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绝色龙妃很嚣张最新章节!

    第054章  话太多

    然后,她将**子打开,放出里面的母虫。

    母虫挥了挥翅膀,先是在空中盘旋了两圈,然后一振翅,选了一个方向慢慢飞了出去。

    在这夜里,虽然母虫发出的光芒很微弱,但也格外的显眼。

    凤至挥了挥手,兄妹三人于是跟在母虫身后追了上去。

    母虫一路晃晃悠悠的飞到了凤天城普通百姓聚居的城西,最后停在一处民居前面,正想从木门的缝隙中钻进去,就被凤至扬手抓住重新装回了**子里。

    “原来他们在这里啊。”凤至白嫩的手指在圆润的下巴上轻轻摩挲。

    这司北也确实不是个蠢货,知道身上带了这么贵重的东西容易成为别人打劫的目标,选了这样一个半点不起眼的民居做了落脚点。

    那些暗里想着要对司北一行出手的人,他们又怎么能想到不可一世的司家少主会住在这种地方?

    不过,这倒是方便了凤至几人行动。

    黑暗里,凤至“嘿嘿”笑了几声,扬手就从空间里取出一根锋利的回天隼羽毛,还拿着在凤来兄弟眼前晃了晃,然后将羽毛竖着顺着木门的缝隙就往下一划。

    门栓被无声的划开,凤至只轻轻一推,木门就已经发出轻微的声响打开了。

    凤来和凤鸣看得眼前一亮,想到凤至说的,给他们一人留了一套足以做羽衣的羽毛,心里立即就有些痒痒的。

    但这时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因为下一刻,这间小院子里就突然一亮,然后几名护卫面带警惕地出现在凤至三人跟前,“什么人!”

    话出口后,因为看到兄妹三人顶着的鬼脸,以及他们那与小贼身份不等的身高,几名护卫都齐齐一愣。

    这几个,都还是孩子吧?

    他们这是来凑什么热闹?

    没等这几名护卫想出个所以然来,最小也是最矮的凤鸣就已经像模像样的咳嗽一声,用他那稚嫩的童声道,“当然是来抢……不对,是来拿回天隼羽毛的人。”

    要不是凤鸣说得一本正经的,几名护卫肯定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虽然凤鸣顶着一张可怖的鬼脸,但他那身高以及萌萌的声音,这明显还是个小奶娃好吗?

    这样的小奶娃也学会出来打劫了,他们是不是该感叹一声现在的孩子真妖孽?

    虽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但这些护卫的职责就是守好这个院子,保护司北和司南的安全,所以他们往前两步将凤至三人团团围住,然后其中一个护卫头领沉声道:“你们这些小娃娃,这是听故事听多了吧,还不赶紧回去找你们的爹妈讲故事?”

    被人这样赤、裸裸的瞧不起,哪怕凤鸣还是个萌萌哒的小正太,也觉得自己这是受到了侮辱。

    他握起一双小拳头,正准备要说几句狠话,凤至就开口了。

    “哥哥,弟弟,你们知道这世上那些反派都是怎么死的吗?”然后又指了指面前的几名护卫,“你们又知不知道他们又会怎么死?”

    凤来和凤鸣齐刷刷的摇头,他们是真的不知道。

    凤至煞有介事地瞪了两人一眼,训斥道:“笨死了,当然都是话太多了把自己作死的!”

    所有人……

    这是个什么回答?

    那护卫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正准备有所反应,凤至就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已经晚啦!”

    然后,就像下饺子一般,几名护卫先后“扑通扑通”的倒在地上。

    凤至于是又看向凤来和凤鸣,教导他们:“看看,这告诉我们一个道理,遇到敌人时一定不能与他们多废话,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在你废话的时候敌人会做些什么。另外,你们瞧,制敌不一定要打打杀杀拼个两败俱伤,能有更省力的方法记得一定要用,比如说毒,懂了?”

    凤来和凤鸣都傻傻的点头。

    他们先前还在担心来着,他们两个虽然都是凤家的天才,可是到底年纪还小,正寻思着要如何从这些护卫手下税身再从司北手中抢回羽毛呢,没想到,这些护卫就被凤至这样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要是让那些把凤至当作是一无是处的废材的人来看看凤至这时有多厉害,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自戳双目?

    然后,凤至又在两人肩上拍了拍,“行了,我知道你们崇拜我羡慕我,等回去了我就把你们可能需要用到的毒都给你们准备一份,以后你们的毒姐都包了!”

    这话听得那些已经浑身无力倒在地上的护卫都直冒冷汗。

    凤至却没再看这些护卫一眼。

    他们是来打劫的,可不是来杀人的。

    直接踩着护卫们的身体进了院子,他们还没进到司北和司南所在的屋子,一脸铁青的司北和满脸惧怕的司南就已经先一步拉开门走了进来。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你们对我的护卫都做了什么?”司北双眼似要喷出火来,一开口就是一连串的问题。

    司南却是发出一声响亮的尖叫。

    她是被凤至三人顶着的那张鬼脸给吓的,直吓得差点没晕过去。

    司北见状瞪了司南一眼,第一次后悔这次出门为何要把他这个什么忙也帮不上的妹妹带出来。

    看着司北这副模样,凤来想起那一年,他随着父亲去司家时,被司北让人关起来只能枯等的心情,心里便是一阵痛快,反正他们也没想过要掩饰身份,便开口冷笑一声,“你说我们是谁,又想做什么?”

    听到这在拍卖会上与自己不知道竞了多少次价的声音,司北一愣,然后便格外的恼怒起来,“凤来?原来是你!怎么,你们凤家如今落魄到这种地步了,从自己拍卖行拍卖出去的东西,马上就想着要抢回去?”

    凤来冷哼一声。

    他们是没有刻意掩饰身份,但这可不代表他就会承认身份了,他道:“什么凤来凤去的,我可不知道那是谁,司家的少主应该是个识时务的,现在你的护卫正躺在院子里纳凉呢,你是要自己将东西交出来,还是等着我们动手?”

    这话一出口,凤来心里那积了几年的郁气总算是散了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