诉于飞哥哥了,在给你喝的那杯茶里,我还加了一点点的合欢草,若不是有天禽草的强大药性在,合欢草这样的药还真的不能对于飞哥哥起作用呢”

    鸾凤说着话,还一脸的庆幸。

    凤于飞和凰绯的眼里都喷出了火来。

    合欢草,只听这名字,就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鸾凤怎么说也是鸾族的继承人,出身是这玄武大陆上少有的高贵,但竟然会用出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

    合欢草,这是那些性喜采花的武者用来让女子失去反抗能力的。

    现在,却被鸾凤用在了凤于飞身上。

    无论是对凤于飞还是凰绯来说,这都是绝对的侮辱。

    迎接着凤于飞和凰绯的不可置信,鸾凤却是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模样。

    早在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向凤于飞告白,又逼着凤于飞在她与凰绯之间作出一个选择,结果凤于飞毫不犹豫的就选了凰绯,从那时起,她就已经疯了。

    对鸾凤这样的人来说,她自己疯了,又怎么能让别人好过?

    她想做的,就是拉着凤于飞和凰绯一起疯。

    三个人一起沉沦,总好过让她一个人痛苦吧?

    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思,鸾凤不仅给凤于飞和凰绯下了天禽草,还在凤于飞的茶里下了合欢草,更进一步,她还在凤于飞被合欢草的药性所影响的时候,当着凰绯的面主动引着凤于飞上演了一出活春宫。

    这天之后,继鸾凤之后,凤于飞和凰绯也都疯了。

    凤于飞清醒之后,完全不顾他与鸾凤有了肌肤之亲的事实,暴怒之下出手,将鸾凤打得几乎只剩了一口气丢回了鸾族,更在心里发誓,等到他继任了凤皇之位之后,定要与鸾族彻底的断开联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