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17章  木灵一族

    凤至看得乐不可吱。

    不过,让她还有些不满意的,就是这绿发男子根本就不知道“绿帽子”是什么意思。

    对凤至来说,既然要打击人,当然就要让对方明白自己现在到底是处在了怎样的处境之中才行。

    于是,她极为好心地道:“你不知道绿帽子是什么意思对不对?”

    绿发男子这时还正沉浸在后悔之中呢,闻言下意识的就摇了摇头。

    凤至打了个响指,朝凤鸣扬了扬下巴,“小弟,赶紧解释给他听。”

    虽然对凤至叫自己“小弟”有些不满,但想到绿发男子知道绿帽子的意思之后会有的反应,凤鸣就又重新高兴起来了。

    他是极为乐意做这样的事的。

    然后

    听凤鸣全方面的将“绿帽子”一词的深刻含义讲了一遍,绿发男子想到自己现在竟然顶了这样一顶帽子在头上,那锐利如刀的视线只差没在凤鸣身上戳出几个洞来了。

    这让凤鸣又有些不乐意了。

    明明将绿发男子擒下来的是凤至,在他头上编帽子的是龙衍,他只不过是好心讲解了一下绿帽子的含义而已,怎么就招了恨了呢?

    这人,可真是不识好歹!

    这是凤鸣的心声。

    而这时,凤至又做了一件更为贴心的事。

    “你正在为看不到自己现在的模样而苦恼是不是?”凤至拍了拍男子头上的那顶帽子,也不知道龙衍用了什么办法,那帽子竟似直接固定在了男子头上一般,完全不像是头发那样让人觉得松软。

    这让凤至很满意。

    然后,也不等男子作出什么反应,凤至就极为体贴的凝出一面大大的水镜,摆在了绿发男子的面前。

    绿发男子不可避免的,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现在的窘状。

    想他自打出生以来就因为天赋出众而在木灵一族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现在来到了人类的地盘上,反倒虎落平阳被凤至这么个无良丫头欺负成这样,这简直是

    男子只差没哭出来了。

    凤至“哈哈”一笑。

    她要的就是这样的反应。

    之后,按照凤至这几年来的惯例,她又拿出一枚灵石,用了玄光术将男子现在的模样给录了下来。

    收起灵石的时候,凤至看了看自己这几年来封存了玄光术的灵石,“哟,不知不觉都存了这么多了,现在都可以办个囧事展了,不知道要是收个一金币一次的门票,会不会有人来看”

    其他人一听这话立马就滴出几滴冷汗来。

    他们可没有忘记,在凤至的这些存货之中,可是有他们之中大部分人的糗状的。

    那样的模样,要是被别人看在了眼里,那他们可不是脸都要丢光了?

    想想绿发男子现在的心情,众人都觉得,这样的痛,他们都有些承受不来。

    好在,凤至看样子倒也只是这么一想,没有真的打算做这样的事,众人这才重新放心下来。

    将灵石收好,凤至才在绿发男子的帽子上狠狠拍了一下,“喂,说你呢,现在总该好好作个自我介绍了吧?”

    都已经将人折腾成这样了,偏偏还不知道人家的名字,这可真是失礼呢。

    男子又怒视着凤至。

    不过,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男子就算再怎么愤怒,为免凤至再对他做出更过分的事,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凤至的问题。

    “我叫木远,是木灵一族这一代的灵子”

    木灵一族有点像凤至以前在地球上看过的玄幻里的精灵,虽然也有男有女,也会结为夫妻,但木灵一族很少有能够真正像人类以及其他种族那般自然孕育后代的,大部分木灵一族的新生族人,都是由父母双方在木灵一族最重要的灵树跟前注入自己的力量,然后由灵树孕育而出的。

    对木灵一族的人来来说,与植物的亲和性最高,就代表越能借助大陆上无处不在的各种植物发挥出越强大的力量。

    也所以,在木灵一族的人眼里,衡量一个人潜力高低,与植物的亲和性就是最重要的一个指标。

    而每一代族人之中,亲和性最高的那一人,就会是每一代的灵子。

    现在被凤至等人折腾得没脾气了的木远,就是这样一个人。

    听到这里,凤至就是一声嗤笑,“真该叫你们木灵一族的人来好好看看,他们的灵子现在是个什么模样,看你们还能不能在人类面前自认为高人一等。”

    木远听到这里便又是一瞪。

    不过,他也知道他是拿凤至没有任何办法的,所以瞪完之后,就又往下说了下去。

    三年前,夜族向各族发送请柬,而且还言明了每一族只会有这样一份请柬,只给那一族年轻一代中最有天赋潜力之人。

    作为木灵一族的灵子,木远理所当然的就拿到了木灵一族的请柬。

    夜族闹出这样大的动静来,其他各族当然会打听这是为何,这一打听,就打听出了,这次夜族之所以向各族发送请柬,很大的可能是想集结了各族年轻一代中实力最强之人,去一探夜族发现了许多年的那个上古遗址。

    上古遗址。

    只这四个字,就已经足够吸引许多人了。

    每一次发现上古遗址,从其中总能收获到许多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好处,这当然是所有人都想要掺和一下的天大的好事。

    只不过,一族才只有一张请柬,满打满算的,恐怕也只有十来人才能够参与到这件事之中。

    这当然就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木远就是其中之一。

    所谓柿子要挑软的捏,木远不肯定自己能不能力压其他几大异族接到请柬的人,但他自认为自己总不能比人族那个小姑娘弱吧,所以从那个叫凤至的小姑娘手里抢来请柬,可不就应该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吗?

    这才有了木远通过族内控制的平阳城孙家,四处打探凤至的消息的事。

    将话说完,木远又有些幸灾乐祸地道:“凤至,你可先别得意,据我所知,打你主意的人可不只有我一个,就算我栽在你手里了,但是其他可不一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