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96章  哪里来的老狗

    见凤至还记得自己,这名武者倒也有些高兴。

    不过,在听到凤至竟然称自己为“大叔”,这名武者顿时就苦了脸。

    他现在才四十岁而已,在平均寿命两三百岁的武者之中,四十岁还很年轻好吗,怎么就能被凤至唤作是“大叔”了?

    虽然心中不满,但这名武者当初可是亲眼看到过凤至是如何手撕黑蛟的,又哪里敢直接说出来?

    于是,他刻意装作没听到那“大叔”两个字,朝着凤至和龙衍笑了笑,“凤至小姐,这位公子这是又回海城玩了?”

    话说完,他就想起了两年前凤至和龙衍之所以去味极鲜,还是他领的路。

    而且,当初凤至将聂七娘收在手下,这可是这人亲眼见证的。

    他于是伸手在自己额头上拍了一下,“瞧我这记性,凤至小姐这是回来接了聂七娘一起离开的吧?”

    得到凤至的点头作为回应,这名武者便松了口气,“那凤至小姐您可就来得太及时了,聂七娘现在正有着麻烦呢”

    一边说着话,他一边将凤至等人往里面引。

    这几步路的功夫,这名武者就已经将味极鲜发生的事简略说了一遍。

    因为两年前凤至和龙衍的屠蛟之举,让海城没有了这十几年来的隐患,再加上海城这里本就有着许多别处所没有的资源,所以在知道黑蛟已经被人杀死了之后,以前那些离开了海城的武者,便也跟着就大量的回流了。

    不仅如此,海城还吸引了一些实力强大的势力进驻。

    毕竟,先前因为黑蛟,海城这里几乎没有任何的势力涉足,现在既然没有什么阻碍了,那些势力当然不会放过海城这样一块肥肉。

    人多,强大的势力多,这对海城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至少,这两年来,海城可比前面的十几年多了不知道多少的活力。

    至于人多了会不会多出许多纷争。

    呵呵,身在玄武大陆,又都是有着武力的,这些武者又何时怕过纷争?

    而那些进驻到海城的势力之中,有从别处而来的老牌势力,也有一些看中了海城百废待兴的新兴实力,这其中,就有一个名为“黑屠会”的势力。

    这个“黑屠会”算不得大,在海城的人手上下加起来也就百来人的样子,但其实却有两名武帝级的高手,而且其中一人还正处在了武帝后期,据说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到武圣去。

    要知道,如今的海城可是没有武圣强者的。

    所以,这两名武帝级的高手,尤其是那名武帝后期的,对别的武者或者势力当然也就形成了强大的威慑。

    也因此,就算这个黑屠会的整体实力也算不上顶尖的,但这两年来在海城倒也混得风生水起。

    味极鲜能成为海城的一块招牌,由此可见聂七娘的手艺有多好。

    有这样一块招牌,那些初次到海城来的人,当然不会放过来味极鲜尝个鲜,这黑屠会的人当然也是如此。

    也就是这次尝鲜,叫味极鲜惹上了麻烦。

    聂七娘是武王级的强者,虽然算不得非常强,但她习武本就不在与人争斗,而是为了取得食材,平时除了半年时间用来寻找食材,剩下的时间都呆在了味极鲜做菜,当然也就不太可能惹上什么麻烦。

    但偏偏,那黑屠会的两名首领,也就是那两个武帝强者,其中一人在见过聂七娘之后,非就生出了别的心思。

    聂七娘的容貌是极为美艳的,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独自撑起了味极鲜,以前也不是没人想过要打聂七娘的主意,但因为聂七娘的性子本就有些悍,实力又不弱,长时间下来倒也没人敢去惹她。

    可那名看中了聂七娘的黑屠会的武者,还正就是武帝后期,据说随时都要突破到武圣的那人。

    聂七娘到底也只有一个人,在拥有两名武帝强者的黑屠会面前,自然也就占不了什么优势。

    也亏得那名黑屠会的首领想要像逗没有反抗能力的异兽那样逗着聂七娘玩,再逼着聂七娘主动向他服软,所以聂七娘这才能撑这么久。

    而现在,黑屠会的人,就正在味极鲜里。

    那名武者说到这里,又低声道:“最近那名黑屠会的首领好像没什么耐心了,前两日还放话出来,若是聂七娘再不委身于她,就要直接抢了她去,再将她扒光了丢到城墙之上任人”

    虽然没说完,但其中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凤至听完就冷笑了一声。

    “什么黑屠会,还敢朝着我的人下手!”

    凤至从来都是个护短的,既然都决定将聂七娘收作手下人了,她当然也会将聂七娘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

    这个黑屠会的人想要动聂七娘也就罢了,竟然还想将聂七娘扒光了丢到城墙上任人侮辱,这简直就是在挑战凤至的忍耐极限。

    也就在这时,凤至一脚踏进了味极鲜的大门。

    同时,一个极为嚣张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聂七娘,老夫也是出于怜香惜玉,这才让你拿乔了这么久,难不成这给了你老夫会一直容忍你下去的错觉?既然你这么久都不识好歹,那么,老夫也只有辣手摧花了”

    声音粗哑难听,而且其中还透着一股子阴沉,只叫人听了就觉得倒胃口。

    凤鸣就毫不留情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感受。

    一手抚着门口的红漆柱了,凤鸣先是故意干呕了几声,然后朝着里面翻了个白眼,“哪里来的老狗,怎么到处冲着人乱吠,到底有没有主了,还不赶紧把这老狗给牵回去?”

    凤鸣如今正是十七岁的少年,倒是早早的就度过了变声期,如今的声音显得极为清亮,与方才说话之人的声音比起来,无疑有着天壤之别。

    不过,这样清亮的声音,听到方才说话那人的耳中,却叫他顿时面皮就狠狠的抖动了几下。

    “哪里来的无知小儿,竟然敢如此轻侮老夫,老夫定要你付出代价!”

    就见,味极鲜那空旷的大厅之中,一个头发花白,长了满脸横的老者,这时正眼冒冷光地瞪着凤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