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32章  被雷劈的女人

    女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遇到了什么。

    那道雷的强度倒并不如何厉害,再加上女子实力本就极高,身体的强度也极强,所以被雷劈了一下其实并未让女子受什么伤,也只不过就是外表看上去要狼狈了些而已。

    但,这道雷却无疑让女子的自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难道,装逼真的会被雷劈?

    女子自己都有些动摇了。

    但随即,她就将这样离奇得并不该是出自于她的想法给彻底摒弃了,一双原本只有清冷的美目狠狠瞪向凤至,“哪里来的人类贱丫头,竟然敢向我”

    凤至没等她将话说完。

    这样不好听的话,凤至可不乐意多听。

    “嘴巴不干净,也是会被雷劈的”

    凤至一边说着话,再向女子一指。

    下一刻,就又是一道仿佛来自虚空的雷,兜头就朝着女子头顶劈了下去。

    雪上加霜,女子原本就破破烂烂的长裙被这第二道雷一劈,更是化作了丝丝缕缕,差一点就遮不住女子那曼妙的身体了,那张极为狼狈的俏脸也又黑了几分。

    围观者之中的男武者们一个个看到这香艳的景象,眼睛都快绿了。

    女子脸色一变。

    凤至也没等她说完,直接就凝了一面全身水镜放到女子跟前,“瞧瞧,被雷劈过的女人真是太丑了,这位小姐姐,你还是积点德吧”

    女子从水镜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立即就尖叫一声。

    但凡是女子,又哪里能有不看重自己的容貌的,女子平时没少爱惜自己的那张脸,这时看到自己的脸变成了这副模样,哪里能接受得了,下意识的两手捂上了脸颊。

    不过,她身上的衣裳这时本就已经破破烂烂的不像话了,两手这样一抬着捂脸,那破烂的衣裳随之就是一动,原本好歹还能勉强遮着身体,这时却隐隐约约的让人见着了不少美丽的风景。

    女子面前可是立着一面水镜的,立即就察觉到了自己的窘状,连忙又放下手要捂身体,可这样一来脸又捂不住了

    顿时就手忙脚乱了起来。

    凤至见状极为好心地提醒道:“嘿,小姐姐,以你现在的情况,只怕你要变成千手观音才能完全遮住呢”

    被凤至这样一提醒,女子立即就想起了自己之所以变成这副模样是谁害的了。

    身体里涌出一层淡淡的绿色光华,就如一层茧一样将若隐若现的身体包裹了起来,背后更是渐渐形成了一双绿色的翅膀。

    没有了后顾之忧,女子怒而瞪向凤至,如玉一般的手微微一抬,似是要向凤至出手的样子。

    但她的手最终也没有落下来。

    目光落到凤至身后的某一处,女子眼里的愤怒尽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惊喜。

    “炽哥哥!”女子原本的清冷如冰雪见着了阳光一样尽数消融,朝着凤至身后的某人娇声唤道。

    啧。

    听那声音,热情得跟火山似的,哪里有半点先前的冰山模样?

    因为女子这么一声呼唤,凤至等人也都跟着回头一看。

    就见夜离正与一名看着二十来岁的男子一起走过来,那男子一头乌发,唯额头处有一缕是火红的,穿着一身像是燃烧着火焰一般的红袍,容貌更是俊美无俦,让人只疑似他是天神下凡似的。

    这容貌都能与龙衍比上一比了。

    凤至这么多年来,见过的各族最出色的人物也是不少,不管是夜离还是先前为她所擒的木远七人,容貌其实都能算得上绝顶,但也只有眼前这被唤作是“炽”的男子能够与龙衍相比。

    这就是那女子的帮手?

    凤至挑了挑眉。

    与夜离走在一起,又是在这个时候,这个炽极有可能也是受邀来到幽夜城的异族之一。

    不过

    凤至总觉得,这个炽有点眼熟的模样。

    对自己的记忆,凤至从来都不会怀疑,她微拧了眉仔细回想起之前这段时间见过的人,最后终于想起来,也就是前不久,她还在幽夜城外的时候,某一次与龙衍同时察觉到了幽夜城上有人在看她。

    当时回望过去时只看到了一个正在远离的背影,现在倒是见着正主了。

    就是他吗?

    凤至与龙衍并肩而立,看着已经走到近前来的夜离与炽。

    夜离对凤至与那名女子站在一起,而且还明显是处于对立面表现出了些惊讶,不过到底也没说什么,不仅是夜离,就是炽,也只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就似没听到女子那声饱含了深情的“炽哥哥”一样,事不关己一般的站在那里。

    看起来,倒也不像是那女子的帮手。

    凤至于是回头,略带了些讽刺地看向那正因为炽的不理会而显得有些低落的女子一眼,“怎么着,你是还没断奶的小孩子不成,受了欺负还要找大人来帮你报仇?偏偏啊,人家好像不太想理你的样子,唉哟哟,真是可怜啊”

    这话无疑将那女子得罪狠了。

    炽压根儿就不理会自己,这本就令女子伤心不已,这时还被凤至这样毫不留情的挤兑,她哪里能受得了?

    “你!”

    女子瞪着凤至,身上原本还只是薄薄一层的绿光也渐渐变得浓郁起来,就连眼里也开始充盈起绿意。

    显而易见,女子这是动了真怒了。

    眼见凤至和女子就要大打出手,夜离这个做主人的总不能一直保持沉默,于是连忙站到了凤至和女子之间,将两人的视线阻隔了。

    “两位,就算给我一点薄面,有话好好说,可千万不要动手。”夜离打着圆场。

    只不过,无论是凤至还是那女子,都不是那种会因为他一句话就真的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人。

    凤至一扬眉,“夜离,你这头发才长出来可没多久,是不是还想再被剃个光头?”

    那女子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也瞪向夜离,“她既然敢让我受此侮辱,今天不讨个公道回来,我断不会罢休!”

    凤至闻言冷哼了一声,朝着女子扬了扬眉,非常心平气和地道了一声:“我好怕。”

    只一句话就气得女子差点当场暴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