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绝色龙妃很嚣张最新章节!

    第473章  壁咚

    凤至第二天很早就醒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她昨儿晚上倒是睡得又沉又香,一觉醒来外面就已经开始放出天光了。

    她细细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

    嗯,慕容家外面那些可以略过了,后来是她请大家一起吃饭喝酒,然后使了些小手段从龙衍手里喝到了两杯酒……

    再然后……

    凤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但她突然就有些心虚。

    凤至可没忘记,上一次她喝了酒之后都做了什么,那些什么唱你是我的小公举的歌,揪着凤来要往人鼻子里种向日葵等等的事,就算只是想想,也觉得有些丢人呢。

    那么……

    这一次,她应该没有做出什么更加过分的事吧?

    凤至有些不确定地想着。

    伸了个懒腰,凤至有些犯懒,便只用了个小法术替自己洗漱了,然后拉开门走出去。

    虽然时间还早,但凤来等人都有早起修炼的习惯,所以众人所住的客栈里这时倒显得有些安静,不过,凤至的房门才一拉开,她隔壁房间的门也跟着拉开。

    轻微的声响之后,凤至循着声音望过去,便正好与从房里出来的龙衍对了个正着。

    因为不知道自己昨晚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凤至看到龙衍的时候有些心虚的撇开了眼,然后打了个“哈哈”,问道:“啊,是龙衍啊,其他人呢,都去哪了?”

    龙衍朝着凤至轻轻笑了笑,没有揭穿她的明知故问。

    甚至,他还极好脾气的回答了凤至的问题。

    “他们都修炼去了,你找他们有事?”龙衍道。

    凤至一窒。

    她不过就是想找点话题,哪里是找凤来他们有什么事。

    说曹操,曹操到。

    这才提到凤来他们,就见凤来领着一行人回来了。

    虽然是大早上,但从他们身上看不到任何的闲适,个个都累得浑身是汗,就算是才五岁的小萝莉莫璃也是一样。

    凤至和龙衍的话题便也就此打住。

    之后,众人一起吃了早饭,就各自回房收拾行李。

    他们今天就要开始启程回凤家了。

    说是收拾行李,但众人都是有空间设备的,也用不着怎么收拾整理,也就是把他们的东西都装进百宝囊里而已。

    趁着众人都回房收拾的时候,凤至瞅了瞅四周没人注意到她和龙衍,便一把就拉着龙衍的手,将人拽进了她的房间里,再“啪”的一声将门关上。

    动作快得叫人看不清。

    龙衍却看着凤至这做贼心虚的样子,觉得颇有意思地笑了笑。

    然后,他突然就将两人的位置变了一下,顺势一手撑在紧闭的房门上,将凤至圈在他的胸膛与门之间,低下头看着凤至,笑道:“凤至,你这又是要做什么?”

    凤至却是呆了一呆。

    她的注意力可不在龙衍的问题上,而是在他们现在的姿势上。

    所以说……

    她这是被龙衍壁咚了?

    被龙衍圈在门与他胸膛这点小小的空间里,凤至突然就有些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一边笑,她还一边伸手轻轻拍着龙衍的胸膛。

    龙衍顿时一脸的黑线。

    他又没做什么了不得的事,怎么就叫凤至笑成了这样了?

    好半晌,等到凤至笑够了,她才轻轻踮起脚尖,在龙衍的下巴上轻轻“啾”了一下。

    之后,凤至将龙衍轻轻推开,拉着他到房间里坐下来,这才问道:“龙衍,我昨天喝了一点点的酒……没有,怎么样吧?”

    手里比出一个“一点点”的手势,凤至有些不确定地道。

    龙衍闻言轻咳一声,忍着眼里的笑意,“嗯,没有怎么样。”

    凤至于是就跟着松了口气。

    她就说嘛,都说酒品如人品,她的酒品怎么会不好呢?

    至于上次……

    嗯,那就是个意外而已。

    凤至在心里这样肯定自己的酒品和人品。

    就在这时,龙衍努力将自己那向上弯起的唇角抿成一条直线,正儿八经地道:“确实没有怎么样,也不过就是念了两句诗而已……”

    念诗?

    凤至心里顿时就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龙衍所说的话就让她有些懊恼地捂住了脸。

    “嗯,念诗,锄禾日当午,清明上河图。”龙衍说完这句话,但突然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抵着凤至那秀气的鼻尖,两眼紧紧锁住凤至的眼睛,“还问我要做锄禾清明,还是当午河图。”

    凤至整个人都石化了。

    锄禾日当午,清明上河图?

    所以说,她一喝了酒就真的会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完全放飞自我,什么话都能拿到龙衍面前去说?

    偏偏龙衍还没想要就这样放过凤至。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凤至那因为惊愕而瞠得与小鹿一般无辜的眼睛,忍不住微低了头,在凤至的眼睛上轻轻吻了一下。

    想了想,又觉得这样一个浅浅的吻有些不够,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的又覆上凤至的唇,狠狠欺了上去。

    许久之后,唇齿纠缠了许久的两人气息都有些不稳了,龙衍才稍稍退开一些。

    他的嘴抵在凤至耳边,说话时便有微湿的温暖的气息轻轻扑在凤至的耳廓上,直让凤至觉得心里痒痒的。

    但是,在听清楚龙衍所说的话之后,凤至却一点也不觉得痒了。

    龙衍说的是:“凤至,我还是有些不明白,那个锄禾日当午,清明上河图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问我是要做锄禾清明,还是当午河图?”

    不知道是不是凤至的错觉,她总觉得龙衍的语气里,还带了隐隐的笑意。

    不过……

    这么“深奥”的诗,除了她这个从地球来的人,龙衍又怎么会明白呢?

    所以凤至压根儿就没往这方面想,她只绞尽脑汁地想着要如何将龙衍给应付过去。

    这人,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儿呢,不明白就不明白吧,偏偏还要追根究底的问出来!

    凤至这样想着。

    龙衍默不作声地打量着凤至这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挤眼的表情,也不发声催促。

    凤至不会知道,她现在的模样,在他的眼里,有多可爱。

    就如他之前告诉凤至的那样,这个世上,他的眼里,最可爱的也就是她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