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绝色龙妃很嚣张最新章节!

    第465章  断手阴天?

    先是偏头欣赏了一会儿阴天因为突然不能动而惊骇欲绝的表情,然后,凤至轻扬红唇,朝着阴天微微一笑,手中玉剑却是突然高高扬起,朝着阴天的右手就狠狠斩了下去。

    阴天的瞳孔陡然缩小。

    围观的人群也发出阵阵惊呼。

    眼见着玉剑就要将如今已经毫无抵抗力的阴天的一只手斩落,凤至突然就听到一声极为尖利的喊叫声。

    “剑下留手!”

    凤至有一瞬间的无语。

    听到刀下留人的,还是第一次听说剑下留手。

    能在这时候喊出这样一句,说话的当然就是吃饭的手即将被凤至砍去的阴天。

    确认了不可能从凤至手下逃脱之后,阴天倒也极为果断,立即就喊出了这样一句话。

    见凤至手里的剑真的在离自己的手还有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阴天先是大大松了口气,然后才看向凤至,面上带了笑容,“看来老夫还是太过低估凤至小姐了,凤至小姐的实力不仅力压一代人,更是让我们这些老一辈的都自叹不如……”

    这是认怂了。

    先前还一口一个“黄毛丫头”的,现在却都变成了“凤至小姐”。

    不得不说,阴天还真是个识时务的。

    听阴天如此说,凤至唇畔的笑意加深了些许,她音调微扬,“哦?能得前辈如此赞誉,晚辈倒是有些受宠若惊了。”

    阴天跟着干笑不已。

    凤至没打算与他多作纠缠,便又挑了挑眉,问道:“那么,前辈叫住我,不会只是为了夸我一句吧?还是说,前辈有什么话想与晚辈说?”

    阴天好不容易抓住机会让自己得到一线生机,这时候又哪里能拿乔,当然就跟着道:“凤至小姐,老夫确实有话说,之前的事,都是老夫不对,老夫不该对凤至小姐的东西心生贪念,不知道,凤至小姐要如何才能留下老夫的手?”

    阴天将姿态放得极低。

    事实上,他不把姿态放低点也没办法。

    凤至的实力确实是足够压着他打,现在动弹不得只能如砧板上的疾风猪肉一样任人宰割的也是他,若是他再不把姿态放低点,难不成是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就这样被砍下来?

    阴天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对于他来说,他的这双手无疑就是他的命,他的一身功夫大多都在手上了,若是没了一只手,将来他还怎么叫鬼手阴天?

    或者说,没了手之后,他应该改名叫断手阴天?

    断手阴天……

    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阴天自然不能让自己落到那样的境地,于是当然想尽了办法的要自救。

    话说完,他极为紧张地看向凤至,就像是在听宣判一般。

    不得不说,对现在的阴天来说,凤至的决定还真就是对他的宣判。

    凤至将阴天的话听完,手里原本举起的剑,却是轻轻放了下来。

    她歪着头将阴天打量了一番,然后突然笑了笑,“留下前辈的手?这……也不是不可以。”

    听到凤至这句话,阴天猛然松了口气。

    他正待问凤至要什么条件时,就听到了凤至接下来的话。

    “前辈,我之前可是说过的,敢打我的金币的主意,总要留下些什么来,前辈既然不愿意留下手,那么,前辈觉得您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留下来的?”凤至道。

    阴天原本放轻松的身体立即就是一僵。

    若要说他这辈子最看重什么,除了他的手之外,就是他的脚了。

    快手能够拿到他想要的一切东西,快脚则能让他逃过一切的追捕,就算偷遍整个玄武大陆,也能逍遥自在的活着。

    所以……

    凤至,她难不成是想要他的脚?

    这怎么可以?

    阴天想要将自己的一双腿给缩回来,但他现在正被凤至制住,又哪里能动弹得了分毫,于是只能将两眼瞠得大大的,瞪着自己的两条腿,嘴里更是连连道:“凤至小姐,脚也不可以!”

    凤至差点笑出来了。

    鬼手阴天,这个名头在玄武大陆可是够响亮的,没想到阴天这个人还有点逗比风。

    这让凤至对他的杀意顿时就消散了许多。

    她先是将阴天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心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于是朝着阴天点了点头,道:“手也不可以,脚也不可以,那,前辈觉得您还能留下什么抵您的手脚?”

    阴天都快哭出来了。

    他纵横玄武大陆这么多年,几乎是偷遍世间的珍宝,但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遭遇?

    早知今日,他是绝对不会被那两亿金币所诱惑,非要朝着凤至这里出手的。

    真是的!

    他见过的珍宝可是不少,就他珍藏起来的那些偷来的珍宝,加起来价值怎么也不只两亿金币了,为什么他当时就跟是被猪油蒙了心一般,非得要这两亿金币呢?

    阴天心里淌出两行宽面条泪。

    好在,凤至也不是真的故意要为难阴天,所以只顿了一下,便又继续道:“唉,谁让我这个人最是尊老爱幼了呢,前辈都一把年纪了,还哭得这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怪可怜的,叫我怎么能下得了手啊……”

    阴天只觉心里中了一箭。

    他才两百多岁而已,哪里就一把年纪了?

    还有,他什么时候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而听到凤至这番话,一直旁观阴天作死的慕容贺也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

    凤至?她尊老爱幼?

    她说这话都不觉得亏心吗?

    若她真是个尊老爱幼的,那他的慕容家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凤至是个会考虑别人,尤其是敌人感受的人吗?

    当然不是!

    所以,她压根儿就没有理会阴天和慕容贺现在是什么感觉,只往阴天身上扫了一眼,便道:“不过,虽然晚辈不忍心让前辈以后变成断手阴天或者残脚阴天,但晚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前辈想安然离开,还是得留下些东西来……”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凤至这番话,再看看她那打量自己的眼神,阴天总觉得她有些不怀好意。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