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20章  幻影

    凤至眨了眨眼。

    原本凤鸣和凤麟收金币,其他几人则按了凤至教的法子吆喝,但这时众人都受了白发男子的幻境所影响,原本的吆喝自然也就停了下来。

    这大街上,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白发男子看着这一幕,倒是颇有些得意的样子,他甚至还朝凤至和龙衍这边递来了一个极为挑衅的眼神。

    凤至捏了捏龙衍的手,“他这是在挑衅我们?”

    龙衍想了想,道:“应该是这样。”

    “那,”凤至又问,“咱们是怕人挑衅的人吗?”

    龙衍很有默契地道:“当然不是。”

    两人这一唱一和的,直接就将那白发男子给放到了一边。

    这让白发男子气得够呛。

    他这一生气,原本就被幻境所迷的凤鸣等人,面上原本还只是有些茫然愤怒的,这时却现出些狰狞来,立即就朝着各自左右的小伙伴儿们攻击过去。

    眼见着就要变成一出惨剧了,就听凤至低声一喝:“都给我清醒一点!”

    这声音听着与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听到凤鸣等人耳中,却无异于那一道惊雷一般,尤其是凤来和聂七娘,本就未受到太大的影响,这一惊之下立即就醒了过来。

    再看凤鸣等人,虽然差点被幻境所迷,但在凤至这一喝之下,也都暂时得到了清醒。

    凤至见状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一个个的真是丢人!”她道,“我不是给你们每人准备了一份丹药吗,其中有一种破障丹,可不就该拿来用在这种时候?不过就是个小小的幻境而已,倒叫你们差点自相残杀起来了!”

    众人对凤至的话都是无条件信服的。

    趁着这会儿好不容易得了清醒,凤鸣等人连忙从自己的百宝囊之中取出破障丹,一人服下一粒。

    就连并未受到什么太大影响的凤来和聂七娘,这时也都各取了一粒丹药服下。

    破障丹的作用本就是破除一些幻觉与迷障,这男子带给众人的幻境本也是一种幻觉,服用破障丹本也是极为对症的,所以众人服下之后立即就感觉到了不同。

    原本在白发男子出现之后,众人就似陷入到了一个奇特的梦境之中一般,但在服下破障丹之后,就如顷刻之间就从梦境之中清醒了过来一般,只叫人觉得从来没有如此清醒过。

    既然清醒了,当然也就不会再受那幻境所扰。

    凤鸣等人也都意识到,方才若不是凤至,他们只怕就要着了这白发男子的道了,于是都冷冷瞪向白发男子。

    若不是知道自己等人不是白发男子的对手,只怕凤鸣几人这时候就要冲上去揍他一顿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白发男子的身上。

    白发男子倒颇有些奇异。

    他这一族天生就能制造幻境迷惑敌人,若不是实力与他同等级的人,极少有能不被这幻境所迷惑的,但眼前这些人,凤至和龙衍是半点也没有被影响到,凤来和聂七娘所受的影响也极为有限,只有凤鸣等实力低些的才是完全为幻境所操控。

    这是白发男子事先所没有想到过的。

    不过,虽然有些惊讶,但白发男子仍未将凤至等人看在眼里。

    他的视线,却是直接越过了众人,最后落到了仍被关在气泡之中的木远身上。

    一见着木远头顶一顶绿帽子,可怜兮兮的被个小丫头拿了根线牵着走的模样,白发男子立即就嗤笑出声,“木远,你好歹也是木灵一族的灵子,现在这样岂不是把木灵一族的脸都给丢尽了?原本听到消息我还只道这是有人在以讹传讹,没想到那传言却是一点也没有夸张,嗤,被个人类女子给擒住了,还当作赚钱的工具展示给那些人类武者看,更只要五金币一次,你大概是木灵一族最丢脸的灵子了吧?”

    被白发男子这样一刺,木远气得一张脸涨得通红。

    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很丢人,但这并不是因为他的实力不济,而是因为敌人太过凶残了好吗?

    凤至这样的人,细数人族前后十万年,又何尝出过一个?

    木远原本还想着,看在都是异族的份上,好歹也要提醒白发男子一声,好叫他不要阴沟里翻了船,但这时被白发男子这样一讽刺,又哪里还能好心的提醒?

    呵呵,既然幻影如此能耐,就叫他在凤至手里吃点苦头好了。

    若只有一个人受苦,那当然是极为难堪的事了,但要是还有同伴陪着自己一起吃苦,那苦自然也就不那么苦了。

    这就是木远现在的想法。

    等到幻影与他一样被凤至关在这气泡里展出给人看,他倒要看看幻影那时是个什么表情。

    至于木远自己?

    反正他都已经被展出过了,破罐子破摔好了!

    念及此,木远只冲着那名叫幻影的白发男子冷笑了两声,然后却是一语不发了。

    白发男子幻影高傲惯了,倒是没有察觉到木远的异常,只以为木远这是被他几句话挤兑得没脸开口了,心下甚至还有几分得意。

    随后,他看向凤至,“凤至是吧,你要是识相的话,就乖乖把你手里的那张请柬给交出来,你好歹也是女子,只要交出请柬来,我也就不与你为难了。”

    幻影说完话,就淡淡地看向凤至,等着凤至被他的王霸之气所感,主动交出请柬来。

    不过

    幻影既没猜到开头,也没有猜到结局。

    凤至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幻影。

    她曾经以为,龙谷里那些还没成年的熊孩子,就已经够中二了,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白发男子,倒是比龙族那些中二少年还要自我感觉良好一些。

    凤至朝着幻影挑了挑眉,“我倒是想你与我为难一下,不如你就叫我看看你的厉害?”

    幻影一愣。

    这,凤至怎么不按套路演呢?

    这种时候,她不是应该被自己所震慑,然后哭着喊着送上请柬求自己原谅吗?

    凤至这个人,怎么与说好的不一样呢?

    至于,到底是与谁说好的,幻影表示他也不知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