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035章  你既无情我便休!

    凤至六岁,司徒浩十岁,两人身高差了一头,又一个精致娇俏,一个俊俏可爱,这样站在一起任谁看了都要道上一句“相配”。

    尤其是,当凤至朝着司徒浩甜甜笑着的时候。

    可事实上,他们却正说着关于退婚的话。

    “想退婚啊,可以啊”凤至道。

    所有人都是一愣,尤其是主动提出要退婚的司徒浩。

    在其他凤家人眼里,凤至是个废材,肯定会极为重视这桩与司徒家天才的婚事,却没想到她会应得如此干脆。

    尤其是司徒浩,退婚是他提出来的,他以为凤至会又哭又闹的挽留,还想过真遇到这样的情况要如何应对,但凤至根本就没给他这个机会,倒叫他心里生出了些怪异的失落来。

    不过,能与凤至退婚,司徒浩心里到底高兴居多,于是抿了抿唇,道:“你想怎么样?”

    凤至又冲着司徒浩笑了笑,那精致的脸蛋儿上浮现出甜美的笑容时,可爱得叫人恨不得将这脸藏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但她开口说出来的话,以及她接下来做的事,却与她这笑容完全不符。

    凤至道:“我想要的,很简单”

    下一刻,凤至干脆利落地抬脚,在司徒浩反应过来之前,一脚重重踹上司徒浩的肚子。

    “嘭!”

    众人只听得一声巨响,司徒浩就像被有着巨大力量的异兽迎面撞上了一般,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出去,直到重重撞上朱雀厅里一根两人合抱的石柱,这才又发出一声轰然巨响后落在地上。

    所有人都有理由相信,要不是朱雀厅天天都有专人打扫得极为干净,司徒浩这一落地准能扬起满天的灰尘。

    偌大的朱雀厅里顿时鸦雀无声。

    看着司徒浩落在柱子根下好半天爬不起来的凄惨模样,众人都以为自己看错了。

    一个是废材,一个是天才。

    现在这公认的废材一脚把天才给踹飞了?

    在众人的一脸懵逼中,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眼中现出异彩。

    对凤至这个废材,他们的了解是不是太少了?

    云悠然率先从这怪异的沉默中回过神来,她什么都来不及想,只顾着司徒浩到底现在有没有事,情急之下脚尖在地上一点就已经跃到了司徒浩跟前。

    司徒浩虽然脸上因为莫名的原因长了疙瘩,可在此之前至少穿戴是极为整齐讲究的,白色的外衫更是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个出自名门的公子,可被凤至这一踹,不仅身上的那点气度被踹没了,整个人都灰不溜秋的狼狈至极,白色的衣裳上腹部的位置上还印着一个极为清晰的小脚丫。

    众人看得嘴角一抽。

    云悠然将司徒浩扶起来,仔细检查了好一会儿,确定司徒浩只是看着狼狈些,实际上没什么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凤至这时又说话了,“让我踹上一脚出出气,这婚就可以退了,是不是很简单?”

    司徒浩几乎是红着一双眼瞪着她。

    凤至却看都不再看他一眼,扬手一挥:“笔墨!”

    自有人将她要的笔墨送到她手中。

    凤至将空白的纸张往空中一拍,那柔软的纸张就奇异的停在了空中,然后提笔就在纸上迅速写起来,当头的就是两个大字:休书。

    看得人都不由倒抽了一口气。

    待将想要写的都写完,凤至抬手就将纸张拿下,直直走到司徒浩面前,两指夹着休书往前一甩,那张纸就化作木板一般,重重打在司徒浩的脸上。

    啪!

    这脸打的

    即使凤家诸人也看不惯先前司徒浩当面打脸的举动,但不得不承认,凤至这回敬的打脸更让人难堪。

    “行了,拿着这休书就赶紧走吧。”凤至挥了挥手,就像司徒浩是只扰人的苍蝇一般,“不过,你可记住了,咱们是退婚了,却是我不要你的!”

    这话说的霸气,直让凤家的小辈们眼中都冒出了星星眼。

    他们是第一次觉得,这凤家的废材也有如此霸气的一面。

    “你!”司徒浩双眼充血,瞪着凤至就像要将她生生吞了一般。

    想退婚与被退婚,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被退婚,这其中的差别可就大了。

    司徒浩自幼就被誉为天才,他从来都是骄傲非凡的,在司徒家,以及司徒家所在的风华城,不知道多少与他年纪相仿的小姑娘围着他打转,甚至还有为了他大打出手的。

    可在凤家,他却遇到了这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的凤至。

    那张休书被拍到脸上时,司徒浩心里的耻辱差点将他逼疯。

    见他这副要吃人的模样,凤至眯了眯眼,“怎么,你还想留在凤家吃一顿散伙饭?”

    司徒浩虽然才十岁,但从小被当作司徒家未来接班人来培养,又哪里能真似个孩子,闻言迅速将他眼中所有的不甘与愤怒都收敛下来,深吸一口气,道:“凤至,我记住你了。”

    凤至白了他一眼,“我好怕。”

    嘴里说着怕,却又哪有一点怕的样子。

    围观的凤家诸人都被她逗得一笑。

    以前怎么没发现,凤至说起话来这么噎人。

    当然,只要被噎的不是自己,凤家人还是挺乐意看热闹的。

    被凤至这样下了逐客令,司徒越一家三口就是有再厚的脸皮,也在凤家呆不住了。

    司徒越强忍着心里的尴尬与凤连城道了别,然后领着云悠然和司徒浩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凤家,临走之前还想说点什么来修复两家的关系,但到底什么也没说出来。

    待司徒家的人走远,安静的朱雀厅里这才爆发出了一阵轰然大笑。

    这凤至,也太损了些!

    待收了笑,大家也就一起享用了这顿已经没了意义的接风宴。

    吃完饭,众人也就先后散了。

    凤至三兄妹当然要等着凤连城和龙轻语一起走,就落在了最后。

    照看朱雀厅变得空荡荡的,凤至正准备往外走,却被龙轻语伸手揪住了。

    看着龙轻语那有些意味不明的笑容,天不怕地不怕的凤至突然就觉得头皮一麻,讨好的冲龙轻语笑道:“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